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燃

警告: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未成年人士及女性请勿观看。

 

先为大家介绍一下,你现在看到的,是之前提到过的赵什么阳。他现在在我们的镜头里。他本人不知情,有点类似于楚门的世界。你们别转发,别走漏风声。

我们正在直播赵什么阳的求欢过程。

我之前介绍过,赵什么阳是我认识的一个00后喜欢的人。00后单恋,赵不喜欢这个00后,至少现在不喜欢,刚认识那阵有没有喜欢过,还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了。

赵最近开始变神秘。刚认识时候撩00后撩得特别勤。怎么个勤法,不多说,反正就是你我都曾经在别人身上体验过的,那种不仅秒回消息,还连续轰炸的速度与激情。而现在,赵只在求欢的时候才出现,精确得像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没有偏差。

我们现在直播的,就是赵什么阳饥饿猎捕00后的过程。

现在是早上9:34,赵什么阳给00后发消息,问几号放假。这只是没切入正题前的一点寒暄,有点“要借钱的人先问问人家吃了没”的意思,以免让自己看起来太饥渴

没及时得到回复,12分钟后,也就是9:46,赵傲娇了一句:哟不理我。

00后解释说刚才上课睡着了。于是赵和他聊了下上课、小高考以及骑车,眼看着无关的寒暄已经超过了三句,赵觉得到了废话的极限值,再啰嗦就要憋炸了,于是他问:中午有空吗?

这里可以看出,他还是有点含蓄的,省略了后半句:我们来一发

对于为何一定要在“今天中午”这个仓促的时间,我是有疑问的。00后解释,晚上下自习有点晚了,赶回家匆匆忙忙的,赵明天中午没有时间(记住这句,很重要)。

在00后表示了拒绝并说明理由后,赵言简意赅地回了个“哦”。比已读不回还令人生气的“哦”。

到了下午4:12,赵又发来消息,问00后上不上晚自习。背后的意思我就不多作解释了。之前讲过,赵真的很执着,“能不能来跟我为性福啪啪”这个问题,他早中晚一天要问三[……]

点我看全部

我写的第一个00后故事

之前运营某剧官方账号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经常来官号留言的粉丝。我当时心想,会喜欢这个明星的男生蛮少见的,应该是基友。

我去他的社交账号主页看了一圈,发现似乎是个刚失恋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多年轻呢,就是恋爱像换衣服一样的年纪。

那之后,他来官号留言,我就回复他,今天还失恋吗,心情好点了吗。他就顺着我的话往下聊,很健谈,爱分享的样子,打的字也不全是闷闷不乐。

他会说他为喜欢的人写了很多心情记录,开心的委屈的,打印成一本厚厚的册子,想着送给对方。还没来得及送出去,两个人就不了了之了,他独自一个人舔了很久的伤。

送心情日记这种事,嗯——我真的觉得有点太戏剧了,太鸡皮疙瘩了,连我这种戏多的人都做不出。我到底是老了,初中生高中生爱玩的交换游戏,我竟然觉得做作矫情了。但我还是诚实地从我的角度出发,建议他,别送,幸好没送,以后也千万莫送,一送就会跟在只有两个人的电梯里放了屁一样让人尴尬。

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以后会不会坚持这种浪漫。

他后来就很爱找我分享他的感情心路历程,问我这样是不是不好,该怎么办。他语气里没有厌世的意思,也没有怨恨社会的情绪,我只当他是电台节目的热心听众,太闲的,没事干的。

年轻人嘛,无非就是精力旺盛,想找个地方发泄。情绪跟性欲一样,需要个树洞,他并不是真要拜师学艺,让我教他科学谈恋爱。我教不了他任何东西。光听别人胡扯几句用处不大,就跟看网络上那些情感大师写鸡汤文一样,看的时候,心里边觉得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实际上遇到问题照样如白痴。科目一考100分并不代表你会开车了,科目二过了也不代表你有资格上高速了,很多事情得上一遍手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操作。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爱看情感大师分析来分析去,还到处转发呢。他们需要别人的认可,追求心理的共鸣,他们不停为自己原本就深信的东西寻找别人的肯定,不管是谁,只要有第二第三个人想法相似[……]

点我看全部

胎神

我跟你讲,他有男朋友,好几个,包括你。我不知道他心里实际怎么定义,反正他老公老公地叫你,和他们。这个词现在跟“亲爱的、男神、天菜”之类差不多,一个称呼,没想象中那么有分量。

