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胆小,但是我想骗骗子

社交网站上结识近乎完美的婚恋对象,在“恋人”的蛊惑下参与网络博彩,最终,全部积蓄和借款在充值进博彩账户后,与“恋人”一起消失。在线上“恋人”看来,受害人只不过是用所谓“爱情”圈养的“猪”,养肥了自然要“杀”。这种只进不出的骗局,被行业内的人取了个形象又残酷的名字——“杀猪盘”。该手法在2016年以前就有,2018年开始泛滥。最早,犯罪人员通过同性恋网站寻找“猪仔”,后来拓展到婚恋交友平台。因为这些嫌疑人多在东南亚开设骗局,所以又被称为“东南亚杀猪盘”。

交友软件上有很多骗子。

我是不会上当的。不是因为我不贪财,我也贪,贪财贪色还贪睡。天上要是真掉馅饼了,我比谁都捡得快。但我胆子小,还抠,这两者的力量远大于贪。天上会掉馅饼,软件上不会,软件上只掉铁饼,能把脑袋砸出坑。陌生人要从我嘴里撬出钱,以前很难,为什么要说以前呢,我等下再解释。总之,不管什么原因,不熟的跟我谈钱,都会拒绝被我拒绝。我连花钱买性服务都不会,更不会给睡不到的人打钱了。

骗子用假照搭讪。但我还真遇到过一个用本人真照来骗投资的,视频过,我差点就问他,你长得还怪好看,怎么干这行?当微商不比这个强?微商来钱太慢?这么多年也就遇过那一个好看的,其余都用假照,有的照片都糊出马赛克了,还嘴硬说是本人。我说你用拍照这么烂的手机真是配不上你的脸。

那些假照都可好看了,比他们的骗术好看,寸头胡渣网红相,很多人会想变成的那种样子,可见骗子的审美还是在线的,对同圈流行哪种款式了然于心。但是,问题也就出在这里,那么好看的人,如果我主动打招呼,只会是已读不回,还会反过来主动找我问好?容易上当受骗的人,看到这么好看的照片,会张腿流水,但我不是那种人,我只对大活人浪起泉涌。拿着好看照片主动找来的,十有九之我归为骗子。我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长啥样,你以为长这么大我没照过镜子?好看的人图我什么?

龙找龙[……]

点我看全部

一场迟到又意外的失恋

明知道再过不久就会分开,始终会告别会结束,还是控制不住地投入精力,付出情感,认真对待,把自己交过去,把感情的操作线亲自递到他手上,甘心被操控。他跟你说话,跟你挤眉弄眼,他什么也不做,我也像炉灶上的开水一样在沸腾。火力稍小一点,就会对当下这种真实的满足感开始默默倒数,盘算还剩多久,离分别还有多远。每过一秒,心情就像快没电的灯光,渐渐暗下来。

是恋爱的感觉,也是看演唱会的感觉。

以前看演唱会,不会这样越接近散场,越像失恋,恍惚间觉得自己真实地失去了一个恋人,爱了很多年的,他站着不动,也在随着时间离我越来越远。

喜欢明星这种事情,本应该算单恋,一种靠自我臆想来补充幸福感的关系,没有相恋过就算不上失恋,可在想到歌会唱完、今晚会成为过往的时候,呼吸都快顾不上了,胸腔明显压力加大,原来我什么都留不下。

这个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一个男歌手,从1998年到2019年。我很少跟别人提起他的名字,像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说出口难为情。就像没人知道十三四岁的我暗搓搓喜欢哪个同学。我也从不在KTV点他的歌,而他的歌在十几年前,我每晚都会听着入睡,有时候半夜突然醒了,磁带还在转,有时正好循环唱到我喜欢的那句,好像就是那句将我唤醒。

喜欢的人和物,不一定总愿意拿出来分享。

我以前对自己的青春并没有明显的感知和定义,似乎我不懂什么是青春,我不知道我的青春从哪里算起,又在哪里算结束。是暗恋同班同学吗?是和第一个男朋友分开吗?是再看到喜欢过的人却没了感觉吗?我听别人谈论青春谈得很热闹,很有感触,很动情入怀,我却说不清它对于我的定义。但是彼时彼刻,当演唱会还没结束,他在远处的灯束下唱:


越甜越思念,越浓越幽怨
人越去过问,真相越难知
任谁被锁住不易
原来情深到此,彼此早已知
一次真爱追寻一百次
竟九十九次误做了憾事
可会是最后最深刻一次
仍全没法子
当我真去追寻一百次
方发现那日是最[……]

