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不是无条件的

两个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从来就不是、也不会凭空产生,它需要时间、精力甚至是物质成本,需要适当的了解做背书,需要一定的付出去打底。不想同等付出就要对方无条件信任,想想看是不是很过分。[……]

点我看全部

玻璃心就爱瞎感悟

姐,转发这篇的都是不玩朋友圈的吗,还是转完也去把朋友圈停了。姐,朋友圈出来前,他在别的地方不爱现不虚荣吗。姐,朋友圈招谁惹谁了,吸毒的只怪毒品太诱惑,买春的都怪卖家勾引他。姐,我是不是太无聊了。姐,你咋睡死了姐。[……]

点我看全部

两个小人

念小学写作文的时候,会写“脑子里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在说,另一个声音在说”,基本上一个回合就吵完了架,最后正义和勤奋总是能战胜邪恶与懒惰。

原来身体里真的住了两个相反的人,但不是勤奋小人和懒惰小人,我身体里只有懒惰小人,也不是正义小人和邪恶小人。

两个人是观念角度上的对立。就叫它们汤姆和尖锐。假如汤姆遇到了知音,他就闭嘴,那么尖锐就出来反对几句,完全无视汤姆的存在。反过来也一样。

有时候会导致我有点精神错乱,忘记了自己的本心是什么。明明本心是站在汤姆那边,尖锐非要出来表现一下,搞得好像我很赞同尖锐似的。实际上我相对更同意汤姆。尖锐出场是为了反驳而反驳,就像一个接受了任务的辩手,完成辩的任务比表达本心更重要。

汤姆常希望把每一句都说明白,希望听的人理解到的意思,跟它想表达的意思保证一致。尖锐就不,尖锐觉得自己知道就行,不要费老大劲儿去解释,听不懂算球。人们转述同一个事件都会越传越离谱,更不用说转述思想。比如我说我想吃冰淇淋,听的人甚至会以为我饿了。人与人之间有太多可以歪曲、误会的地方。

汤姆和尖锐都有道理,各自抓住了毛巾的一边往自己的方向扯。毛巾怎么会只有一边呢,事情怎么会只有一个角度呢。

大多数时候,我的反调不唱出来,别人听不见,就像棉花糖,在水里过一下就没了。那个水就是我的脑海。别人根本不知道原来我有那么多反对的话,表面上我特别nice,感觉我inner peace,其实我内核很耐撕,而内核,就算撕开我衣服也是不容易看到的。

去年初,很多个人陆续开了公众号,我身体里的尖锐就想吐槽:“阿猫阿狗都能出书,让猪啊龟啊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也能写,想做大号指点人生、点评社会、炮制鸡汤、哗众取宠,也不掂量有没有能耐,连‘的得地’该怎么用都分不清就想红要粉丝。”后来有别的公众号出来吐槽,我身体里的汤姆唱起了反调:“几年前人人不都写博客开微博么,[……]

点我看全部

我为什么不鼓励别人出柜

我从来不因为自己出了柜就鼓励别人跟父母出柜。这样说显得很不政治正确,但我就是这样做。因为我觉得我的出柜经历并不一定对别人有指导意义。“你去出,出了什么事有我”这种话我可不敢说。我没办法准确评估出柜这件事,给当事人和他的家庭带来的影响,是好是坏。[……]

点我看全部

长大后我不能成为你

不是影评,扯点因为这部电影而说开的现阶段广泛宣传的家庭观公式。

《那天妈妈来看我》,光看这个名字,没往温馨方面想,首先想到的情节反而是妈妈突然造访撞破了儿子的同性恋情。这种事没在我身上发生过,我顶多就被撞见看男男动做片。

湾湾这个地方出的同性恋题材电影电视,虽然比陆陆高调多汁,但毕竟依旧是华语社会电影,有时候同样摆脱不了落伍的气质。我是一边指着这部电影一边说前面那句话。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要拍性开放式伴侣生活、集体性派对、一夜情人群、性与毒品、性食物链之类,反映现实的题材才算时髦,强调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拍那些不代表真时髦。那些之外,还能拍点别的。别问我“比如?”,对专业拍电影的人来说,这不是个问题,你知道了答案也没用。

当然了,导演有自己的自由和喜好选择他想拍的题材。而且我瞥了眼网友评分,挺高,很有共鸣的意思。当然了,我也有自己的喜好。看完这部片子,我是越想越不顺,越想越来气。

我生气的地方不是冲着这部电影。电影的好坏,别人说了能算数,我说了不算,我也不想用好或坏一个字来评价,好坏的判定需要专业知识水准,我一个外行不具备,硬着头皮评判就成了瞎哔哔。我只能用“不喜欢”这个词。