我为啥知道这么多?因为我是一台智能手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对,我是他的男友之一送他的。

你心里是不是咯噔一下,觉得自己成备胎了。用我搜索备胎,有655万个结果,毫无新意。我不是要聊备胎,不是要同情你,更不是要出主意让你转正胎,我只是爆我主人,那辆把你变成备胎挂在屁股后的你的男神,简称胎神。

他在网上看起来是单身状态,实际上可单可双,只有他知道答案,他对喜欢的人比如同在一个健身房、在五百强上班、穿西装很好看的李先生说他单身,对他不喜欢的比如同个小区、经常在地铁口见面、穿紧身衣长相一般的微博“王先森”说他有对象了。他像天山雪莲,对多数求爱者不搭理。高冷的意思当然是拒绝,但那些小蜜蜂不会这样想啊,以为自己有机会采到花蜜,哪怕沾一口,通过意淫也能达到小高潮,他每天都会收到好多求欢的留言。他有自己的社交圈,在主观定义里,这个圈里的人们才是花,不论外表还是内核,比外面的小蜜蜂要——嗯,这样说,要值得多看几眼。原话不是这样说的。

他有个轮胎厂,不只是车后备箱。里面有很多备胎啊千斤顶啊扳手啊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是台手机,输入法有时会自动在“啊”后面打出一串“哈”。我意思是,他有几个男友型对象。用来,排遣寂寞,开开玩笑,打打嘴炮,发发裸照。不犯法的,你报警没用。

双方对这样的相处规则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不存在欺骗玩弄,都是各取所需。他人不坏,不坏,不过我劝你别跟他一块儿玩儿。你们价值观差太多。你应该懂吧,你不会对他认了真吧?不懂会吃很多苦,不要吃苦后才明白,听我一句劝。你记住,那些蜜语他不是只对你说,那些情俏他不是只跟你打,而那些裸照也不是只朝你发。相信我,发给了哪些人我都知道。你不是第[……]

点我看全部

别人嘴里的人

胡检员发过来一张微信账号截图,问我认不认识。这人跟他在一个健身房。

我说,那你肯定见过他肌肉了,奶大得跟滚水烫起的泡,腹肌像键盘,人高鸟大。

胡检员问,他是1还是0,你俩搞过没?

有些人打听新货第一个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就这个,不买也要问。似乎对方搞过,自己就不会要。都是二手,得挑一个和熟人没关系的。

胡检员得到答案,隔了很久才回,“我没加他。看他年纪挺大的还能做1吗?”

“胡检员,他只比你大三五岁。”

“胡检员,很多0年龄大了都会重新定位规划,改做1的。”

“胡检员,他做1那么多年,对付你是小意思。”

胡检员喜欢年轻嫩肉,口感更好,把脸看得比肌肉重要。倒没见他睡到好看的。也许有,他不显摆出来说。

有另外一个“胡检员”,跟我不太熟,也是突然发张照片过来,问我跟这人熟不熟,跟他在同一个健身房。

我心想,重庆基我都不熟,更何况你在外地,怎会来问我。看了照片,我说不认识,在微博上看过,像是直的。有一次他发了一张红软件截图,声明别人在冒充他,大家不要上当受骗,同志也别来找他。没一会儿有人在下面评论,说在某某城市的红软件上见过他,看来也是假的了。还有人说你也上红软件啊。没见他回复,那条微博很快就删了。

他直?我呸!他要是直男我就是大猛一操死人不偿命。打引号的胡检员激动起来,然后就讲起了他俩的关联。

是这样的。打引号的胡检员在健身房刷红软件,刷到了照片上这位,隔了几天健身的时候就见到了实体。对方照片和实物相似度有九成,不是“泡面人”。“泡面人”是近年出现的新物种,靠各种低成本修图滤镜横行,骗一个算一个,一定要见到本人才发现货不对图。这样发展下去,估计以后会出现“交友照片修太过,见面竟是一家人”的社会新闻。面前这位有诚意,实图一致,不会让人有上当受骗要退货的想法。

打引号的胡检员有点小开心,这就是他的菜啊。光遇到[……]

点我看全部

蓝胖子最近又开始出现在我们的朋友群。有人发了很有料的帅哥图肌肉照,他就冒个泡花痴一下,说的无非就两句:“这是谁?”“这是你?”