点我看全部

不是开不起玩笑,是不好笑

有个词叫垃圾食品,世卫组织没提过这个词,对应的有个词是“不健康食品”,以比较的方式呈现,就是相比其他健康食品而言的概念。垃圾食品是个网词,指仅提供热量,无其他营养素的食物,或是提供超过人体需要,变成多余成分的食物。

我不讨论垃圾食品,我只是借用一下“垃圾”这个词在词组里的特定及弱贬性含义,用来定义《如何迅速成为北上广本地人?》这种垃圾爆文。

垃圾爆文,只提供笑料和眼球流量,无其他营养的10万+网络图文。

这个词只有喜好上的感情色彩,跟“垃圾食品”一样,不涉及道德及法律评判。爱吃垃圾食品,爱看垃圾爆文,都是一种选择自由。

我对这种垃圾爆文,已经免疫,就像如果现在还有人用“蓝瘦香菇”来表达他的幽默感,我会觉得傻,跟风趣幽默这个词毫无关系。 对于这种网络上的热词笑梗,我一直是这种感受。一个人用是幽默,十个人用是有点意思,大家都在用就变成无趣了。

关于川渝两地没有1这个“笑点”,我笑不出来,就跟笑程序员秃头格子衫冲锋衣,笑直男缺少审美和情商,笑中年人油腻,笑女司机开车技术差,一样,私下说说或许能笑,放到公共平台大家贴标签,整齐划一地群嘲,我笑不出,很难笑。

这些算是刻板印象。刻板印象是否属于歧视的一种,可以讨论。很多人说,不就是开个玩笑嘛,太较真了。没有恶意,但不舒服。所以很多别的人觉得好笑的话,我觉得不好笑,我归因为我的个人感受问题,我没有骂作者和传播的人,作者明显知道写什么样的内容能有爆点能让人转发,刻意去迎合,为了收割流量完成收益。

有的人听说我是重庆人,会问:重庆不是都是0吗?怎么还有1?就像你问别人,“你们福建人是不是都f、h不分”,“你们上海人是不是都排外”,“你们新疆是不是很乱”,“你们内蒙是不是骑马上学”,对方不会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相反,多半觉得你智商是不是很低,网上说啥都信。不管是开玩笑还是半玩笑半认真,我个人觉[……]

点我看全部

绿茶的副作用及禁忌

之前杰夫跟我们吐槽,说朋友为他组了个相亲局,两人勾搭上后,对方捶着胸肌说把杰夫招去他的公司。一年后,那个查总再也没拿这茬儿吱个声儿。

世界上真的有杰夫这个人,不是我,也不是我生编硬造出来的,除了名字。他就是之前出差期间跟团员在酒店三天没下床,后来对方搞失踪的当事人。这个事不久前写过,记性好的应该还有印象,记性差的往前翻可复习,期末会当重点考。

杰夫就像一个跑滴滴的司机,遇到不一样的乘客,就很爱在群里发语音,分享他刚发生的硬核故事。我会时不时在群里追问有没有新乘客,他会“谢邀”作答。我还会问那些老乘客有没有后续进展,催他更一更,他都不会拖更。

查总的事,杰夫更新了好几回,俗称的“二更”“三更”还有“4.0”“5.0”,一有新剧情就更一版。目前看来是完结了。

我在杰夫“三更”之后,随口说,写一下这个人。就那么随口一说,真写的话,有点犹豫,毕竟没有新奇的剧情,狗血嘛没有,刺激嘛谈不上,无爆点无反转,转过身我都记不住故事里的细节了。热爱打扫的我,手机聊天记录跟请了保洁一样会定期删除清空,唯一能保留的只有催债的记录——欠债的看到这里扪心反省,欠我那么多那么久,赶紧还给我。

我是个说话算话、说写就写的人,不管在怎样的情况下答应了要写。我就凭我越来越差的记忆,应付一下杰夫罢。下面的细节要是跟事实细节不符,以我瞎写的为准,没指名道姓,群外面的人也不知道当事人姓甚名谁。

杰夫和查总刚认识的时候,杰夫跟时任上司有点矛盾不对路,工作出现了一些坎坷。查总听闻,贴心地主动提出,要不你来我这里好了。那口气,就像自己是家用饭菜罩(不知何物的上淘宝搜),会好好罩着杰夫,保护他不让苍蝇叮。查总还帮杰夫做了一些跳槽的准备工作,信誓旦旦许诺三连:有空缺,打了招呼,基本没问题。

