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车

之前刷到一个网友,越看越像我高中时期喜欢的那个同班直男何叉叉。给几个高中同学看过照片,都说像,是好看版的何叉叉。有的已经想不起何叉叉长什么样,看了这个人的照片,又想起来了,眉眼之间神似。

那段时间我有点恍惚走神。一方面觉得自己还喜欢何叉叉,余情未了,可能是因为当初留下了没吃到嘴里的遗憾,如果吃[……]

点我看全部

莫名其妙的情绪

我有时候会突然一下特别开心,什么事都没发生,莫名其妙的开心。跟打喷嚏一样突然,它的出现没有固定的时间、地点,难以捉摸,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很长,常常是在我意识到之后,像通电的灯泡一样亮上几秒,然后电用完了,感觉就渐渐消失,回归平静。像是,无风也起了浪。

有的开心是能找到原因的:

跟喜欢的人聊[……]

点我看全部

一场迟到又意外的失恋

明知道再过不久就会分开,始终会告别会结束,还是控制不住地投入精力,付出情感,认真对待,把自己交过去,把感情的操作线亲自递到他手上,甘心被操控。他跟你说话,跟你挤眉弄眼,他什么也不做,我也像炉灶上的开水一样在沸腾。火力稍小一点,就会对当下这种真实的满足感开始默默倒数,盘算还剩多久,离分别还有多远。每过[……]

点我看全部

一场白一场红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说坏消息。

朋友的朋友病故了。朋友是怎么得知这个噩耗的呢,是已故好友的妈妈,用儿子的微信,给我朋友发消息说,他走了,要为他举办一个小聚会。

一开始还以为不是想象中担心的那个意思。

他妈妈说,不知道儿子跟谁关系比较好,就通知了我朋友,因为我朋友是儿子微信里[……]

点我看全部

正在清理好友列表

我以前比较介意微信通讯录里的人不打招呼就删我好友。好比我觉得我俩哪怕不是至交好友,起码算关系还可以,和和气气的,结果,上门拜访人家,开门劈头来句:“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能被噎死。

别人不当回事,我自己感觉被冒犯。

换个思路,想删好友了,跑去跟别人说一声:不好意思因为叉叉叉的原[……]

点我看全部

可以重温的快乐,还是太少太少了


朋友圈有位朋友在写他的人生故事。发布了第一个,用字母B指代了他写的人。看样子可能要写满26个。如果写的都是历任男友的话,那他的人生我感觉还挺精彩。

我以前写过54个男同性恋故事,凑齐了一副扑克牌。其中只有一个是曾经的对象,别的都是些熟人、路人。14年前的事了,还记得几个故事,别的都忘干净了[……]

点我看全部

喜欢歌手的演唱会,又看过一个了

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所以去看演唱会,完全是出于无奈,因为太想听喜欢的歌手唱现场了,这个诱惑大过了内心对人群的抵触。

人多,我不怕,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的,没啥好怕,人多还能踩死我不成?我抗拒的地方在于,我跟很多人的情绪开关不太一样。别人看到这个地方,哈哈哈好好笑,看到那个地方,呜呜[……]

点我看全部

东京爱情事故

寂寞或者失眠的夜晚,就抬头看星星,世界上一定也有很多像我那样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是孤孤单单独来独往,看的都是同一个星空。你离我这么近,看起来却好像很远。[……]

点我看全部

一个主播分手了

一直渴望爱情,不停追逐,又不停失去,再追求,再放开。爱情似乎变成了基本的需要,但是爱不持久啊,只能在不同的人身上寻找。不喜欢就分,不满意就换。反正爱情唾手可得。[……]

点我看全部

马后炮

那些刺耳的道理机智的话语,那些欲擒故纵的招数以退为进的把戏,那些故作的大方表演的痴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应用如何处理,在没有道理的爱情里,手握再好的道理也难免处处碰壁。[……]

点我看全部

当贱人

当个贱人有什么不好,删人不是大事,世上本就有很多贱人,互删的人多了,也就没有了贱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贱,留下的将是更简洁、亲密的人间。[……]

点我看全部

眼睛

群体与个体之间的矛盾对立,在我这里很不科学地共存。就像我讨厌人类,但我依然喜欢身边的那些人,好像他们非人类似的。有一天假如人类真的灭亡了,我不会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像被牵连的鸟,飞不出,也无法落脚。[……]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