很多雄性,不论直弯,有了对象也会对别的生物流口水,胃口很好的样子。大家习以为常。我问蓝胖子,你会和你的小男友意淫同一个人吗?

他说不会,审美不同。

“未必哦。如果叉叉叉(随口说的一个男明星)同时找你们约,你俩不干?”审美不同归不同,不代表没有交集。有的人长得跟钱一样,可以抚平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审美分歧。

他想了想说,你好贱。那种美丽值的人怎么可能对他们提出如此无理取闹又无法拒绝的要求。

也对,这种假设的确无聊,就跟“给你一个亿让你分手你干不干”“你妈和我掉海里你先救谁”一样,先把一个亿摆面前再谈,至于救人,我一口气能救十个还能再吹个救生圈飘上天。

小男友比蓝胖子小六七岁。前者动如脱兔,后者静如处男。年纪小的爱闹腾,今天发个脾气要你哄,明天乖得要他跪就跪要他舔就舔,内心住了个小女孩。蓝胖子问我怎么办的时候,我说你睡服他啊,反正你有料,器大量多,让他感受你漫出来的浓情蜜意,化身为奴。我内心想说的是,年轻人有几个不折腾的,真心爱他不一定管用,往往等不到他安分就缘尽了。

蓝胖子想了想,点头说,每次做完,小男友会情绪好点,不会给他脸色。要是一个星期不提出要求,小男友就会生气,也不主动,暗生闷气。

这就是性生活引起的问题,没喂饱。饥饿的滋味可不好受,都什么年代了,谁还愿意挨饿,手机里那么多料可以吃。

诶,器大量多的出处是?蓝胖子问。

我当然不可能信口开河。这出处是蓝胖子的某一任前男友跟我讲的。他说当年看上蓝胖子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蓝胖子量很多。那口气,有种顿顿管饱的满足感。

蓝胖子说他俩分别在不同时候提出过复合的要求。小男友先说,蓝胖子在气头上,拒绝了。后来蓝胖子想想觉得其实没那么糟,放下脸欲重修[……]

点我看全部

约炮与约抱

“我对性没多大兴趣了,还不就那么回事。现在约炮都是在攒口碑刷好评。”

我盯着说这话的人,第一反应是翻白眼翻肚皮,下一秒我内心的感受很复杂。

“真的,现在做爱都没快感,把对方操射就不做了。”对方看出了我内心的那点不信任情绪。

这话,跟在乞丐面前说天天吃腻了鸡鸭鱼,嚼几下就吐一样。我很久没吃肉了,人穷嘴叼,好肉买不起,次点的不想吃,不过我不馋,人生不是非吃肉不可,贫贱就自觉不能淫,改吃素。我酸溜溜地回他:“是哦,也就那么回事。这样做做功德造福群众蛮好。”不吃肉的人也能侃侃谈肉味,我真会聊天。

那么,我用法海来称呼这位在我眼里收妖孽做功德的朋友。

法海刚才的话只相当于“从前”两个字,真正的故事下面我接着说。

法海有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算暧昧的对象。我懒得再取名,借用许仙这个名字。法海和许仙两人见过几次,没有深入性接触,仅仅穿着衣服睡过。说来也怪,法海以前不喜欢和别人同床,尤其反感睡觉还有肌肤之亲这种情节。有一回他在酒店炮完,对方赖着不肯走,意犹未尽,大概以为次日醒来还能再次日(读者自行断句)。没办法,法海只好又去开了一间房,睡个清静。

许仙不允许法海上他,但一定要法海抱他,睡梦中分开了,许仙还会像婴儿找奶头一样四处找寻那个怀抱。这在法海的字典里,是用“做”这个词造了个活生生的例句。许仙是法海想吃的那块肉,法海才让他“做”,法海不仅不再排斥抱着别人睡,反而有种微妙的感觉在滋长,几次下来觉得这样抱着睡还不错,有种年少时纯爱的滋味。

这种关系对法海而言,是新奇的,同时也是吃不饱的。法海的世界,炮友是炮友,男友是男友,好比妖是妖,佛是佛。目前这种平时很少联系、偶尔对答几句的状态,既谈不上追求,也谈不上约炮。这根本没按常理出牌啊,法海觉得。

你要说许仙在吊胃口,我不反对也不赞同,这段放下不表,只讲故事。如果你想学这一招,你随意。我想,不是每[……]

