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16岁,我的19岁,注定掉眼泪

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这样孤独又渴望爱的小同性恋,怎样才算是健康的爱与被爱,年幼无知、毫无经验又充满对爱的迫切渴求的时候,总把别人的欲望当成爱和抚慰,把泡沫当成感情生活,才会纵容别人对自己的伤害。[……]

点我看全部

你没那意思,我也就不必再有意思

我之前认识了一个少年。之前是多久前,不重要,一天前,一月前,一年前,都是过去的事,没本质差别。

他比我小六岁。在我看来小了很多,于是会担心有没有代沟,有没有共同话题,有没有相似的生活价值观,能不能合得来。我已经不小了,我要维稳要安定要团结。突然一下子有这么多担心,因为我喜欢上他了,想交心想交往[……]

点我看全部

秘密

1.

“要喝点酒吗?”

“你点。”我无所谓喝什么。“……你前男友要回国了。”

文先生大概听成了疑问句,回我说不知道。

“他跟朋友说明年二月回。你说他会不会找你?”

“不会。他肯定还恨我。”

“都这么多年,应该不恨了。他不是一直在打听你过得怎样吗?”

文先生撇[……]

点我看全部

16年来,我喜欢过的人

我曾经喜欢过直男,初中一个,高中一个。不是因为是直男才喜欢,碰巧我喜欢上的是直男。那时候身边没同志没网友,上网和同志聊天还是高二的时候才学会。我是个会喜欢同性的人,不是只会喜欢同性恋的人。喜欢,是不用在意对方性取向的,在一起才需要在意。

当时都没表白过。不过据说我的表现太明显,高中同学很多都知[……]

点我看全部

新婚快乐,我喜欢过的直男

直男先生: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称呼你,不知道你明不明白“直男”这个词的意思。它是指你这种喜欢女人的异性恋男人。相对的,我这种同性恋可以称为“弯男”。

我这样叫你,直接说明了你在我心中的定性。有些事我还记得,你自己说的。高二的某天下午,你在看类似《知音》那种讲人生故事的杂志,有篇文章里的主人[……]

点我看全部

有些回忆只能淋着雨一点点淡忘

以前我朋友失恋,失了很久,一年,两年,一直到现在。也许别人看来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怎么可能这么刻骨铭心。但我知道,有些人留下的痕迹不是以时间长短作为唯一的标准来衡量深浅,兴许那个人只是路过,你就能好几年都难过。说是命也好,说是运气也罢,这种事不是没有,说不准,没章法——有章可依倒反而好办了。[……]

点我看全部

我用心地喜欢你,你却说不能在一起

1.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算有吧……”

“主动点追啊。”不等我说完,朋友1就急着帮我出主意。我说已经很主动了,直接间接告白了多次,自己都觉得轻浮了。

“对方什么反应?”

说到这个就像一下把我的气门芯给拔了。我把对方看得比较重,结果是我一个人很投入地演独角戏。不知[……]

点我看全部

跟过去说再见

前言:老写这个直男的事我自己都觉得会不会有点烦了。不过还好,不是翻来覆去地炒几年前的冷饭。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以为和他之间总算画上了句号吧,到头来只是让你另起一段,再开始新的故事。他在过去的生活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现在,或许以后也会偶尔客串一下,没有彻底消失,所以我会当日记一样记得。这些对话都是半个多月前发生的了,一直没时间写下来。[……]

点我看全部

裸着玩玩

我比较介意自己的长相。我觉得头发少了点,抬头纹多了点;眼睛小了点,鼻子大了点;轮廓方了点,下巴圆了点——不要以为我对嘴唇很满意,我还嫌它不性感。以前青春期暗恋某同学的时候,觉得他薄薄的唇皮性感到爆,跟唐老鸭似的,尤其是撇嘴装无辜的时候,简直就能把我七情六欲全勾出来。[……]

点我看全部

跟爸妈出柜的九年

我的人生不是父母的续集。他们的是沉重的历史剧,我的是一出荒诞搞笑剧,至于哪部更好,我作为其中一方导演当然会偏心。这就跟房事一样,按照别人的做法往往嗨不起来,姿势、体位、节奏、叫法自己做主了,才能体验到人生的高潮。[……]

点我看全部

自省录

很早之前就酝酿把感情观搞个文字版出来,条分缕析自摸个底,不时翻出来自省。当然,重点是写写征友标准。有人问这种文艺又生活的话题特别是“喜欢什么”这个问题时,还能复制粘贴,省事儿。可当我仔细思考准备提笔的时候,写几句就写不出了,或者想说的太多,不知该先说哪一个。何况我单身了这么多年,征友的想法,已经比大姨妈还无痛轻松,来去匆匆,常常是翻个身、扒口饭就不想找了。没人能比我还急,这个话题就一直停留在想写没写的虚拟状态。[……]

点我看全部

吻事3初吻

初  吻
姑姑抱着她的小孙儿逗着玩,时不时地嘴对嘴亲一口,被我妈看到了,我妈就取笑姑姑,说她“好恶心很笑人”(方言,调侃的意味),“把人家的初吻都夺走了”。姑姑的女儿也在旁边跟着笑,指着我说:“源源小的时候你也这样亲过的。”我妈一脸郑重其事,反驳说:“没那回事!源源小时候我从来没有那么亲过他,所以[……]

点我看全部

吻事2稚吻

稚  吻
升入初中的时候我只有一米五五,听我妈说她去学校找我,一眼就把我从人群中揪了出来,因为矮个特扎眼。我当时很疑惑,没觉得周围的人比我高呢。我爸一米七,我妈一米五,学校没开生理课,我连“青春发育期”都不知道。

在生理发育之前,我的心理先发欲了。

我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发现我对男生的感[……]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