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爱情事故

寂寞或者失眠的夜晚,就抬头看星星,世界上一定也有很多像我那样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是孤孤单单独来独往,看的都是同一个星空。你离我这么近,看起来却好像很远。[……]

点我看全部

一个主播分手了

一直渴望爱情,不停追逐,又不停失去,再追求,再放开。爱情似乎变成了基本的需要,但是爱不持久啊,只能在不同的人身上寻找。不喜欢就分,不满意就换。反正爱情唾手可得。[……]

点我看全部

马后炮

那些刺耳的道理机智的话语,那些欲擒故纵的招数以退为进的把戏,那些故作的大方表演的痴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应用如何处理,在没有道理的爱情里,手握再好的道理也难免处处碰壁。[……]

点我看全部

当贱人

当个贱人有什么不好,删人不是大事,世上本就有很多贱人,互删的人多了,也就没有了贱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贱,留下的将是更简洁、亲密的人间。[……]

点我看全部

眼睛

群体与个体之间的矛盾对立,在我这里很不科学地共存。就像我讨厌人类,但我依然喜欢身边的那些人,好像他们非人类似的。有一天假如人类真的灭亡了,我不会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像被牵连的鸟,飞不出,也无法落脚。[……]

点我看全部

空了

出了这个门,外面所有的地方都不如这些地方安宁,也许外面的更舒服,但这里有更多的满足感,安全感,归属感,在外面总过得小心翼翼。得到的拥有的才是最好的,跟人一样。[……]

点我看全部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他可以过得很自由而不迎合,很随性而不造作,没有拘束,不被捆绑,做出自己内心认可、喜欢的选择,这些我很喜欢的感觉和渴望的生活方式,我希望他能得到,并伴随他的整个人生。[……]

点我看全部

这些年来

挚爱在身边,人生也就短短几十年,挚爱不在了,日子就长得望不到头。
像我这种未曾尝过蜜糖,未曾有过同甘共苦的人,孤独不过是闲来开窗后落在桌面的灰尘,哼哼几声,吹一下就没了,而对于曾经患难与共,后来生离死别的人来说,寂寞就像附骨之疽,一点点啃噬掉生活的意志。[……]

点我看全部

后来他真的加回来了

写完这篇,把喜欢的人像山一样翻过去,做个了结。我这样完美地设想。事实上有很大的可能是写完了还是翻不过去,断不了,跟之前一样喜欢,因为下笔太重,后面连着几页都有深浅不一的字印。[……]

点我看全部

喜欢了那么久,不能一炮泯恩仇有什么意思

生日收到一条普通又特别的消息,高中喜欢那个直男发来的。他根本不记得我哪天生日,是互联网提醒了他。从1999年认识到现在,第一次收到他的生日祝福,托互联网的福。

涮了他一下,说前男友(假的)厉害了,这么多年第一回。

我记得他出生年月日,但毕业后我也没祝过他生日快乐。我觉得他不需要这种客套,不在乎我说那几个字。

我也不想知道他快不快乐,如果快乐的原因跟我没关系,我瞎操心什么。操心不如操人来得快活。

除了他,我还记得几个曾经很特别的人的生日。同样,也没在当天对他们有过什么表示。平时不聊天不互动,只在生日那天发消息祝福下,这跟商家的假关怀真骚扰有什么区别。显得自己像淘宝打折货。

况且,我生日的时候,也没见他们有过表示。我又不是过年的福字,要倒贴才有意义。

这种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的关系,我想切断、丢弃。不属于我的东西,即使不占地方,不需要我给予爱的供养,放在我家里,我也会在精神上感到别扭与真实的嫌弃。但出于“先删者贱”的原则,我有思想包袱,在意别人眼里的自己。“贱”没有很不好,我有时候愿意贱有时候不愿意,跟吃肉一样。要是列表里敢于犯贱的人多点就好了,我很乐意被删。

直男同学发了一张上周拍的照片过来,五官没变,脸消一圈肿的话,还有小时候的感觉,现在的脸太像漫画家赵石笔下的方脸。

他问的问题依然无聊。他说上周和某个高中同学聚了下,让我回去了找他,跟他聚。我随口说了句不喜欢参加同学会,就两个人聚。然后我又得寸进尺地涮他,你现在当爹了,要单身的话还能睡了你。

他说,你睡我还是我睡你。

他说,当了爹还是可以出来睡啊。

他说,我还没和男人玩过,你回来我们玩点新鲜的。

我记得他以前说他睡过一个男人,一个跟我一样喜欢他的男人。我跟他对质,他竟然说我理解错了,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睡觉。要不是换了机器没有几年前的聊天记录,我会截图甩[……]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