三月说可以,四月说能行,五月等审批,六月没问题,七月八月再没提,九十月份彻底没消息,中[……]

点我看全部

一场白一场红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说坏消息。

朋友的朋友病故了。朋友是怎么得知这个噩耗的呢,是已故好友的妈妈,用儿子的微信,给我朋友发消息说,他走了,要为他举办一个小聚会。

一开始还以为不是想象中担心的那个意思。

他妈妈说,不知道儿子跟谁关系比较好,就通知了我朋友,因为我朋友是儿子微信里的星标好友。

嗯,也许我们永远不会想到,会以怎样的方式,知道自己出现在别人的星标好友列表里。或许得知对方的名字,还会觉得有点意外,原来我在他心里,还挺重。

我翻了下我的星标好友列表,有点沮丧,像是被无声地嘲笑了一番,还没有理由回嘴,哭笑不得,索性点开头像,进去悄无声音地取消了星标。

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把不在乎自己的人,看得那么重要的?给他贵宾席,给他VIP,给他内场座,可惜啊,给出去的这些,他根本不知道,也毫不在乎。他不稀罕这个位子,谁爱坐谁坐。

你说,人死后的那几天,会不会在尸体周围徘徊一阵,看都有谁来见了自己最后一面。

或许死掉的灵魂,不能离开生前的躯体太远,最想告别的,反而是他,他还想见见他心里的人最后一面。

一定有他在等的人,不能到场,不管是不知道、不想来,还是来不及。再也见不到。

现在加了星标的人,死前未必还想见吧。

很想见的人,或许并没有加星标。某时加过,后来因为很久没主动找我,赌气取消了。你在乎的人根本不在乎你的那种感觉,一想到就有备受屈辱的滋味,尽管对方什么也没做。原因也正是对方什么也没做,可他对别人做了很多。

还剩一个好消息。

我认识的一对夫夫即将在月底迎来在一起20周年的纪念。

我20年前也曾经幻想过这样的高光时刻,幻想过30年、40年、50年,还跟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过。几年后,我发现别说20年,别说10年,别说三五年,光是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件事,就很难,于是不怎么抱以希望了。

[……]

点我看全部

老男孩和小男人

去年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了一个高中生。在我老家县城念书,我读过的学校,就多聊了几句。

他说他男友跟我住同一个小区,还跟我差不多大。谈一年了,刚谈的时候他男友经常坐高铁去看他,头一天下了班去,第二天早上回。后来他男友工作忙了,去得少了,变成他放假来市区。

我就有点嫉妒,一种天然的本能的嫉妒。不是嫉妒他找了个年长很多的大叔,也不是嫉妒他男友找了个很鲜的高中生,就是嫉妒恋爱这种状态,虽然实际上把恋爱送到我手上,我不会要,嫌麻烦。

我说,那异地恋很累啊。虽说老家到市区高铁只要半小时,即使两个人都在市区,住远一点,一南一北的话,打车也不止半小时,不过高铁那么多轮子,始终不如汽车四个轮子方便。

小朋友毫不在乎,快高考啦,很快就会考到重庆的,那时候就不是异地恋了。

我就说,那时候不一定感情还在啊。你要小心老男人,同龄人不好吗,为什么找大叔。我是老男人,我知道一些老男人其实不太看重感情,他只需要肉体,能吃到的肉体,不同的新鲜的肉体。他们刚开始是很喜欢,也够温柔体贴,但不持久,跟他们人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就像常去一家馆子,哪怕不停换体位,多吃上几次也就腻了,想换,外面有的是可以换的。更何况还是异地恋。异地恋的对象,在他手中只是个不定项选择,不是唯一的单选,他手里拿着遥控器,方便的时候遥控你过来,睡一睡,其余时间他遥控着别人。时间对于他来说开始变得奢侈,再不玩就玩不动了,要抓住最后的疯狂,就像交卷时间快到了,最后几分钟多抄几道是几道。至于感性方面的心理需求,说实话,活这么大,三四十岁人的身体内精神养分的含量比重,大概好比一瓶养乐多对比140斤的体重,可以忽略不计。

有例外的老男人,事实上确实存在,但我固执觉得高中生的男友不可能是那种例外,就是上面那种。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让我这样觉得。

后面那么大一段话我当时没跟高中生讲,因为我懒得打这么多字。我只[……]

点我看全部

正在清理好友列表

我以前比较介意微信通讯录里的人不打招呼就删我好友。好比我觉得我俩哪怕不是至交好友,起码算关系还可以,和和气气的,结果,上门拜访人家,开门劈头来句:“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能被噎死。

别人不当回事,我自己感觉被冒犯。

换个思路,想删好友了,跑去跟别人说一声:不好意思因为叉叉叉的原因,我要删你了。说完再删,感觉也很怪。所以删好友还只能静悄悄地删。

那不能不删好友吗?或者可以这样问,为什么不能删?

