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聊

我在客厅里写稿子,不是这篇,是替一家地产服务平台写篇借势热门剧的公众号文,主题、大纲、内容都定好了,要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剧中角色,最后打广告。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写归写,写完我还是会去提醒贵司工作人员,以后老老实实写自己领域的专业文或者鸡汤文就得了,不要妄图跨领域,从自认为专业的角度对别的领域指点,人的心理、行为复杂得很,有时你连自己都不够了解,谈何了解角色,分析角色心理。外行人选择的角度,很危险,很容易笑掉别人假牙的。个人公众号可以随便胡扯,品牌还是行行好有点自知之明吧。

空调呼呼地吹着气。朋友跟他的前任躺床上已经一个小时,窸窸窣窣聊着天,听不清,没停过。想去问问他们口渴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们多少年没见了,我想,有什么话不能躺下来打完一炮再说吗?

把我的想法发了条朋友圈。在床上聊着天的朋友还跑来留言,说已经性冷淡了。

我不置可否,当我那么好骗。他自己也心虚,一会儿就把这条评论删了。

几年前有个开朗的同事,离职后网上闲聊,忘了聊什么话题,聊到了她的性格。她说之前她其实有一年多特别自闭,看谁都烦,拒绝跟任何人交流,包括家人,发展到后来,失去语言能力了,说不出话,张嘴就不停流口水。去看医生,吃了很多药,慢慢好起来。别看她现在这么热情外向大喇喇,那段日子一直像噩梦,甩不掉,想起就后怕。她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她最后说,你可别变成这样子啊,不过你应该不会的,看你总是那么高兴。

我此时有点羡慕有那么多话可以聊的人,一个谈天一个笑,聊一整夜也不想睡不会累的人。聊这些年发生的事遇见的人,聊看过的书和电视电影,聊愚蠢的网民,聊共同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的八卦。

我没有能这样聊一夜的对象。年轻时没有,年老也没有。别误以为我把可以说的话都已经写下来了,能说的就少了。但其实很多事都没写,可以写,结果没写。连写都没写,更找不到人说了。写是不需要对象的,比说话容易很多。

有的人,我们还没有无话不说,就已经到了无话可说。我想说,你却不想听了,你我只剩沉默,比宇宙还安静的沉默。

隔壁没了声音,大概睡着了,也没有亲吻的声音。不敢去看他们睡着了会突然抱在一起,或者有没有在被子下面手牵手。朋友是文艺青年,他适合干勾勾脚趾扯扯小指的事,我是肉欲中年,要我跟前任躺一张床上,一定会抓紧时间搞点什么,搞不出人命也得搞出动静。

想想,聊一两个小时也就还好,我当年可是接吻吻过一两个小时的人呢。算我赢好了。

有人问,吻这么久不会窒息吗?真的假的?

谁他妈接吻同时用嘴和鼻啊!

写到这儿,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我。那时候一件很小的事,别人的一句话,都能让我像现在这样,东拉西扯,写下一千个无聊的字。几乎每天,好闲啊,热情好似用不完。

热得快的人信不得哟,给你烫个泡,他自己倒变成水蒸气,飞快消失了。



“有聊”的3个回复

  1. 现在想法和话放在心里,写不写,说不说,好像也没差。成年的设定?shut the fuck up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