我不喜欢这部和别的很多电影里的家长角色。这类家长比较脸谱化,有点像社会新闻里感动中国式的人物,什么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女喂大白天挑煤晚上做针线活的英雄妈妈,什么听说女儿病了背一篮子土鸡土菜进城探望结果丢了鞋迷了路民警出手相助的农村妈妈,什么连夜做了80斤香肠给女儿当嫁妆背着十万块整整两麻袋零钱给儿子买房的伟大妈妈……这些形象之所以成为新闻,有一定的极端性在里面,电影里角色的作为没这么夸张,不过也很公式化,都是一个个为了儿女付出前半生一切,同时也愿意把后半生牺牲出去的妈。

这些真人故事或是艺术形象,看过太多,说到底都是别人的妈,跟我没关系,代入感越来越弱。不过一般人[……]

点我看全部

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老实

上菜速度很快嘛。都是熟人,重点是我买单,所以我就不客气了,第一个伸出筷子,一边嚼一边叫他们动筷子。

我旁边的人看起来不开心,对面的人问他怎么了,我说他刚失恋,对面的人顿时出现了同情和哀伤的表情,开始准备深情安慰的话。我又补了一句:分了一年多。对面的人表情瞬间凝固了,瞪了我一眼。

旁边的人说他最近遇到一个菜,在追,对方态度冷淡。

我夹了一块肉,问他的菜有没有这盘鸡好吃,他说还没吃过。没吃过就爱搭不理,多半没戏。怎么办?除了整容练肌肉,没别的办法。你说你要是追妹子,多花点钱,费点精力和时间,可能就拿下了,但在基佬的世界里,这些招没用,长相决定一切。你以为现在还是旧社会,你做了很多事对方会感动得以身相许?时代变了,电视上都开始演“我很感动但是对不起”了,长得不对做什么都对不起。

我又夹了一块鸡肉。我说,我随便吐槽,不用放在心上,当然,这些话打完八折放在心上更好,对身体大补。

对面的人让我端正下态度,认真点说。

我盛了碗热汤,嗯,好喝。我说一直都是热脸贴冷屁股的话,换个热屁股好了。心里有你,不会冷得像冰山,那些在别人面前高贵冷艳的,和自己的菜勾搭的时候也是舔着脸热情如吃了药,他冷只说明你不是能让他发烧(sāo)的人。有的人是装冷,爱装出不在乎的样子,那种假人,嘴上说不要但是身体会诚实地出卖他们,偶尔演一两次可以,每次都装就太过了,我不喜欢爱做戏耍小聪明的人,别扯什么谈恋爱也要耍小心计才不会输,不待见那一套争输赢的、来阴的。在这种地方在乎输赢的,都是碧池。装冷不流行,根本装不了多久。他们的想法是谁主动谁就输了……

对,谁先主动谁就输了。对面的人插了一嘴。

总得有个人主动,不是你就是他。别人教你不要主动,谁主动谁就变被动,被牵着鼻子走,他们放大屁,别瞎听,听那些人的话没有好结果。他们只会在你不高兴的时候说,看,当初我说什么来着?我X(静音[……]

点我看全部

找一天我们喝咖啡或上床吧

如何用社交工具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跟如何穿衣服给别人看差不多一回事。

在社交网络,长相好和身材好是最直接、快速、有效的吸引别人的方式。图片的视觉效果最简单和直观。人品?先别急,大家会在被外貌吸引之后考虑它。

不管是聊天室、QQ、Jack’d(以下简称接客帝)还是微博、微信、陌陌、豆瓣以及别的社交工具,都是人群扎堆的地方,都是可以勾搭的平台,只要你肯主动。如果你看起来很好吃,那不用你主动就能被搭讪。

你说这些地方有没有靠谱的人?我回答有,少不等于没有。按我的理解,靠谱的意思是一般人说的能稳定下来认真过日子的,不是还在玩没玩够的。任何一个社交平台上都有想安定下来的人,哪怕是被多数人定性为约炮软件的接客帝,那上面也有想稳定的,我一些朋友就在上面。也有一部分人打着找稳定关系的幌子到处约炮,这种人不是只在接客帝上才有。