既然人类社会里这种行为避无可避,我应该大方点,不介意,不计较。对这类陌生人群讲自尊心,是鸡同鸭讲的浪费,没必要,不该讲。

不讲之后,就没有什么好介意的了。谁删谁还不都一样。对于这种表面关系,到了要断舍离的时候,不需惋惜,两个人客客气气地谦让一番,“您先删,您请您请”“您先,您甭客气”“还是您先”,讲究点的长辈在席间比赛谁后动筷也是这般谦让拉扯。他删完我我再删回去就是了,礼尚往来,谁删谁还不都一样。

把自尊心这件外套的拉链拉开后,不憋气了,畅快舒坦,反而喜欢上了被删的感觉。被删一次,就感觉远离了“无意义的虚假关系”一点。会删我的人本来也不是我会在乎、维护的人。只有过一次,某一任前任删了我,我发现后加回去他通过了,解释说他把人都删光了。我见过他的微信通讯录,9个好友,所以他删人我不觉得奇怪,以他的个性是他干得出的事儿。睡了他一回,他当赔礼道歉,这事扯平。

有些人还真是不删不行。没加微信前,热情不得了,稍微回慢一点就扔个表情或者问号来催你,迫不及待要你微信号来加。加了后,当下还能聊几句,隔一夜就跟馊了一样,不聊了,好像他把你当出来卖的,问了个价,嫌你贵,走人。你发朋友圈发个几十条,他也不点赞不评论,他发朋友圈你留个言,不回,发消息,也不回。不知道假装没看到还是瞎了。你不主动找他,他永远不会主动找你,你主动找了他,他觉得是你应该的,还是不会主[……]

点我看全部

失踪人口

凌晨0:48分,杰夫把他和别人的聊天记录转到群里,还附上了几句粗话。我点进聊天记录看,对方网名叫团员,头像很帅。我就说,怎么回事,展开讲讲。

然后杰夫就讲了他和团员从相识,到相恋(?)的过程。长话短说,概括下主要情节:

团员三年前在软件里撩杰夫,终于在三年后,展开了猛烈进攻,每天微信视频。杰夫觉得,都三年后了还能热情勾搭,况且微信视频没有美颜效果,特别丑,既然这样都还说喜欢,那应该是发自肺腑的喜欢了。

趁工作出差,杰夫去深圳跟团员见了面。一个天雷,一个地火,见面就干得昼夜不分,几十个小时没出过门,一直埋头苦干,吃的都靠外卖。两人就像两块强力磁铁,紧紧吸在一起,外力稍一分开,马上因为反作用力,更猛烈地撞击在一起。一个要掏空对方,一个要打通对方,激烈程度把台风都造出来了,那几天的深圳,风雨大作。

我用一个侧面事例,来证明他们有多肉欲多沉迷多羞耻。杰夫明知我也在深圳,况且酒店仅离我两公里,他都没说要约我出来叙下旧,足见他有多不情愿把时间浪费在除了造爱之外的事情上。撸起套子加油干,不争长短,只争朝夕。

还有个论据能证明。团员在社交网上发了条状态:纵欲过度,病了。网友在下面纷纷留言,团员回复得不亦乐乎,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后来杰夫回了北京。两人保持着联系。过了一阵,杰夫去新疆,打算给团员寄明信片,管团员要家庭地址。发微信,微信不回,打电话,电话不接。周五下午,周六一天,到周日晚上,杰夫急得不行,每两个小时就打一次电话,整个旅程都没心思玩,被这事毁了。

杰夫给对方的突然蒸发找了很多借口——是不是被车撞了,是不是摔了一跤在医院人事不省,是不是去香港培训手机没信号(但不可能在香港过夜),是不是培训期间要上交手机(但下了课也会归还),找了好多理由直到再也找不出。就算是石头扔进化粪池也有个动静啊,怎么突然就失踪了,说[……]

