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是当代人的虚荣心

我对陌生网络关系的洁癖越来越重。只有面对对我温和的人,才会内心柔软而舒坦。

一个人的温柔,是多让人舒服的特质。往温柔上一躺,什么脾气都没了,没营养的废话能说好多。

喜欢经常清理各软件的好友列表。每个软件叫法不同,意思差不多。跟我在软件上聊过,隔太长时间没聊又明显聊不下去的,态度冷淡的,或者我发了消息对方已读不回,我就想删掉好友解除关系。先取消关注,然后把对方加入黑名单,接着再移出黑名单,这样大家都有面子,谁也不欠。

有的人性格被动,但跟他聊天不费劲,他是真被动,不是不动,你打过去的球,他会回过来,有时还能回个好球。而很多“假被动”的人,实际情况是三不:不那么感冒不那么喜欢不那么耐烦。你朝他扔块石子,咚一下几圈水纹就没了,不会有河神出来问是不是你掉的金石头银石头。但他遇到他喜欢的,比泰迪还主动热情。有句鸡汤怎么形容的,忘了,你补充。

社会人心知肚明的社交定理。真被动和假被动的区别也在这里。

我不是高冷摆架子很难聊天的人。反而很多人比我难聊,可能一句话不顺耳就不高兴不回了,莫名其妙的。世上大概只有吴彦祖彭于晏能对他骂脏话,而且他听了还不会生气。

完全陌生的关系,算不上好友,那就回到谁也不认识谁的时候,多好。

设想有款软件,两个人随机相遇开始瞎聊,聊足多少小时或者多少字,才能互留联系方式。聊不够就随聊随走,随时结束,互不关注,不产生任何联系。以后大家嘴上都说不认识,没见过。

之前有个豆瓣红人在微信上敲我,问可不可以在父亲节当天发条朋友圈推广告。我说没问题。临走前,他问我有多少好友,他登记一下。我翻了翻,五百出头。父亲节到了,他没出现,没跟我提打广告的事儿了。要不黄了,要不就是嫌弃我好友数少,没个几千好友都没资格接广告。

我还嫌好友多,之后删了一百多。删得很爽,跟大扫除扔了很多废物一样轻松清爽。已经删掉我的,我发消息不回的,朋友圈从不点赞评论以后也不会互动聊天的,都删。有三种情况任意一种的,即使对方是吴彦祖彭于晏,即使跟我睡过觉,我也照删。我是很没原则的人。

长得好看的要加我微信,我第一反应会是:要么假照片要么微商。

后来有几个删掉的还来找我说话。回头找我聊天的我都加回来了,再也不删了,他们不知道这事。我欠他们一顿饭或者一顿觉。我关掉了加好友需要验证的功能,所以加过我好友的都能给我发消息,不管我有没有删他,也不会提示他已经不是我好友。这个功能太好了,免了好多尴尬。

设想有款软件,不统计你加了多少人,不统计多少人关注了你。看不到转发评论数,看不到点赞阅读数,连自己发布了多少内容也不统计。

想玩。

数字已经成为当代人的虚荣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