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清理好友列表

我以前比较介意微信通讯录里的人不打招呼就删我好友。好比我觉得我俩哪怕不是至交好友,起码算关系还可以,和和气气的,结果,上门拜访人家,开门劈头来句:“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能被噎死。

别人不当回事,我自己感觉被冒犯。

换个思路,想删好友了,跑去跟别人说一声:不好意思因为叉叉叉的原因,我要删你了。说完再删,感觉也很怪。所以删好友还只能静悄悄地删。

那不能不删好友吗?或者可以这样问,为什么不能删?

既然人类社会里这种行为避无可避,我应该大方点,不介意,不计较。对这类陌生人群讲自尊心,是鸡同鸭讲的浪费,没必要,不该讲。

不讲之后,就没有什么好介意的了。谁删谁还不都一样。对于这种表面关系,到了要断舍离的时候,不需惋惜,两个人客客气气地谦让一番,“您先删,您请您请”“您先,您甭客气”“还是您先”,讲究点的长辈在席间比赛谁后动筷也是这般谦让拉扯。他删完我我再删回去就是了,礼尚往来,谁删谁还不都一样。

把自尊心这件外套的拉链拉开后,不憋气了,畅快舒坦,反而喜欢上了被删的感觉。被删一次,就感觉远离了“无意义的虚假关系”一点。会删我的人本来也不是我会在乎、维护的人。只有过一次,某一任前任删了我,我发现后加回去他通过了,解释说他把人都删光了。我见过他的微信通讯录,9个好友,所以他删人我不觉得奇怪,以他的个性是他干得出的事儿。睡了他一回,他当赔礼道歉,这事扯平。

有些人还真是不删不行。没加微信前,热情不得了,稍微回慢一点就扔个表情或者问号来催你,迫不及待要你微信号来加。加了后,当下还能聊几句,隔一夜就跟馊了一样,不聊了,好像他把你当出来卖的,问了个价,嫌你贵,走人。你发朋友圈发个几十条,他也不点赞不评论,他发朋友圈你留个言,不回,发消息,也不回。不知道假装没看到还是瞎了。你不主动找他,他永远不会主动找你,你主动找了他,他觉得是你应该的,还是不会主[……]

点我看全部

失踪人口

凌晨0:48分,杰夫把他和别人的聊天记录转到群里,还附上了几句粗话。我点进聊天记录看,对方网名叫团员,头像很帅。我就说,怎么回事,展开讲讲。

然后杰夫就讲了他和团员从相识,到相恋(?)的过程。长话短说,概括下主要情节:

团员三年前在软件里撩杰夫,终于在三年后,展开了猛烈进攻,每天微信视频。杰夫觉得,都三年后了还能热情勾搭,况且微信视频没有美颜效果,特别丑,既然这样都还说喜欢,那应该是发自肺腑的喜欢了。

趁工作出差,杰夫去深圳跟团员见了面。一个天雷,一个地火,见面就干得昼夜不分,几十个小时没出过门,一直埋头苦干,吃的都靠外卖。两人就像两块强力磁铁,紧紧吸在一起,外力稍一分开,马上因为反作用力,更猛烈地撞击在一起。一个要掏空对方,一个要打通对方,激烈程度把台风都造出来了,那几天的深圳,风雨大作。

我用一个侧面事例,来证明他们有多肉欲多沉迷多羞耻。杰夫明知我也在深圳,况且酒店仅离我两公里,他都没说要约我出来叙下旧,足见他有多不情愿把时间浪费在除了造爱之外的事情上。撸起套子加油干,不争长短,只争朝夕。

还有个论据能证明。团员在社交网上发了条状态:纵欲过度,病了。网友在下面纷纷留言,团员回复得不亦乐乎,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后来杰夫回了北京。两人保持着联系。过了一阵,杰夫去新疆,打算给团员寄明信片,管团员要家庭地址。发微信,微信不回,打电话,电话不接。周五下午,周六一天,到周日晚上,杰夫急得不行,每两个小时就打一次电话,整个旅程都没心思玩,被这事毁了。

杰夫给对方的突然蒸发找了很多借口——是不是被车撞了,是不是摔了一跤在医院人事不省,是不是去香港培训手机没信号(但不可能在香港过夜),是不是培训期间要上交手机(但下了课也会归还),找了好多理由直到再也找不出。就算是石头扔进化粪池也有个动静啊,怎么突然就失踪了,说[……]

