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做1的看不起做0的,好看的看不起不好看的,没整的看不起整过的,高的看不起矮的,肌肉的看不起多肉的,阳刚的看不起娘娘的,城里的看不起村里的,富的看不起穷的,健康的看不起感染的,出柜的看不起已婚的,恋爱的看不起约炮的,没简介的看不起写很多的,写公号的看不起做微商的,用Aloha的看不起用Blued的,转发的看不起不说话的。

别人说这是哪里都有的鄙视链,不独此圈有。

链不链的,不确定。

每个人戴着不同的有色眼镜,每个人有不喜欢的现象,这种喜好差异无法消除,某个程度像喜欢吃鱼吃肉还是吃蔬菜。

不过爱吃鱼的不大会看不起爱吃肉的,倒是吃荤和吃素的,可能互不待见。

一句玩笑话,可能看出潜意识里的优越感。

拿丑穷娘这些开玩笑,只要自己不是靶子,会有人觉得有趣。太多太多这种段子文章。也有人觉得无聊。前者可能会说后者太较真,上纲上线,开不起玩笑。

大家的笑点、G点,本来就不在一个地方。

我不一样,我谁都看不起。看不起刻薄的人,看不起爱占便宜的人,看不起追捧某些大号的人,看不起小团体小圈子,看不起自以为是的伪精英,看不起爱看不起别人的人——这条可以反作用到自己身上,形成一个死循环。

这种心态十分不健康、不客观、不平等,即使我看不起自己,但程度和标准,跟看不起别人依然有所区别。

不应该显露出这些,起码不合适,就像身上穿的破了洞还发黄的内裤一样,对于自己的浅薄和傲慢,应该保持一份羞耻。很多人都失去了羞耻心。

我又陷入了对很多人的看不起。这口堕落的深井,太引诱人踩进去,似乎触不到底,又很难挣脱出来。

我希望带着这些隐秘的肮脏的见不得光的龌蹉,置身事外。

我不想“看不起”谁,我愿意“根本不看”。

我对陌生人充满了冷漠,有时甚至是敌意。只有当他跟我产生了某种关联或联系,口头的,虚拟的,精神的,肉体的,都可以,我才会抛弃情绪和偏见,把他从我认为满是污秽的泥潭里,拉上岸,给他冲个澡,让他留下来。

那之后,他就不一样了,被滤镜了,被例外了,被我挡在了身后,不再站在对立的世界那一边。

这是我参与世界的方式。群体与个体之间的矛盾对立,在我这里很不科学地共存。就像我讨厌人类,但我依然喜欢身边的那些人,好像他们非人类似的。有一天假如人类真的灭亡了,我不会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像被牵连的鸟,飞不出,也无法落脚。

老了之后,针对陌生的敌意少了些,对陌生人的冷漠,慢慢变多。

跟世界、周围的联系,也还保持着。



“眼睛”的2个回复

  1. 看不起与丧失兴趣之间好似颇有联系。怀有戒心,一般把人想得很坏很贱很烂,真实接触发现其实还好就松口气,如所想一样坏贱烂就证明自己没错。很神经,但有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