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富美的婚礼上想到的

我第一次以独立成年人的身份,一个人去参加婚礼,我的朋友的婚礼。

朋友是少数民族新娘。她穿着蓬松的白婚纱,漂亮的脸上画着精致的新娘妆,比平时更像女教官。她和新郎并肩站在离我两张圆桌远的台上,新郎比我想象中要黑。现场挺庄重,专业拍照的同事也放下了相机。我听不懂少数民族语言,但我盯着朋友的背影,很突[……]

点我看全部

×哥

●×哥是我拜把子的哥。

●之前有个火帖,里面有句话是“互称哥哥弟弟姐姐妹妹或者死党的GAY,大概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互相以前发生过什么”(我已经无聊到了背诵这种句子的地步)。这句话逻辑上没什么问题,但说的人明显别有所指,口气比泔水还酸(我没喝过泔水,只凭感觉猜测)。我的这个哥那个哥可多了,都是我的[……]

点我看全部

我们说好的

刚认识的时候,我们经常隔着电脑说很久的话。没有很明确的目的或是主题,说到哪儿是哪儿。不是相见恨晚,简直是血浓于水,就像两个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