点我看全部

可以重温的快乐,还是太少太少了


朋友圈有位朋友在写他的人生故事。发布了第一个,用字母B指代了他写的人。看样子可能要写满26个。如果写的都是历任男友的话,那他的人生我感觉还挺精彩。

我以前写过54个男同性恋故事,凑齐了一副扑克牌。其中只有一个是曾经的对象,别的都是些熟人、路人。14年前的事了,还记得几个故事,别的都忘干净了,原文也没保存。

朋友写,跟B谈恋爱的时候,他念高中。B在大四实习,算是他真正意义上交往的第一任男友。然后他描述了很多当时的生活细节:对方在公交站等他一起搭车去上课,共吃一份甜食,在KTV亲亲我我,带他进宿舍带他见朋友带他到处玩,帮他打洗脸水挤牙膏这种自己做很甜蜜别人做就翻白眼的小确幸。

当我看到他在后面写和B先生分手,他从学校坐公车一路哭回家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博客很好玩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是他认识的第一个出柜的,知道自己想走什么路,不在乎别人眼光的时候,我内心一个怀疑,写的这个B,不就是我吗。

那为什么前面他说的那些事,我都没印象了。是我忘得太快太光,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共同好友跑来说:“我看到他的朋友圈第一反应就是说你,天哪,他竟然是你的前任。”我就说我嘴巴很紧啊,认识十多年也不一定知道我过去干了什么事和人。

后来还听别的(两三个)人说,当初一块儿做的那些事。哪首歌是我教会他的,没地方去就在某某广场的麦记坐了一下午咖啡续了很多杯,牵他手从南走到北走完了整条路大概四五公里,把他照片洗出来很小一张挂在脖子上,为他精心挑选礼物,大半夜接他回家,下雨给他送伞,教他往塑料瓶里撒尿,让他坐在购物车里推着他在超市玩,背他爬楼梯,在餐厅餐桌下搞小动作,电话里聊通宵,穿他的衣服,给他洗脚,帮他搓背洗澡,把喜欢的歌设置成他的手机铃声,在被窝里给他捂脚。

跟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事,这些我没有很深的印象,可能就跟普通的上周五吃了什么午饭一样,不特别[……]

点我看全部

喜欢歌手的演唱会,又看过一个了

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所以去看演唱会,完全是出于无奈,因为太想听喜欢的歌手唱现场了,这个诱惑大过了内心对人群的抵触。

人多,我不怕,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的,没啥好怕,人多还能踩死我不成?我抗拒的地方在于,我跟很多人的情绪开关不太一样。别人看到这个地方,哈哈哈好好笑,看到那个地方,呜呜呜好感人,我往往不太能同步共鸣,一起哭的可能性大些,我泪点低,和别人的反应有可能同步,笑点就不一样了,一个作品中设置的它自认为幽默的地方,我很多时候并不认同,可能是见过的套路太多,笑神经越绷越紧,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让它动一下。所以我从来不主动去电影院看喜剧片,听到周围的人笑,我常常觉得有点莫名,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我内心经常翻白眼:这有啥好笑的?买票的时候吸笑气了吧?

所以我习惯一个人关起门偷着乐,也不喜欢在社交平台转发段子笑话,会私下发给笑点近似的朋友。

演唱会因为空间大,表演形式跟喜剧电影很不同,所以给我的观看感受要好很多,观看体验相对比较自在。但随之而来也有新问题,就是当我情绪累积到位,很想站起来,甚至跳起来一蹦三尺高的时候,以我为中心,方圆十米的观众经常是一脸冷漠,全身僵硬,跟屁股被粘在凳子上似的。既然你们都买内场票了,为什么就不能热情一点呢?这么冷静淡定,不如回家窝在沙发里看京剧好了啊,还省得散场挤公交地铁。

如果是拿的赠票或者自驾来看的,那当我没说。

以上只是把路人当熟人,非理性地玩笑一下。怎么看演唱会是个人自由,互不干涉,这个道理我还是懂。

但是我真的很想嗨啊,坐不住,想起来蹦几下扭几下。好比昨天,去看李玟,我的票已经算内场比较靠前的了,周围找不到跟我一样按捺不住的。就连旁边六个成群结队排排坐,明显的同性恋小弟弟都坐得端端正正,跟幼儿园小朋友等着老师点名发糖吃一样乖巧。

身后有个女生是死忠粉,喜欢的年份跟我差不多。全程不仅[……]

点我看全部

人与自燃

警告: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未成年人士及女性请勿观看。

 

先为大家介绍一下,你现在看到的,是之前提到过的赵什么阳。他现在在我们的镜头里。他本人不知情,有点类似于楚门的世界。你们别转发,别走漏风声。

我们正在直播赵什么阳的求欢过程。

我之前介绍过,赵什么阳是我认识的一个00后喜欢的人。00后单恋,赵不喜欢这个00后,至少现在不喜欢,刚认识那阵有没有喜欢过,还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了。

赵最近开始变神秘。刚认识时候撩00后撩得特别勤。怎么个勤法,不多说,反正就是你我都曾经在别人身上体验过的,那种不仅秒回消息,还连续轰炸的速度与激情。而现在,赵只在求欢的时候才出现,精确得像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没有偏差。

我们现在直播的,就是赵什么阳饥饿猎捕00后的过程。

现在是早上9:34,赵什么阳给00后发消息,问几号放假。这只是没切入正题前的一点寒暄,有点“要借钱的人先问问人家吃了没”的意思,以免让自己看起来太饥渴

没及时得到回复,12分钟后,也就是9:46,赵傲娇了一句:哟不理我。

00后解释说刚才上课睡着了。于是赵和他聊了下上课、小高考以及骑车,眼看着无关的寒暄已经超过了三句,赵觉得到了废话的极限值,再啰嗦就要憋炸了,于是他问:中午有空吗?

