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太长,月光能否不变冷

我的事只是我的事,要是有人把我的事当他的事了,我也轮不到单身这般历史悠久。我不介意别人对我发牢骚,抱怨。而且平时也扮演这样的角色。不过,我有话说的时候,不容易找到另一个我这样的人。就好像我扮演小丑娱乐了别人,却没有人是我的小丑。[……]

点我看全部

贵圈很屌乱

一般说到“基圈”,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乱”,不管是圈内还是圈外,大多抱着不屑的眼光,觉得同性恋是裤腰带系不牢的。公园、浴室、据点、酒吧、公厕,聊天室、交友网、论坛、web2.0、QQ群,各种渠道提供了丰富的脱光机会。[……]

点我看全部

乡聚

一年回一次家,抽空跟家乡同志见个面扯扯淡(那个蛋不能扯),听听小秘密,理论上是很应该的吧。我打电话问某某有没有空,事实上我在这边比较熟的基友就只有他了。常年漂泊在外,父老乡基一听我在打个飞的都要三小时的地方,表面上热情好客地说回家约出来一起玩,可是当天再见后就从此再也没见他上过线。[……]

点我看全部

有那么一群基友

有那么一群基友,每半年跟他们吃一顿饭或者唱一次歌,就可以听到很多圈内事,不管是鸡血还是狗血,很多都可以作为素材直接拿来写,换个名字背景就行,比电视还好看。[……]

点我看全部

A片笔记

(一)

我给大家讲一个凄美又悲壮的职场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我们暂且称他为点背男。他看到一家公司在招演员,那颗想红的心促使他拉开了应聘的大门。接待他的前台是个整颗头都藏在方形箱子里的叔叔(我相信他不是在cos子弹飞里面的麻匪造型)。不愧是享誉全球的知名电影公司,连前台都这么个性时尚[……]

点我看全部

快给我解药

这世上有种病,叫做星期日狂躁症。症状表现为每到周日晚上,一想到明天就是该死的周一,又将沦入新一轮漫长的煎熬,心情就会变得糟不可言。[……]

点我看全部

微博那点事

一直不待见新浪。跟政治无关,单纯觉得那是一个我不喜欢也无法融入的空间,上面有很多千奇百怪的人物。说好听点是这样,难听点就不说了,反正说出来难听。我对大千万象倒是不会很愤然,毕竟这些年见到的听到的闻到的屎啊尿啊屁啊也够多,我的接受尺度变得够大,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什么的都通通淡然瞟过,对一些不常见的“怪象”不再刻薄评价,因为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好大惊小怪的。[……]

点我看全部

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正义都能得到伸张,不是每一个恶行都能遭到惩罚。但我很希望能。我的幻想(不是梦想)不是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有很多很多的男人,而是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做个飞来飞去惩恶扬善无所不能的超级男人。它存在于英雄情结的梦中,从来没有来过,以后也不会来。[……]

点我看全部

边七条

在家就是各种饭局,全是被请,很多跟我没有直接关系我也要零费用陪出场。还好我假冒优良的不含酒精青年。家乡最流行的饮料除山城啤酒外,你们想不到是什么。不是可乐不是雪碧也不是绿茶和咖灰,是营养快线!不管我走到哪里,乡村还是城镇,不管我坐在哪个饭局上,是团圆宴还是生日宴,到处都是它的身影,而且是绝对霸主地位,有它的地方没有别的饮料出现,完全没有对手。难道说它的战略是步某可乐后尘走乡村包围城市路线?还是说它已经放弃了城市一心夺取乡镇?不过我终于不用遮遮掩掩了,在大城市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喜欢喝营养快线,感觉很俗低人一等似的,也找不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只有在家乡,我才找回了强烈的归属感和存在感。[……]

点我看全部

消失的背后

“9月26日晚20时左右,北京市最大的同志据点牡丹园被警察查封。北京市便衣警察、特警联合出动包围了牡丹园,把园子的同志全部逮捕,并动用20余量警车把这些同志带走。期间有120救护车开进牡丹园。当时的场景很危险,警车警灯闪烁,武警特警排队围堵了牡丹园所有出口,所有未被警车带走的同志抱头蹲地。”[……]

点我看全部

笑中带着泪

看《外出就餐3-饕餮自助》电影笔记:

同志喜剧系列外出就餐Eating Out已经拍到第三部了。一些人喜欢该系列是因为有帅哥有点露,比那些结局非要死人的同志电影轻松,不会看完电影搞得肠胃纠结。咱同志电影也要来点喜剧,不能清一色都是严肃的,也要像男女电影那样百花齐放。

这部第三集下载了很久[……]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