点我看全部

锻炼肌肉是为了揍男人

我到外地办事,想起之前在朋友圈跟J说去了联系他,在办完事之后联了他一下。我本来打算吃完晚饭就买票回家。J很快回我,说如果晚上不急着走就去住他那里,不用多花钱开房了,发票留着能省300块。这是他原话。

发票?不开房哪来发票?难道……J现在提供发票了?我不敢细想。

我回了四个字:挑灯夜聊。是聊不是战。

先跑个题。我遇过一些人,每当我说住朋友家,他们下一个张口就来的问题是“做了吗”,在得到否定回答后,会一脸惊讶难以置信的表情说“不可能”。他们觉得孤男寡男一屋肯定会搞一炮。唉,男人真的就这么随性么,也不是每个人见洞就要插吧;就算是同性恋,也不是会跟每个男人上床吧;就算想搞,对方不看脸我也还会看啊。

好,跑回来。话说,在中文里夹字母,如非必要,实在不习惯。我们就用小鸡来指代J吧。

我到小鸡家睡觉也不是白睡,我有个长期计划,名字叫做“睡一夜换一个故事”(正确的逻辑应该是我提供一晚住宿对方拿一个他的故事做报酬,像聊斋,不管那么多了,暂定此名),不如这个计划就从小鸡开始。

见到小鸡我吓了一跳。两三年没见,肿了一大圈。是肿,不是胖,词的感情色彩不一样。“胖”带了点嫌弃,“肿”的意思是面团发了酵,尤其是胸前那两坨,大概经历了一场艰苦的造山运动,从平原隆成双峰。我趁他毫无防备,双手抓了一把。嗯,自然,不像人工填造,虽然我没摸过人造的不知道那是什么手感。小鸡一面娇羞地说商场门口别这样,一面夜色中羞红了脸有点意犹未尽再来一次的企盼。

我说你练这么大干吗,喜欢男人一手无法掌控的感觉吗?

他说不是的,一开始是想讨别人欢心,靠好身材吸引人,后来练久了单纯喜欢上了健身,不练浑身不舒服,不是为了给别人摸。又没人因为这两坨就跟他交往。

我问他是不是单身。他跟我说XX(指本地)不好找,“1”太少,供不应求,在这种背景下,“1”都不想谈恋爱稳定下来,那么多“0”[……]

点我看全部

一般人性伴多少算多

我一个朋友跟我讲,你们大四川真是养人啊。

我以为按剧本,他要说类似“那边的男生都白白净净皮肤白嫩出水看起来很好操”之类的话,结果没按剧本走,他爆起了料,说自己已经够浪了,结果天外有天浪外还有浪味仙,他家那边有个小孩,去了成都念书,过年回来,一天两炮,已经把他身边所有朋友都睡了,差点连他都不放过。这还是小地方,不知道他在成都那种基数大密度高的失落园,能动次成什么样。

我说也不见得,在学校可能一门心思放在学业上,只有放假才有时间打零工。我随口说说,这话自己都没觉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那小孩长得貌美,朋友说听身边人爆料,小孩已经把成都重庆的猛一都睡了一遍(别怀疑,两地的大猛一不仅有,而且比你想像和传说中的要多)。他不挑人,来者不拒,简直就是黄金锁骨菩萨,“再妖再丑再奇葩的一他都要”(朋友原话,我没有感情色彩,不搞无端攻击)。

炮归炮,也是有原则。那小孩常在河边走,步步走心,他在校外租了公寓但从不带人回家,都是去开房或者去别人的地,套和油也是自己准备。他怕别人的套有洞这种顾虑就不说了,他还怕遇到报复社会的不良一,可能把含病毒的精液放进油里,所以他坚持不用rush不嗑药,对那些产品的危害非常清晰。总之,浪归浪,全靠天然浪。

年轻嘛,大概想着趁体力够的时候纵性享“受”,体力不是存款,存不到老了再消费,过期就作废。我猜的,他跟我没关系啊,不用问我怎么看。我又不是写专栏的,好为厨师,爱熬鸡汤给别人喝,教别人怎么做。

我认识过一个炮友,他的性经验虽说还不够写本书,但傲视多数人的水平还是有的。他长得有点姿色,身材很好,两坨包子胸肌,六块巧克力腹肌,看起来就很好吃很好操的样子,床上的艺名叫小泉。看到这里你肯定会打断我并表示怀疑:条件这么好会跟你约炮?吹牛不犯罪吧。的确,这个炮友不是我经手的,他上的是我朋友,还让我朋友念念不忘了好久。倒不是因为他带我朋友触到了天[……]

