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下,皆父母

我小时候比较没钱。

小学,跟爷爷奶奶住,家里不做早饭。每天拿在手上的钱,只够买一碗杂酱面,从一开始的七毛,到物价涨了后的一块五。偶尔爷爷会给个一两块的零花。

初中,父母不给零用,我偶尔会偷拿老爸店里放钱抽屉里的零钞,攒起来去追星买几块钱一本的杂志。为了不被看出来,每次只能从十几张里拿一两张。

高中,在亲戚家借住读书,每两周有50块零用。我妈有个账本,每天记录生活开销,乡镇家庭,一个月一家开销是五六百。

大学,离家千里之外,一学期生活费一千五,算下来一个月三百多。穷有穷的吃法,学校食堂三餐加起来五块钱也能吃饱。

小学春游的时候能拿到十块零用,已经算巨款了。初中基本不交际,吃住家里,很少跟同学一起玩。高三才见第一个网友。他从乐山来看我,我把攒了几个月的钱,花了几十块给他开房,一点不心疼,再花了六十几块请他和我的两个同学卡拉OK,唱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大学,离家千里,翅膀熟了,自由了心野了,大城市的网友我来了。

网友一见,就得花钱,我两袖清风荷包空空,不太敢响应网友的召唤,出去吃饭唱歌什么的,想,但是脸皮薄。有时跟别人出去,把脸皮涂厚,蹭吃蹭喝,非常窘迫,本来话就少,穷得没有底气,话就更少了。那时候喜欢的接触的,多是社会人士,工作独立,不会花我的钱。

跟社会人士出去玩,看他们花钱的时候不皱眉头不眨眼睛,自卑又羡慕,心想,我以后也要变有钱人,就为了请客吃饭。

因为从小穷过来的,知道没钱的日子不好受,所以对钱看得紧,抠,能省就省,能不花就不花。对“请吃饭”这类玩笑话,比较敏感,不敢轻易答应陌生的人,别人就觉得我小气,玩笑都开不起。当时想的是,答应了就得真的请啊!谁知道是不是玩笑,万一被当真了怎么办?吐出的话收不回。我也从来不好意思张口就来“请我吃饭”这种玩笑话。

因为从小穷过来的,知道赚钱和要钱都不容易,所以不管是对喜欢我的人,还是对恋爱对象,我从来没有开口要求对方给我买任何东西。谁的钱都不是自己画出来的。交友不是冲着花别人钱去的。

哪怕是对父母开口要钱,对我来说都是件难以启齿的事。小时候班里交各种费,我反正是最后几个交的,特别不积极。幸好“评三好”不看你交钱快不快。我家不是特困户,我只是开口要钱难。跟有血缘关系的人要钱尚且如此纠结难堪,更不用说管非亲非故的人要东西了。

所以我觉得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很厉害。接触过一些,不能说很多吧,一些,很敢做自己,很懂得把别人的喜欢,实时兑现,变成实在的金钱。

去约会,要微信红包报销打车费,钱不多,几十块;时不时没话费了,要你帮他充,钱不多,几十块;见面吃饭,从不买单,口头上主动表示一下都不,买单的样子也不做,认为对方是男人,年纪大,有钱,理所应当该为他花钱;刚认识没多久,就坦坦荡荡地伸手要对方给他买东西,几千块的手机机票,几百块的衣服鞋包。要手机,或许有点玩笑的成分,真买了,他拿着也不会手软。要衣服,果断就把链接扔过来了,让你拍下付款。

有的直接要钱,哦不,污蔑他了,不是要,说是借,最近遇到了困难,希望共渡难关,几百到几千不等,不打欠条,甚至连“有钱了还你”都不会说。

全天下,皆父母。

这条路能不能致富,不好说,反正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创建节约型和谐社会,占一点是一点。

他理直气壮地说:一个男人如果不肯为我花钱,就不是真爱。你不是说喜欢我吗,请证明,别只用说的。

鸡汤文都这么教他的。鸡汤里其实还有很多,【爱不是单向,情不是索取】,【有舍才有得】,【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没有平白无故的爱】,【要想得到爱,须先付出爱】,【给你是情分,不给是本分】,【将心比心,以心换心】,这些,他觉得苦,不看、不听、不信,他只喝自己想喝的,表面的浮沫油星子。

他还要别人跟他一起喝。

这鸡汤,下料太猛,浓得不清澈,看着动人,实则已经照不出喝汤的人难看的吃相。

一上来就把对方当提款机信用卡,用钱证明爱爱爱,有点急功近利。数学考试哪有第一道大题就是证明题的,先是填空、选择,这些容易拿分的小题。

你朝对方投一点点桃,你懂事,你贴心,对方自然会扔过来一筐一筐的李。可能现在的新新人觉得这样太麻烦,想什么,直接要好了,何必拐个弯拿桃去换,万一投过去桃,对方没回任何东西,岂不是亏大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过时的老人才说吃亏是福,新一代享不了这种福。直接要,对方不给,自己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多好。

是呀,你说爱就得给钱证明,不给拉倒,不妨碍找下一位,高效筛选,多好。

或者,他只是先观察一下,把对方当信用卡,看对方能给多少额度,一上来透支一笔大的,日后慢慢还。还债还不容易,日后,来日方长日日日。

路人会反驳我:长得好看的人身边,多是愿意为他花钱的人,你这种长得不好看的,只能靠多金吸引人,花点钱太正常不过了。

是是是,但跟我说的不是一回事,你说的是“要花钱”,我讲的是“要钱花”。

我从道理上理解这种“要”的行为,从情感上抵触这种对待。我会为喜欢的人花钱,请客吃饭送礼物,但如果是一次性网友(正确解读是“一次性·网友”,勿解读为“一次·性网友”),我还是不想浪费,把钱拿去花在真心朋友身上岂不是更好。

因为从小穷过来的,所以我不愿直接跟别人发生金钱关系,宁可发生肉体联结。不借钱,不打钱,可以请客吃饭。我现在请客吃饭,大方得很,只是有些人的心态,会让我觉得为他花的饭钱,不值。

如果仗着被偏爱就有恃无恐,那请离我远点,去对别人骚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