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爱情事故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暑假,我在表弟家玩,无意中我们两人同时被四川电视台播放的一部日剧吸引,之后每天中午都守着电视看。

那部日剧就是《东京爱情故事》

后来别的台又播,我还每次跟着电视用拼音把主题曲记下来,练习唱,模仿日文发音。那时候跟很多人一样,觉得这首歌特别好听。

现在我更喜欢另外一首插曲:

エンド・タイトルEnd Title

想拥抱想亲吻,就给我放这首歌。

每次听,都有种出了神、失了魂的感觉。像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围都糊了,城市一半的灯灭了,凉凉的风吹着,坐在窗边捧着冒热气的水,看着外面发呆,脑中空白。被窝还有余温,自己好像失恋了。不是,没有失恋,是失落,明知道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可还无奈地偷偷喜欢着的失落

我和表弟都讨厌关口里美。我不过刚上初中,表弟还念小学,成年人的感情世界,我们哪懂那么多,可就是讨厌里美,跟很多人一样。

现在看里美,理解归理解,还是喜欢不起来啊。三上和别的女人纠缠,她负气选择离开,而完治和莉香没断干净,她却不嫌弃了,要去抢,真是双标啊。在爱的面前,我们或许都干过双标的事,却意识不到,对自己讨厌不起来。

跟很多人一样,我们当时喜欢赤名莉香,觉得她阳光、热情、勇敢、纯真、可爱、善良,满满的爱,身上似乎找不到任何一点讨人厌的地方。后来再看,她也是一个不完美的人,会任性,闹脾气,口是心非,有时候不顾及爱的人。那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人真的是完美的,没有人真的非要去爱、去拥有一个无瑕疵的人

每个观众心中都有一个赤名莉香。后来我也遇到过一个。他说从单位出来送资料,问要不要见见,聊了这么久,只想亲亲抱抱睡觉不做爱。我等他开好房,出门,打车路上还把身份证掉了,打电话让司机帮忙找,司机说没有。但是我照样很开心啊,完全没把掉身份证这事放在心上。按照以往我的脾气,心里肯定会懊恼好一阵。但我那次没有,因为一见到他,他的笑就像莉香一样阳光温暖,照亮了一切,什么不开心的事,像影子一样都给照没了。

世上是真的有笑得那么好看的人。我遇到过。

对于东爱这部剧,我没打算要长篇大论地分析。几个人的爱情故事、性格命运,别人分析过,头头是道。他们分析莉香、完治、里美、三上彼此之间到底谁跟谁更配,他为什么选了她而不是她。他们给故事情节,找这样那样的原因、逻辑和证据,好似一切不是偶然,是命运的必然,所有的人生注定该按照分析的那样发生。

这些分析,像树林里刮过的空耳风,从我面前吹过就过,不会留下来。留下的是我眼里的这片树林,它现在长成的样子。像我这样孤僻的人,天生不太乐意听别人讲道理,讲得比我好我也不耐烦听,他们的道理,没有新奇的地方。我不想纠结树叶为什么绿了又黄,不想纠结完治为什么不适合莉香,不想纠结为什么没在一起

我们谁不是稀里糊涂地喜欢着别人,爱着别人呢。即使知道十万个为什么,也掌控不了最后的结果。太多干扰项,太多变量,太多未知数,每一次爱,换了对象,好多东西都变得跟之前的不一样

完治这样的人,我也会喜欢。初次见面被叫“丸子”,他会很认真地解释是“完治”,工作上临危不乱,有想法有能力。他对朋友很好,帮朋友处理麻烦,排忧解难。在酒吧聊天时有个细节,他看到莉香弄不开核桃,伸手接过,把核桃压碎,然后一直不停地帮莉香破核桃。手语电话这个两人之间特有的沟通方式,竟然是完治先做出来的,他不是不懂情趣的木头人,莉香抛出来的包袱他都能接到,浪漫而体贴。

谁配得上配不上谁,说不清。就是这样的人,让莉香即使是在分手三年后,依然念念不忘,依然没办法爱上别的人。她放下了吗?没有,成了一座翻也翻不过去的好高好高的山相比起两个人从相识到在一起再到分开的过程,我更揪心于分开后的莉香,再也没有爱上别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不爱了而分开,再见面我估计会绕着走吧,诚实地说,大概真做不到莉香这样坦诚而大方,就像完治那条被莉香枕着睡了几个小时的胳膊,一碰还会有点痛。

为什么要让我吃到这么好吃的,以后吃不到了怎么办?我曾经这样说过。

有的人不知道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有首歌这样唱过。

我这种性格会觉得,两个人如果不能一直相恋,最好不见,也就不必相欠

莉香说:“当你爱上一个人,哪有什么对与错呢?”好,我们不讲对与错,我们回到以前,换一个人去爱好不好?

莉香说:“不要因为它的结束而哭,应当为它曾发生而笑。”她自己也没有做到。她的笑容和坚强,都留给了别人。

莉香说:“现代人不缺爱情,或者说不缺貌似爱情的东西,但是寂寞的感觉依然挥之不去。我们可以找个人来谈情说爱,但是,却始终无法缓解一股股涌上心头的落寞荒芜。爱情不是便当,它们依然需要你的郑重其事。”

二十多年过去了,世界似乎依然这样。

你呢,你后来有没有爱上别的人?

庆幸你还能。



“东京爱情事故”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