点我看全部

现场直播的魅力

我朋友越聊越嗨,兴之所至还把床上细节都大方慷慨、绘声绘色地讲了出来。我们在座的全都目瞪口呆。像我这样害羞的人听得跟虾一样全身通红。因为太难为情,我一句话都没能记下来。[……]

点我看全部

有没有你知道而别人不知道的事

有个网民,算是一个网红(网络红人),为前妻写了一篇文,讲他失恋(离婚)这几百天的心路历程,每一段话,用天数开头,第几几天,怎样怎样。这大概是从日记演变出的写法。通篇悱恻不已。我没仔细看,我往下扫了几眼,后面很多人评论说看哭了。我的目光只是被中间几段抓住了。在第1xx天的时候,他提到在几个人中,无意识地选择了TA——失恋后认识的对他很好的人,写的时候用的“TA”。

这个网民,跟我几个朋友有直接关系,跟我没有。我很多年前写过一篇标题里含有“现场连线”四个字的文,真实地记录了他和我朋友之间的一些小事,他是没正面出场的主角,被我写在了那几个朋友的口述里。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办公室试探、滚床单、婚外炮——还不是情只是不投入感情的纯肉体炮。这些事比较琐碎,没有要拿来立反面评先进的意思,就不重复了。

我想说的是,用“TA”这个字,显得欲盖弥彰此地无银。字典里对于不确定性别的情况,用“他”即可,这里明显不属于这种情况。他不想用“他”,不想给读者带去困惑:诶你不是男的吗怎么会对“他”有感觉,同时又不想骗人说谎用“她”,就折衷“发明”了这种表达。所以,这其实是篇出柜文,虽然他老婆在婚前就知道他是同性恋了。

我有个朋友,算是一个网记,以前跟这位网红服侍过同一个老板。他见证了几年前我那篇“现场连线”文的诞生和发布。当时他读完马上就给我打了电话,特别激动,因为他第一次看到我写他身边人的故事,那种感觉,就像知道了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惊天秘密,见证了一段传奇秘史,强烈的参与感让他有种难以言说的激动和亢奋。他还把那篇文章发给他身边的几个迷恋网红的粉丝,结果粉丝并不领情,纷纷表示不信,说都是胡言乱语,不要中伤我们的男神。于是,我朋友就更骄傲了,经常流露出“众人皆醉我独醒你们就继续蠢吧”的傲娇感。他还说,原来他(指网红)也有脑残粉啊,你可千万别有,太丢人了。

婚变的消息经当事人自己发布出[……]

点我看全部

提到成都,你想到什么?

“欸,成都男人只要有点姿色,都是深柜基。”我朋友说。

“没有啊,”我是条件反射随口接了句,然后想了下,“你又有什么八卦?”

成都那边好看的不少,个个白净皮肤不错,长得又斯文,朋友的意思是很符合他的审美。还有,他说成都的警察怎么都那么帅,直接就能看尿了。

哪里都有好看的不好看的。我去过两次成都,2013年3月一次,去走亲,2014年1月一次,去访友。他们说春熙路上随处可见同性恋。我这种爱观察路人的,去春熙路走了一趟,没觉得到处都是。一方面,我的辨识功能已退化,一方面,活久了觉得没什么好猜的,要说像,只是看着像,不像只是看着不像,不去证实就没有意义。这种猜测是可能引人反感的。

“那你来成都发展事业啊,还能顺便把性生活也丰富了,两个文明一起抓。”我这样跟朋友建议。他之前不是没来过成都开展业务,路探过了,攒了一批客户,他说搞头还是有,不慌,有了钱才好办事。

他回去后开始积极联络身边潜在的投资人。钱到手的话,就可以去成都大干一场。这样说有点怪,听起来像别人出资给他嫖。

朋友说他的客户里,五个成都人,都在酒场上跟他表过白,所以给他造成了文章开头那种感觉。客户借酒吐真言也好,逢场作作戏也好,酒醒了也没怎样,该做的生意还照做。

有一个客户,没对朋友表过白,但端着酒杯吐过苦水,说他如何如何爱一个成都空少,那空少长得如何勾魂,身材如何动人,爱空少爱到梦里空少一出现,他必会遗的境界。那个空少呢,自恃条件好,追他的人从始发站登机口,排到目的地机场出口,所以整个人理所应当的高傲,不易上手,客户只有对着咽口水的份。