我对约炮行为不做正负面评价,我怎么看一点也不重要。享受的人享受,反感的人反感,没法互相感化,价值观相同、相近、相合的人在一起交往,这个世界就够和平了。一句话,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说到负责,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排行榜第一条一般是戴套。戴套的重要性和方法不再讲。老生常谈,有的人怎么说也不会听,能听进去的人早就已经在套里。对这部分的公益性干预,告诉你高危行为的危害,派发免费安全套,只能帮到这里了,总不可能在你激情的时候敲开门,叫个暂停,拿出套帮你戴上。你愿意冒着感染的风险图一爽,没人拦得住。不要依赖自己和对方的人品、运气,有时候你的运气没那么好。感染后不要做传染源再去感染别人,这不是奥运火炬需要传递。

怎么搭讪?我没那么多窍门,就一条,脸皮厚。如果你想着矜持,想着让别人先跟你打招呼,那你得有看起来很好吃的图。打招呼的方式和句子没有万能法,你可以直接,也可以含蓄。人的口味很奇怪,你直接,对方可能嫌你粗鲁没情趣,你含蓄,对方可能觉得你矫情又[……]

点我看全部

世界是属于好看的人的

世人以貌取人,好在“貌”的标准,每个人不一样:有的条件很严格,有的尺度比较松;“取”的范围也有不同:有的只喜欢好看的,有的刻意不要太好看的。[……]

点我看全部

基友的自我修养

首先,请翻开《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1313页“他”词条:“在性别不明或没有区分的必要时,‘他’只是泛指,不分男性和女性。”我只是想扇一下那些喜欢用“TA”的小清新。

你可能在刚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觉得害怕、羞耻,好像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成了不受欢迎的人,这个秘密一旦被发现,走哪儿都会被指指点点。老天怎么对你这样,到底做错了什么,以后的路怎么办。以后的路横竖就两条,现在死和几十年后死。我没死过,不知死味如何,是不是真能解惑超脱。我只认为,选择放弃的勇气不比选择活的勇气少。现在死等于放弃了未来很多乐趣。世上不会只有你一个同性恋,很多人是你的同类,有相同的爱好,同志的人生没你想的艰难,说不定你以后的人生,比很多人都精彩。呐,人死不能复生,何必做得那么绝……

不要沉浸在愧疚里,觉得自己是个错,要去跟善良、开明的人聊天,他们会让你知道性取向不是一种错。一个人容易钻牛角尖。你有羞耻的感觉是因为别人不了解和无知,你本身没责任。你不是孤独的个体,不管是和你一样的同志,还是和你不一样的非同志,你会交到理解你的、真诚待你的朋友,他们帮助你正确看待你身上这点与众不同的地方,诚实而坦然地接受你并帮你接受自己。

接受自己,正面认知同志身份,是你未来快乐生活的根基。很多事都得先过自己这一关才能往下打怪升级。虽然“人最大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这句话听起来假大空,某些场合也能用一用。多数人都做到了。做不到这点,你会活在压抑的阴暗里,天上太阳再大,也照不亮你的心。你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事实上你跟别人坐得一样高,而且你还可以站起来。生活,靠的是自己一步一步的脚印。别人能帮的有限,没办法帮你快乐,帮你生活。呐,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

你也许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同性恋。我不敢断言同志的成因是先天还是后天,还是先后天共同作用。反正性取向没有错,成因如何没那么重要嘛。先天后天都已经是昨天[……]

点我看全部

我是爱情的结晶,你是爱情的原因

睡了一觉醒来,天气就凉了,昨天还有金灿灿的大太阳在天安门上光芒万丈,今晨早醒了半小时,一时性起想打个飞机,先打了个冷颤,赶紧小心翼翼盖好薄被,怕小鸡鸡着凉流鼻涕。

大概是天气的原因,人的态度也开始有点变冷。

我比较中意这种微凉的天气。比酷热好太多,终于不再有脱层皮都不够的感觉。

冰箱里面的火腿再不吃就过期了。我买一圈冬瓜回来炒它。从火腿的保质期说到一段关系或是感情的保质期身上,有点文艺化的矫情。不过我确实想过这个事情,就在几天前,和干外甥切磋了下下,磋到后来反而像我在自言自语。

他说不相信长久爱情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已经不再是句单纯的气话,而是真的越来越就不那么相信什么地久天长,不再像以前那么投入。别人可能觉得感情一定越来越淡,激情总会慢慢消退,反正最终归宿就是变成亲人。也许老了才醒悟,爱情根本就是骗人的。

