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h, be humble.

没发工资,有点气,想挑刺,想抬杠,想人身攻击。

等我去找篇靶子。

找到了。几个月前看过的一篇豆瓣文《请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一月中旬,彩虹合唱团出了首《春节自救手册》。紧接着,豆瓣有个号,写了篇回应文,就是这篇《请》,两万多喜欢,三千多推荐,上了豆瓣官方精选。

看标题就很烂,跟一些韩剧名字一样,不知所云。

全篇大泼鸡汤。只有开头三句值得看:“被彩虹合唱团的视频刷屏。大家都喊大快人心。唯独我没有共鸣。”

接下来写了作者的家庭生活经历。

最后结论是:“团圆是那么的艰难。少一个人就不叫团圆。而别离是那么的轻易。一个offer就是他乡。一场病就是永远的别离。”

朋友圈有人把这段当好句好段,摘抄出来,加了个批注:看哭。我觉得,这位应该是看景甜的每个角色都能看哭的厉害人物。

发现了没,一个标点只会用句号的,写出来的必定是网络垃圾。真理。

彩虹合唱团的这首东西,谈不上好。新瓶装旧酒,装得还很丑。同个主题,前年做套海报,去年上个H5,今年写首歌,明年出个VR,什么形式火就用啥,都会刷屏。这些内容,说好听点是人群洞察,难听点其实就是普通群众的月经,在特定时间,特定场合,群众需要这样的东西发泄情绪,跟月经一样天生自带红属性。

至于那个团长红了后出来聊成功经验,只想送他一句Kendrick Lamar的话:Bitch, be humble, sit down.

内行人觉得无聊,外行人只图热闹。你问问看,现在有谁能唱出其中哪怕一句。

做广告的就指望这些,诓金主钱,制造嗨屏盛世假象。

广告人应该庆幸群众还吃这一套。要不然给你几个大脑都不够用。你能想出多少惊世骇俗的绝妙创意吸引眼球?群众口味太刁的话,广告人的KPI会超级难看。嫖客嗨点太高,性工作者忙活半天还捅不到G点,双方都会想骂“你到底行不行”。

不细说,细说得打好多字。说回鸡汤文《请》。

文章说美国人很尊重隐私,只会假客套,不会真关心。国内亲戚都是真关心,除了那些话题,没有共同语言来表达关心。所以要珍惜。看到这里我惊了,尊重隐私不是应该广而学之的吗?是真关心还是没话找话,大家分不清吗?

文章说想让时光倒流。想跟赌气的小女孩,也就是小时候的自己说,不要嫌东西难吃,将来会吃到难吃一百倍的东西。看到这里我惊了,我也想让时光倒流,然后用难吃的食物狂塞赌气小女孩的嘴,长大了她就不会写这篇恶心的东西。

文章说不要跟堂哥、大姐夫、三姑六姨、外婆闹脾气。哪怕他们在你小时候欺负你取笑你,他们会老会比你先死。这番话放在别的时候,不会有什么气味,但在这个时候拿个人经历反驳群体话题,体现独树一帜,除了自曝理解力和眼界低,还像馊掉的鸡汤一样散发臭气。

文章说不要讨厌亲戚。他们话难听,但没有恶意。离开家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恶意。这种圣母心,在那种苦口婆心对受家暴的人说父母老公是为你好的街坊大妈身上,都能找到。大家吐下槽怎么了,也没恶意啊,也没人真的会在团圆桌上反问亲戚赚了多少钱性生活是否和谐啊。难听的话就得忍吗,为什么只让年轻人忍,而不让说话的人注意,学会更好表达情感?年轻人忍到老一辈先死完了,恩怨就消散问题就解决了,不是吧?

文章说有一天不再有人问你的工作学习,问你有没有男友要不要相亲。看到这里我他妈忍不住笑了,没人问这些我就要哭?问这些的,真的都是实在的关心吗?真关心我的人,想跟我聊的多了去了。

文章说这么多,会跟过去的亲戚、自己和解吗,我不见得。作者只是写着写着就感动了自己,她教诲世人要大爱无疆,跟邪教似的,教人要学会原谅过去,原谅伤害,因为他们都是为自己好,这不是爱,是蠢是贱。

这种鸡汤,吃下去的人是真有本事。我不行,我闻着都反胃。

不知道明星文章会不会搜到这篇,手指匆匆一滑一个暴跳如雷,我他妈啥时候这么说过!

短信提醒,工资到账。点开一看,妈的只有3000块,顿时更气了,鼠标移回去多加了几个反问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