朋友一边认真听客户发(牢)骚,一边急客户之所急,用专业的服务精神分析了一下,得出结论:既然要做大客户维护,不如帮这个客人搞定那个空少吧,客户为了报答他,肯定会在生意上回报一番,嗯,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于是我朋友开始微勾搭(指通过微博和[……]

点我看全部

别人是这样玩微信红包的

春节期间,微信推出了一款红包游戏,很多人应该都用了。我今天当然不是要分析这个产品运作如何成功,那关我什么事,我要说的是我一个朋友,用红包直通春晚的事。

我那个朋友——叫他高老板好了——高老板之前想把生意,从他老家一带,发展到我老家一带,苦于打不进精品用户圈,迟迟没有敲开我这边的大门落地生根开枝散叶。相信我,这绝不是一个煤老板到处投资追求我的故事,他喜欢的对象都是“名媛脸”(没贬义),我只是名猿脸。

按他的话说,男同圈里有一批小婊子(高老板玩笑原话,日常用语,此处不反映三观,在方便读者理解这一点上,具有别的词很难替代的属性,所以用了,后文所有词用法雷同,不再注解),本来是他的目标消费群,不过呢,那群小婊子平时都藏着掖着,他们的朋友圈相对来说比较隐秘,这也是为什么微信产品面市后,他们马上把主要活动地盘,从微博转移到微信的原因。哦,怎么扯起别的了,接着说高老板的事。

最开始,基友们在朋友圈发牢骚说好无趣。你想啊,平时在一二线花花城市(作zuō)惯了的哥们、姐们,回到三四线,没有能在一起挤兑人或互相挤兑的基友,又不能跟叔婶妯娌家长里短,想约个炮放松身心改善生活吧,点开软件,别说挑个好看的,最近的都在十几公里外,不方便,还看不到对方真相,关了灯都不知道能不能下去口。真的会有种寂寞难耐,巴不得马上逃离丛林回到城市才算活着的感慨。哦,怎么扯起别的了,接着说高老板的事。

高老板建了个临时群,发了红包,这下可好,犹如午夜从房间窗外扔进来一个二踢腿,在床上就炸开了。他开始被拉进别人的群,群里在疯狂截图晒红包,虽然说的是“老娘抢半天才几块钱”,口气可全都是炫耀,引起姐妹暗中生妒。高老板一看,这个好,也在群里扔了个红包,这一扔,炸出了一条直通春晚的路。这里说的春晚,自然是指春情四射的夜晚。

扔个数额不大的小红包,就有那种在各种群晃悠的小婊子,立马把高老板拉进了一个上海[……]

点我看全部

赶路人

【一】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因为生活经历不同,在面对同一个结果的时候,心理不同,反应不同,决定不同,从而以后的状态也不同。我们可以用同一个标签来给人分成不同的群体,比如同性恋、残疾人、性工作者、流浪汉、下岗工人、重症患者……但一个群体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只带了一种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原本单一的情绪也会慢慢变化,从开始的大起大落被磨成一声叹息。

我今天想说的是身边感染了HIV的人。我不管媒体和别人如何认为他们悲情、绝望、苦难,也不管另一些人如何认为他们像健康人一样乐观、开朗,对生活充满希望。我了解的他们,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几个标签就能说完的一个鲜活的人。

【二】

我认识他是通过一个朋友。那个朋友不知道他感染了HIV。他告诉我,让我不要跟那个朋友说,他不想让朋友知道。我没问为什么,不说就不说呗。也没问他为什么要告诉我。

后来我观察了一下,猜测他有点喜欢那个朋友。我没去证实。

他是个有点内向的人。得知自己中枪后,消失了一段时间。我在他消失完回来重新和朋友来往时认识了他。对于消失的事,他轻描淡写提过一回,说和病友出去走了走。后来那个病友想不开自杀了。他还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恋爱,还不想死。

他不怎么跟大家交往,常常都是我们找他,五次他能出来聚个两三回。我问朋友,朋友说他之前差不多也这样,来往稍勤一点,没勤多少。大家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即使觉得他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可是谁没有那一面呢?