我还没有那么老,猜不到以后的想法。但我觉得死之前我也不会觉得爱情骗了我——要么是别人骗了我,要么是我骗了自己。

2002年,我在笔记本上用红色圆珠笔写了一行字:“亲情不知道是爱情的进化还是退化。”过去,现在,以后,我也不会去比较两者到底谁是更高级。遇到那种莫名其妙给爱情友情亲情排名次的题,我真心觉得无聊不想发言。

对我来说,两个人能在一起,是从爱情开始,没有爱情就不会有亲情,就像我妈老汉儿一样,他们是自由恋爱的,正所谓没有康师傅就没有方便面,没有他们的爱哪有我周国源,我是名副其实的爱情结晶。

相处久了,产生出和爱情并存的亲情,何必去计较谁高谁低。漫漫人生路,短短几十年,抱紧眼前人,两腿放双肩。有时候爱的感觉浓点,有时淡点,甚至看对方有那么一点不顺眼,不要紧,当是大姨妈来了。等大姨妈一走,对方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小心思,依然能让自己脸红心跳迅速充血,那股冲动霸气到只用眼神就能把对方衣服撕个稀巴烂。[……]

点我看全部

爱不是生活的对立

不经意那么一算,这位小兄弟每次找我聊,都是在他情场失意梦醒时分。这自然不是什么命运的安排冥冥的巧合,而是他刻意为之。你知道,有的人在很难过的时候,有些话就很想要对别人说。这话不是他说的,他的原话是我没什么能说这些话的朋友,就你了。

他所说的“这些话”,就是关于他感情的经历和想法,往人海里一丢,只是让水面荡出几圈涟漪,打几个水漂,激不起大浪,跟大街上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的故事没大差别。他不是把我当成了万峰或连岳,他不需要我或者别人跟他讲大道理,他懂,他单纯想找双他觉得合适的耳朵,说想说的话。

我偶尔会吐下槽。不是大骂“天下男儿皆薄幸,感情是不靠谱的东西”,这种女魔头灭绝师太般的低等对话只适合在小说、电视里生存,我不走“一竿子”路线,我走“指鼻子”路线——顶多骂骂那个男人,目标明确,有针对性,不拖别的无辜男人下水。表面上一副洞穿人性、看破红尘的样子,其实我真心不想说那些,原本我是多么温润如玉的男纸。但如果我不那样说,还真找不出更合适的话,说别的啥都不妥。最好的安慰方式就是顺水推舟,调调风向,反正这时候说的话他多半不会放心上。

“我失恋了。”上次他这样说。

“我被男人甩了。”上上次他这样说。

“我跟他分了,难受死了。”他这次这样说。

他从来没说过“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这种傻得成叉的话。不过最近这次,他竟然说他要好好找个像我一样适合过日子的人定下来,他玩不起了,他年纪不小青春不再了,情啊爱啊都是一时的激情,找个人平平淡淡过日子才是正经。

这话搁平时不稀奇,听得多了,我连白眼都懒得翻。不管说这话是出于真心还是随口说说,不管他日后真拿这个当实践指南,还是信口开河说一套做二套脑中央三套,听起来对,没错。毕竟一千个哈姆雷特有一千个想法,我没必要做出反驳这种单纯降低智商的行为。

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口气有点看不起爱情的意思,想必只[……]

点我看全部

乘客

不要再死命让我帮你介绍男人介绍车了,我不是调度员,不是售票员,不是车行中介,我也跟你一样只是个乘客。如果有空车,我坐不了再介绍给你。其实你自己招招手,有些车也会停。[……]

点我看全部

不同的路

图片转自大维

如果仅仅是父母和子女之间对话,有时候不是一定有效。父母会固执地认为儿女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来争执,各执一词自以为对,某些时候双方的沟通交流可能难以保持理性、平等的状态,父母常常拿情感做要挟,稍有说不过就哭天抢地捶胸顿足,拿“孝顺、良心”作为利器。可以出现一个组织或者团体,让他们听听那些和他们差不多年龄、想法比较独立开明的人怎么说。现在市面上有很多书是教初为人父母的家长如何教育、面对未成年子女,似乎很少或是没有看到关于告诉家长如何面对成年子女方面的读物。大概父母们觉得已经当了几十年父母了,用不着别人来教,没必要去买这样的书。光靠子女给父母做思想工作,只是其中一条路,或者还应该有更多的路。[……]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