可以重温的快乐,还是太少太少了


朋友圈有位朋友在写他的人生故事。发布了第一个,用字母B指代了他写的人。看样子可能要写满26个。如果写的都是历任男友的话,那他的人生我感觉还挺精彩。

我以前写过54个男同性恋故事,凑齐了一副扑克牌。其中只有一个是曾经的对象,别的都是些熟人、路人。14年前的事了,还记得几个故事,别的都忘干净了,原文也没保存。

朋友写,跟B谈恋爱的时候,他念高中。B在大四实习,算是他真正意义上交往的第一任男友。然后他描述了很多当时的生活细节:对方在公交站等他一起搭车去上课,共吃一份甜食,在KTV亲亲我我,带他进宿舍带他见朋友带他到处玩,帮他打洗脸水挤牙膏这种自己做很甜蜜别人做就翻白眼的小确幸。

当我看到他在后面写和B先生分手,他从学校坐公车一路哭回家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博客很好玩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是他认识的第一个出柜的,知道自己想走什么路,不在乎别人眼光的时候,我内心一个怀疑,写的这个B,不就是我吗。

那为什么前面他说的那些事,我都没印象了。是我忘得太快太光,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共同好友跑来说:“我看到他的朋友圈第一反应就是说你,天哪,他竟然是你的前任。”我就说我嘴巴很紧啊,认识十多年也不一定知道我过去干了什么事和人。

后来还听别的(两三个)人说,当初一块儿做的那些事。哪首歌是我教会他的,没地方去就在某某广场的麦记坐了一下午咖啡续了很多杯,牵他手从南走到北走完了整条路大概四五公里,把他照片洗出来很小一张挂在脖子上,为他精心挑选礼物,大半夜接他回家,下雨给他送伞,教他往塑料瓶里撒尿,让他坐在购物车里推着他在超市玩,背他爬楼梯,在餐厅餐桌下搞小动作,电话里聊通宵,穿他的衣服,给他洗脚,帮他搓背洗澡,把喜欢的歌设置成他的手机铃声,在被窝里给他捂脚。

跟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事,这些我没有很深的印象,可能就跟普通的上周五吃了什么午饭一样,不特别[……]

点我看全部

喜欢歌手的演唱会,又看过一个了

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所以去看演唱会,完全是出于无奈,因为太想听喜欢的歌手唱现场了,这个诱惑大过了内心对人群的抵触。

人多,我不怕,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的,没啥好怕,人多还能踩死我不成?我抗拒的地方在于,我跟很多人的情绪开关不太一样。别人看到这个地方,哈哈哈好好笑,看到那个地方,呜呜呜好感人,我往往不太能同步共鸣,一起哭的可能性大些,我泪点低,和别人的反应有可能同步,笑点就不一样了,一个作品中设置的它自认为幽默的地方,我很多时候并不认同,可能是见过的套路太多,笑神经越绷越紧,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让它动一下。所以我从来不主动去电影院看喜剧片,听到周围的人笑,我常常觉得有点莫名,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我内心经常翻白眼:这有啥好笑的?买票的时候吸笑气了吧?

所以我习惯一个人关起门偷着乐,也不喜欢在社交平台转发段子笑话,会私下发给笑点近似的朋友。

演唱会因为空间大,表演形式跟喜剧电影很不同,所以给我的观看感受要好很多,观看体验相对比较自在。但随之而来也有新问题,就是当我情绪累积到位,很想站起来,甚至跳起来一蹦三尺高的时候,以我为中心,方圆十米的观众经常是一脸冷漠,全身僵硬,跟屁股被粘在凳子上似的。既然你们都买内场票了,为什么就不能热情一点呢?这么冷静淡定,不如回家窝在沙发里看京剧好了啊,还省得散场挤公交地铁。

如果是拿的赠票或者自驾来看的,那当我没说。

以上只是把路人当熟人,非理性地玩笑一下。怎么看演唱会是个人自由,互不干涉,这个道理我还是懂。

但是我真的很想嗨啊,坐不住,想起来蹦几下扭几下。好比昨天,去看李玟,我的票已经算内场比较靠前的了,周围找不到跟我一样按捺不住的。就连旁边六个成群结队排排坐,明显的同性恋小弟弟都坐得端端正正,跟幼儿园小朋友等着老师点名发糖吃一样乖巧。

身后有个女生是死忠粉,喜欢的年份跟我差不多。全程不仅[……]

点我看全部

东京爱情事故

寂寞或者失眠的夜晚,就抬头看星星,世界上一定也有很多像我那样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是孤孤单单独来独往,看的都是同一个星空。你离我这么近,看起来却好像很远。[……]

点我看全部

一个主播分手了

一直渴望爱情,不停追逐,又不停失去,再追求,再放开。爱情似乎变成了基本的需要,但是爱不持久啊,只能在不同的人身上寻找。不喜欢就分,不满意就换。反正爱情唾手可得。[……]

点我看全部

马后炮

那些刺耳的道理机智的话语,那些欲擒故纵的招数以退为进的把戏,那些故作的大方表演的痴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应用如何处理,在没有道理的爱情里,手握再好的道理也难免处处碰壁。[……]

点我看全部

当贱人

当个贱人有什么不好,删人不是大事,世上本就有很多贱人,互删的人多了,也就没有了贱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贱,留下的将是更简洁、亲密的人间。[……]

点我看全部

眼睛

群体与个体之间的矛盾对立,在我这里很不科学地共存。就像我讨厌人类,但我依然喜欢身边的那些人,好像他们非人类似的。有一天假如人类真的灭亡了,我不会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像被牵连的鸟,飞不出,也无法落脚。[……]

点我看全部

空了

出了这个门,外面所有的地方都不如这些地方安宁,也许外面的更舒服,但这里有更多的满足感,安全感,归属感,在外面总过得小心翼翼。得到的拥有的才是最好的,跟人一样。[……]

点我看全部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他可以过得很自由而不迎合,很随性而不造作,没有拘束,不被捆绑,做出自己内心认可、喜欢的选择,这些我很喜欢的感觉和渴望的生活方式,我希望他能得到,并伴随他的整个人生。[……]

点我看全部

这些年来

挚爱在身边,人生也就短短几十年,挚爱不在了,日子就长得望不到头。
像我这种未曾尝过蜜糖,未曾有过同甘共苦的人,孤独不过是闲来开窗后落在桌面的灰尘,哼哼几声,吹一下就没了,而对于曾经患难与共,后来生离死别的人来说,寂寞就像附骨之疽,一点点啃噬掉生活的意志。[……]

点我看全部

后来他真的加回来了

写完这篇,把喜欢的人像山一样翻过去,做个了结。我这样完美地设想。事实上有很大的可能是写完了还是翻不过去,断不了,跟之前一样喜欢,因为下笔太重,后面连着几页都有深浅不一的字印。[……]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