他跟我说不找对象,就这样一个人过,至于老了怎么办,他不去想,或者不敢想,或者想了没得到满意的答案。就像我一样,我会不找对象老了一个人过吗?那时候会生活不能自理吗?会去养老院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答案,我也一样迷茫。

他说也许在老之前,就先走了。老天爷如果还有点怜悯的话,说不定不让他变老。

【三】

这个感染了HIV的人,是单亲家庭长大的[……]

点我看全部

运气不好就遇到这种基佬

嗯,跟你汇报下这几年遇到的一些同性恋。没亮点,吐下槽,三言两语就说完,我懒得说多了。

这些人,我对他们第一印象不错,觉得可以真诚地多接触多了解,说不定突然动了心运气好在一起都有可能。

事实是,运气不好才他妈遇上这些人。

有个人看了我豆瓣,加了我聊天,表示喜欢我想跟我在一起。我觉得,异地,真的累,所以一开始有节制,只表现了好感。两个人聊了几个月,越聊越动心,我已经打算抽时间去他那里看一眼,如果确实感觉有了,过去工作也不是不可能。我以前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生活过好几年。一个人去哪儿不是去?既然想在一起总得有人干点实事不是吗?至于那些说为了感情换城市是傻逼的人,我就不呵呵了,那种人连别人不阳刚都要骂,能指望他们说人话?干他们屁事。

事情在我还没动身前就起了变化。他和前男友复合了。细节不多说了,嗯,运气差。

有个人在微博上加了好友,然后私聊,聊得很有火花,已经接近于谈恋爱的程度。聊之前,我已经默默关注他很久了,朋友的朋友,老是出现在可能认识的人那栏,名字有趣,经常点进去看,因为觉得太好看就没敢关注搭讪。聊了后发现他性格还不错。我们也在不同地方,不过见面是迟早的事。我是很认真对待他,关心他开不开心,比工作还上心。他呢,我觉得就是空虚寂寞冷,我刚好出现了,拿我当千斤顶,换胎的时候用一下。突然有一天就不找我说话了,我找他也不回,热度从100度直接降到0度以下,还说不计划太多反而能勇敢冒险。他的原话,我想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是歌词,好气又好笑,翻译成俗话就是随缘。说真话会死吗?真相是他爱上了别人,那人我也认识。后来,他们没在一起,现在,他找到了男朋友。

有个人在微博上加了好友,然后私聊,聊得很有火花,当然,是他一直在放火,我就在这边拿冷水浇啊浇的,我跟他说我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特别肯定地说没跑了就是我、真爱一定是我,老公老公叫得特起劲,恨不得马上脱光被我干,[……]

点我看全部

秘密

1.

“要喝点酒吗?”

“你点。”我无所谓喝什么。“……你前男友要回国了。”

文先生大概听成了疑问句,回我说不知道。

“他跟朋友说明年二月回。你说他会不会找你?”

“不会。他肯定还恨我。”

“都这么多年,应该不恨了。他不是一直在打听你过得怎样吗?”

文先生撇了下嘴。

“你真不打算告诉他那年为什么分手吗?”

“不重要啊!反正分开那么多年也不可能复合了。他知道又怎样,对我没影响,他可能会接受不了。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好了。”文先生喝了一大口。

我心里很重地叹了口气,没出声。感觉像快要打捞出水面的箱子,绑着的绳子断了而再度沉了底。这个问题我问过他很多次,每次都是这个答案。问之前我都会像第一次问他的时候充满期待。我也不知道期待什么。

他们的爱情故事已经是十年前的事。几年前刚听到的时候,我说我要写出来。

2.

文先生是我朋友,文先生不姓文。他前男友叫什么我没记住,聊天的时候都用前任来称呼。

文先生和前任认识的那天傍晚,文先生的表哥开车载他去吃饭。路很堵,堵得表哥很烦躁没看路,不小心把前面的车屁股顶了。被顶的车上也坐着两个男人,跟文先生的年纪、身材、打扮都差不多。还好车屁股伤不重,轻微擦伤,车主态度温和,没有咄咄逼人。表哥和那位司机留了电话后,匆匆分开了。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一开始的情节比电视剧还电视剧。因为要处理撞车的事,几次联络下来,两人撞出了荷尔蒙反应,那位司机成了表哥的男朋友。他们在一起没多久,两人就有心要撮合文先生与前任,约会时经常把文先生和前任叫到一起。前任就是被撞那辆车上的乘客。

文先生和前任没有马上在一起,这跟表哥的期望有点出入。不过见面聊天的次数多了,两人还是互有好感。那一次撞车就这样撞出了两段火花,一段像火箭,一段像氢气球。

这是相遇。促成他们在一起的,是另外一次撞击[……]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