点我看全部

可以重温的快乐,还是太少太少了


朋友圈有位朋友在写他的人生故事。发布了第一个,用字母B指代了他写的人。看样子可能要写满26个。如果写的都是历任男友的话,那他的人生我感觉还挺精彩。

我以前写过54个男同性恋故事,凑齐了一副扑克牌。其中只有一个是曾经的对象,别的都是些熟人、路人。14年前的事了,还记得几个故事,别的都忘干净了,原文也没保存。

朋友写,跟B谈恋爱的时候,他念高中。B在大四实习,算是他真正意义上交往的第一任男友。然后他描述了很多当时的生活细节:对方在公交站等他一起搭车去上课,共吃一份甜食,在KTV亲亲我我,带他进宿舍带他见朋友带他到处玩,帮他打洗脸水挤牙膏这种自己做很甜蜜别人做就翻白眼的小确幸。

当我看到他在后面写和B先生分手,他从学校坐公车一路哭回家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博客很好玩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是他认识的第一个出柜的,知道自己想走什么路,不在乎别人眼光的时候,我内心一个怀疑,写的这个B,不就是我吗。

那为什么前面他说的那些事,我都没印象了。是我忘得太快太光,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共同好友跑来说:“我看到他的朋友圈第一反应就是说你,天哪,他竟然是你的前任。”我就说我嘴巴很紧啊,认识十多年也不一定知道我过去干了什么事和人。

后来还听别的(两三个)人说,当初一块儿做的那些事。哪首歌是我教会他的,没地方去就在某某广场的麦记坐了一下午咖啡续了很多杯,牵他手从南走到北走完了整条路大概四五公里,把他照片洗出来很小一张挂在脖子上,为他精心挑选礼物,大半夜接他回家,下雨给他送伞,教他往塑料瓶里撒尿,让他坐在购物车里推着他在超市玩,背他爬楼梯,在餐厅餐桌下搞小动作,电话里聊通宵,穿他的衣服,给他洗脚,帮他搓背洗澡,把喜欢的歌设置成他的手机铃声,在被窝里给他捂脚。

跟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事,这些我没有很深的印象,可能就跟普通的上周五吃了什么午饭一样,不特别[……]

点我看全部

喜欢歌手的演唱会,又看过一个了

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所以去看演唱会,完全是出于无奈,因为太想听喜欢的歌手唱现场了,这个诱惑大过了内心对人群的抵触。

人多,我不怕,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的,没啥好怕,人多还能踩死我不成?我抗拒的地方在于,我跟很多人的情绪开关不太一样。别人看到这个地方,哈哈哈好好笑,看到那个地方,呜呜呜好感人,我往往不太能同步共鸣,一起哭的可能性大些,我泪点低,和别人的反应有可能同步,笑点就不一样了,一个作品中设置的它自认为幽默的地方,我很多时候并不认同,可能是见过的套路太多,笑神经越绷越紧,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让它动一下。所以我从来不主动去电影院看喜剧片,听到周围的人笑,我常常觉得有点莫名,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我内心经常翻白眼:这有啥好笑的?买票的时候吸笑气了吧?

所以我习惯一个人关起门偷着乐,也不喜欢在社交平台转发段子笑话,会私下发给笑点近似的朋友。

演唱会因为空间大,表演形式跟喜剧电影很不同,所以给我的观看感受要好很多,观看体验相对比较自在。但随之而来也有新问题,就是当我情绪累积到位,很想站起来,甚至跳起来一蹦三尺高的时候,以我为中心,方圆十米的观众经常是一脸冷漠,全身僵硬,跟屁股被粘在凳子上似的。既然你们都买内场票了,为什么就不能热情一点呢?这么冷静淡定,不如回家窝在沙发里看京剧好了啊,还省得散场挤公交地铁。

如果是拿的赠票或者自驾来看的,那当我没说。

以上只是把路人当熟人,非理性地玩笑一下。怎么看演唱会是个人自由,互不干涉,这个道理我还是懂。

但是我真的很想嗨啊,坐不住,想起来蹦几下扭几下。好比昨天,去看李玟,我的票已经算内场比较靠前的了,周围找不到跟我一样按捺不住的。就连旁边六个成群结队排排坐,明显的同性恋小弟弟都坐得端端正正,跟幼儿园小朋友等着老师点名发糖吃一样乖巧。

身后有个女生是死忠粉,喜欢的年份跟我差不多。全程不仅[……]

点我看全部

人与自燃

警告: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未成年人士及女性请勿观看。

 

