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后炮

那些刺耳的道理机智的话语,那些欲擒故纵的招数以退为进的把戏,那些故作的大方表演的痴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应用如何处理,在没有道理的爱情里,手握再好的道理也难免处处碰壁。[……]

点我看全部

当贱人

当个贱人有什么不好,删人不是大事,世上本就有很多贱人,互删的人多了,也就没有了贱人。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贱,留下的将是更简洁、亲密的人间。[……]

点我看全部

眼睛

群体与个体之间的矛盾对立,在我这里很不科学地共存。就像我讨厌人类,但我依然喜欢身边的那些人,好像他们非人类似的。有一天假如人类真的灭亡了,我不会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像被牵连的鸟,飞不出,也无法落脚。[……]

点我看全部

空了

出了这个门,外面所有的地方都不如这些地方安宁,也许外面的更舒服,但这里有更多的满足感,安全感,归属感,在外面总过得小心翼翼。得到的拥有的才是最好的,跟人一样。[……]

点我看全部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他可以过得很自由而不迎合,很随性而不造作,没有拘束,不被捆绑,做出自己内心认可、喜欢的选择,这些我很喜欢的感觉和渴望的生活方式,我希望他能得到,并伴随他的整个人生。[……]

点我看全部

信任不是无条件的

两个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从来就不是、也不会凭空产生,它需要时间、精力甚至是物质成本,需要适当的了解做背书,需要一定的付出去打底。不想同等付出就要对方无条件信任,想想看是不是很过分。[……]

点我看全部

这些年来

挚爱在身边,人生也就短短几十年,挚爱不在了,日子就长得望不到头。
像我这种未曾尝过蜜糖,未曾有过同甘共苦的人,孤独不过是闲来开窗后落在桌面的灰尘,哼哼几声,吹一下就没了,而对于曾经患难与共,后来生离死别的人来说,寂寞就像附骨之疽,一点点啃噬掉生活的意志。[……]

点我看全部

你的16岁,我的19岁,注定掉眼泪

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这样孤独又渴望爱的小同性恋,怎样才算是健康的爱与被爱,年幼无知、毫无经验又充满对爱的迫切渴求的时候,总把别人的欲望当成爱和抚慰,把泡沫当成感情生活,才会纵容别人对自己的伤害。[……]

点我看全部

后来他真的加回来了

写完这篇,把喜欢的人像山一样翻过去,做个了结。我这样完美地设想。事实上有很大的可能是写完了还是翻不过去,断不了,跟之前一样喜欢,因为下笔太重,后面连着几页都有深浅不一的字印。[……]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