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后炮

不是我当马后炮,很多事,我凭感觉猜了一下,碰巧猜对了。在没得到证实前,我不好意思说,结局出来了我才敢说。

敢说归敢说,一般选择不说,自己知道就行,马后炮很讨嫌。

这其中的微妙乐趣,只有自己懂。没法分享这种感觉,像藏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愿望说出来就不会成真,猜想说出来,感觉会把事情的结果也改变了,万一没说准,太尴尬。

我想到之前认识的一个浪子,他身边很多美人。他跟每一个美人发生的恋爱故事,我在开始听说的时候,都觉得保质期不会长。

后来真的都不长。莫名其妙的感觉。不是我唱衰,我没那本事。可以说我嫉妒。嫉妒就像看见别人吃好吃的,自己悄悄吞口水一样自然。

我瞎猜,一些好看的人喜欢环游世界,不想长时间住一个地方,会看腻。爱自由的人频繁更换感情寄托,道理大概一样。

浪子有一回遇到了个小孩。小孩很热情地追浪子,来浪子的城市,见面吃饭打炮,据说爽得不要不要。回去了又来,回去了又来,见了几面,像一把热情的火,自带很多的油。

浪子想了想,觉得这个恋爱可以谈一谈,就计划让凯子搬过来一起生活。凯子起初答应得好好的。

后来两人吵了几次架,有大有小,闹过分手,也哄好了。浪子开始觉得,小孩之前热情的火焰,渐渐弱了,不再成天黏着他,微信少了,电话少了,搬过来的事儿也闭口不提了,被追问起,开始回避闪躲。

油烧完了?那我来加吧。浪子对小孩的爱意,开始与日俱增。追的变成被追的,两人位置互换。

这个故事不是重点,类似的太多。

患得患失的浪子,经常拿着小孩的反应,来问我“他怎么想的,他爱不爱我”这种答案很简单,但是很难拿分的题。

我其实很想说,他不喜欢你了,他已经有新欢了,他变了。因为我经历过同样的怀疑、忐忑、变故。但我根本不敢大言不惭地肯定这些,我不是命运的编剧,怎么敢百分百保证。我只能口是心非地说,他是真的忙,他觉得追到手了就不需要太热情了,他还犹豫毕竟放弃一切来投奔你不是简单的决定但他最后会来,他已经把你当自己人了所以闹情绪,你看你一个小红包不是让他又对你热络了吗,他只是想证明你还在乎他,他在玩一些爱的小心机小把戏,他故意吊你胃口,他还爱你。

他问了很多朋友,采纳了朋友教的各种方法,摆出的姿态一会儿高冷爱理不理,一会儿好吧我俩只是朋友,一会儿为你付出一切,一会儿我会默默等你。

最后他们没在一起。最后我也没说“我早猜到了”。我经历过的,走过的路,未必跟别人是同一条路。

我不介意别人找我聊情感棋局,解局也好,求招也好,陪着瞎走几步也好。我心情愉悦的时候,顺顺毛鼓励几句,我兴致不高的时候,拍拍脸让他冷静。

对聪明的人或者情场老油条讲道理,自讨无趣,没有人不懂那些车轱辘的爱情哲学,何况人们只爱捡自己喜欢的听。

我没有包治爱情的药方,没有手到病除的妙招,我不爱指点迷津充当大师,我反而对写畅销书爆款文的鸡汤情感大师压根不想看。年纪越大,知道世上没那么多肯定与绝对,说话越谨慎,怕三言两语误导人。甚至反感那些情感大师,从一段异常主观的陌生人描述里,制造一个显眼的靶子,表演一段淋漓的攻击,说得言之凿凿,让看客对号入座,群情激奋,一场大型八卦秀。

生活不缺看戏的,也不缺爱演的。

那些刺耳的道理机智的话语,那些欲擒故纵的招数以退为进的把戏,那些故作的大方表演的痴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应用如何处理,在没有道理的爱情里,手握再好的道理也难免处处碰壁。

人类只是孤独无助的时候需要一个陪伴的同类,仅此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