这里可以看出,他还是有点含蓄的,省略了后半句:我们来一发

对于为何一定要在“今天中午”这个仓促的时间,我是有疑问的。00后解释,晚上下自习有点晚了,赶回家匆匆忙忙的,赵明天中午没有时间(记住这句,很重要)。

在00后表示了拒绝并说明理由后,赵言简意赅地回了个“哦”。比已读不回还令人生气的“哦”。

到了下午4:12,赵又发来消息,问00后上不上晚自习。背后的意思我就不多作解释了。之前讲过,赵真的很执着,“能不能来跟我为性福啪啪”这个问题,他早中晚一天要问三[……]

点我看全部

我写的第一个00后故事

之前运营某剧官方账号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经常来官号留言的粉丝。我当时心想,会喜欢这个明星的男生蛮少见的,应该是基友。

我去他的社交账号主页看了一圈,发现似乎是个刚失恋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多年轻呢,就是恋爱像换衣服一样的年纪。

那之后,他来官号留言,我就回复他,今天还失恋吗,心情好点了吗。他就顺着我的话往下聊,很健谈,爱分享的样子,打的字也不全是闷闷不乐。

他会说他为喜欢的人写了很多心情记录,开心的委屈的,打印成一本厚厚的册子,想着送给对方。还没来得及送出去,两个人就不了了之了,他独自一个人舔了很久的伤。

送心情日记这种事,嗯——我真的觉得有点太戏剧了,太鸡皮疙瘩了,连我这种戏多的人都做不出。我到底是老了,初中生高中生爱玩的交换游戏,我竟然觉得做作矫情了。但我还是诚实地从我的角度出发,建议他,别送,幸好没送,以后也千万莫送,一送就会跟在只有两个人的电梯里放了屁一样让人尴尬。

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以后会不会坚持这种浪漫。

他后来就很爱找我分享他的感情心路历程,问我这样是不是不好,该怎么办。他语气里没有厌世的意思,也没有怨恨社会的情绪,我只当他是电台节目的热心听众,太闲的,没事干的。

年轻人嘛,无非就是精力旺盛,想找个地方发泄。情绪跟性欲一样,需要个树洞,他并不是真要拜师学艺,让我教他科学谈恋爱。我教不了他任何东西。光听别人胡扯几句用处不大,就跟看网络上那些情感大师写鸡汤文一样,看的时候,心里边觉得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实际上遇到问题照样如白痴。科目一考100分并不代表你会开车了,科目二过了也不代表你有资格上高速了,很多事情得上一遍手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操作。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爱看情感大师分析来分析去,还到处转发呢。他们需要别人的认可,追求心理的共鸣,他们不停为自己原本就深信的东西寻找别人的肯定,不管是谁,只要有第二第三个人想法相似[……]

点我看全部

东京爱情事故

寂寞或者失眠的夜晚,就抬头看星星,世界上一定也有很多像我那样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是孤孤单单独来独往,看的都是同一个星空。你离我这么近,看起来却好像很远。[……]

点我看全部

一个主播分手了

一直渴望爱情,不停追逐,又不停失去,再追求,再放开。爱情似乎变成了基本的需要,但是爱不持久啊,只能在不同的人身上寻找。不喜欢就分,不满意就换。反正爱情唾手可得。[……]

点我看全部

马后炮

那些刺耳的道理机智的话语,那些欲擒故纵的招数以退为进的把戏,那些故作的大方表演的痴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应用如何处理,在没有道理的爱情里,手握再好的道理也难免处处碰壁。[……]

点我看全部

当贱人

当个贱人有什么不好,删人不是大事,世上本就有很多贱人,互删的人多了,也就没有了贱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贱,留下的将是更简洁、亲密的人间。[……]

点我看全部

眼睛

群体与个体之间的矛盾对立,在我这里很不科学地共存。就像我讨厌人类,但我依然喜欢身边的那些人,好像他们非人类似的。有一天假如人类真的灭亡了,我不会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像被牵连的鸟,飞不出,也无法落脚。[……]

点我看全部

空了

出了这个门,外面所有的地方都不如这些地方安宁,也许外面的更舒服,但这里有更多的满足感,安全感,归属感,在外面总过得小心翼翼。得到的拥有的才是最好的,跟人一样。[……]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