先为大家介绍一下,你现在看到的,是之前提到过的赵什么阳。他现在在我们的镜头里。他本人不知情,有点类似于楚门的世界。你们别转发,别走漏风声。

我们正在直播赵什么阳的求欢过程。

我之前介绍过,赵什么阳是我认识的一个00后喜欢的人。00后单恋,赵不喜欢这个00后,至少现在不喜欢,刚认识那阵有没有喜欢过,还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了。

赵最近开始变神秘。刚认识时候撩00后撩得特别勤。怎么个勤法,不多说,反正就是你我都曾经在别人身上体验过的,那种不仅秒回消息,还连续轰炸的速度与激情。而现在,赵只在求欢的时候才出现,精确得像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没有偏差。

我们现在直播的,就是赵什么阳饥饿猎捕00后的过程。

现在是早上9:34,赵什么阳给00后发消息,问几号放假。这只是没切入正题前的一点寒暄,有点“要借钱的人先问问人家吃了没”的意思,以免让自己看起来太饥渴

没及时得到回复,12分钟后,也就是9:46,赵傲娇了一句:哟不理我。

00后解释说刚才上课睡着了。于是赵和他聊了下上课、小高考以及骑车,眼看着无关的寒暄已经超过了三句,赵觉得到了废话的极限值,再啰嗦就要憋炸了,于是他问:中午有空吗?

这里可以看出,他还是有点含蓄的,省略了后半句:我们来一发

对于为何一定要在“今天中午”这个仓促的时间,我是有疑问的。00后解释,晚上下自习有点晚了,赶回家匆匆忙忙的,赵明天中午没有时间(记住这句,很重要)。

在00后表示了拒绝并说明理由后,赵言简意赅地回了个“哦”。比已读不回还令人生气的“哦”。

到了下午4:12,赵又发来消息,问00后上不上晚自习。背后的意思我就不多作解释了。之前讲过,赵真的很执着,“能不能来跟我为性福啪啪”这个问题,他早中晚一天要问三[……]

点我看全部

我写的第一个00后故事

之前运营某剧官方账号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经常来官号留言的粉丝。我当时心想,会喜欢这个明星的男生蛮少见的,应该是基友。

我去他的社交账号主页看了一圈,发现似乎是个刚失恋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多年轻呢,就是恋爱像换衣服一样的年纪。

那之后,他来官号留言,我就回复他,今天还失恋吗,心情好点了吗。他就顺着我的话往下聊,很健谈,爱分享的样子,打的字也不全是闷闷不乐。

他会说他为喜欢的人写了很多心情记录,开心的委屈的,打印成一本厚厚的册子,想着送给对方。还没来得及送出去,两个人就不了了之了,他独自一个人舔了很久的伤。

送心情日记这种事,嗯——我真的觉得有点太戏剧了,太鸡皮疙瘩了,连我这种戏多的人都做不出。我到底是老了,初中生高中生爱玩的交换游戏,我竟然觉得做作矫情了。但我还是诚实地从我的角度出发,建议他,别送,幸好没送,以后也千万莫送,一送就会跟在只有两个人的电梯里放了屁一样让人尴尬。

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以后会不会坚持这种浪漫。

他后来就很爱找我分享他的感情心路历程,问我这样是不是不好,该怎么办。他语气里没有厌世的意思,也没有怨恨社会的情绪,我只当他是电台节目的热心听众,太闲的,没事干的。

年轻人嘛,无非就是精力旺盛,想找个地方发泄。情绪跟性欲一样,需要个树洞,他并不是真要拜师学艺,让我教他科学谈恋爱。我教不了他任何东西。光听别人胡扯几句用处不大,就跟看网络上那些情感大师写鸡汤文一样,看的时候,心里边觉得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实际上遇到问题照样如白痴。科目一考100分并不代表你会开车了,科目二过了也不代表你有资格上高速了,很多事情得上一遍手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操作。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爱看情感大师分析来分析去,还到处转发呢。他们需要别人的认可,追求心理的共鸣,他们不停为自己原本就深信的东西寻找别人的肯定,不管是谁,只要有第二第三个人想法相似[……]

点我看全部

东京爱情事故

寂寞或者失眠的夜晚,就抬头看星星,世界上一定也有很多像我那样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是孤孤单单独来独往,看的都是同一个星空。你离我这么近,看起来却好像很远。[……]

点我看全部

一个主播分手了

一直渴望爱情,不停追逐,又不停失去,再追求,再放开。爱情似乎变成了基本的需要,但是爱不持久啊,只能在不同的人身上寻找。不喜欢就分,不满意就换。反正爱情唾手可得。[……]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