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车

之前刷到一个网友,越看越像我高中时期喜欢的那个同班直男何叉叉。给几个高中同学看过照片,都说像,是好看版的何叉叉。有的已经想不起何叉叉长什么样,看了这个人的照片,又想起来了,眉眼之间神似。

那段时间我有点恍惚走神。一方面觉得自己还喜欢何叉叉,余情未了,可能是因为当初留下了没吃到嘴里的遗憾,如果吃过了,或许早没念想了。一方面又觉得我并不是还喜欢何叉叉,何叉叉早就胖成了一百六,我可能只是觉得这个网友更像当年的何叉叉,年轻、阳光、活力,所以自然而然很顺滑地将记忆里那段感情承接了过去,网友充当了一个投影仪,投射出我对那段暗恋的感觉的回味,换成任何一个像何叉叉的人都可以。

还有第三个可能,我就是喜欢这个网友,我很吃这个长相,喜欢的口味没变。

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复杂,可能是A,可能是B,可能ABC都有,此消彼长,纠缠不清。幸好我并不需要真的搞懂到底属于哪一种,就像我并不需要搞清楚我为什么想吃西红柿炒蛋,如果我想吃,去吃就够了,不用在乎为什么。

我十几年来遇到第一个长得像何叉叉的人。如果是陌生人也就罢了,偏偏这个人在社交软件上还跟我匹配了,不仅匹配了,还很快见了面,不光见了面,还有了亲密互动和边缘性行为,还不止一次。

好看度满分十分,我能给他打九分。我的打分原则是:给操十分,不给操零分。好不好看的标准就是这么主观,还有现实。

我也非常清楚,好看的他不会跟我回家。不用问。

我也不存在十分沮丧或失落的情绪,一点点,不多。我自己也没有做好能恋爱的准备。当然,这是事实,也可以说是个借口,有没有准备对恋爱这件事而言,不重要,或者说没那么重要。

上次跟某个有好感的弟弟吃饭,吃到一半他突然伸手过来,用纸巾擦我嘴角。事先他也没打招呼让我别动,就那么自然又突然地伸过来。我等他收回手就脸红了,感觉心跳似乎都漏跳了一拍。人生第一次在餐厅这种公开场合被大胆直接又轻描淡写地宠了一下,大概能理解别人说的恋爱的美好,就是靠这样一个一个小动作填满。

我还记得跟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天临时约了见面,我下了班就匆匆赶去附近那家麦当劳门口。天已经黑了,城市的高楼的灯像萤火虫一样飘散在半空。他跟我差不多高,见到之后两个人都在笑,他对着我笑,我对着他笑。后来的记忆里,再想到这个又甜又暖的场景,酸得却想哭。生活不像电视剧有背景音乐,它只有无声的无奈和难言的沉默。

上次跟朋友和他对象一起吃饭,边吃边聊到健康问题,我随口叮嘱了朋友几句,他对象就在旁边接话:“你好好说说他,我说他不听。”可真像是老夫老妻的话。他对象在我这儿的印象就非常深刻了。

朋友后来说他俩这几天因为一些问题没解决,气氛有点别扭。吃饭的时候我没注意到。我比较怕在恋人关系里遇到这种情况,因为我如果有一点不愉快,那我谁也不想见。

习惯了一个人解决消化所有好的不好的,就会觉得迁就别人是给自己找麻烦。只想迁就自己,也不想让别人迁就我,别人对我的迁就都会成为一种负担,总需要偿还。

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原本想去的那一站,跟别人的都不一样。所以只有在同行的那一点时间拿来相处。路远反而能相处久些。有的人愿意为了在路上遇到的人改变自己的目的地,有的人一起下车,却是各奔东西,更多的人,不想长途旅行,长时间只有一个同伴太乏味,所以等不了到站就下车了,迫不及待要到处看风景,反正还有下一趟车,下下趟车,还有别的线路的车。可以选择的车太多了,似乎随便搭哪一趟,最后都能去到想去的地方。

是这样,又不是这样。

不过世人搭什么车,我从来不操心。我想看喜欢的人上了什么车,最后停在哪里。比我自己的车停哪里还要关心。

我修了个停车场,不收停车费,欢迎你光临。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2 thoughts on “搭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