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不放你走

在这个别人大喜的日子里,老板找我私聊。我以为要部署全新的工作任务,还带了小本本准备做点笔记练练字。

我还没把门关上,老板就直截了当地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一般人听到这句话,估计括约肌会跟着小心肝条件反射地收缩一下,以为老板要大剪刀裁人了。接下来老板就会说,这几天你就把手头的事交接一下早点回家别拖了有一种爱叫放手……

我一点不慌张。不是装的镇定,因为我之前就有了裁老板的计划。一旦心思活络,是我先说还是老板先说就不重要了,甚至希望老板先说(职场人懂的)。这种事我向来不好意思开口,脸皮薄,跟恋爱一样,如果想结束,肯定是对方先开口能让我轻松。不过我这种员工老板都舍不得裁。

炒老板的原因很简单,这份工作做得不是很开心。老板没有不好,同事没有不好,仅仅因为不开心。说出来有人不相信原因这么简单。我看起来难道不像匹洒脱不羁的野马吗?或许是别的事让我整个生活状态不对从而影响了工作情绪,或许早一点或是晚一点我会觉得这份工作干起来不错,我俩相逢时间不对,总而言之,好几个朋友都有意无意地察觉到我不比从前快乐了。

“换工作!”他们轻描淡写地说。他们当然有资格说得轻松,失业的是我,他们又不负责包养。我还不能对他们翻白眼,因为我真的在考虑辞职。他们比我稳重谨慎,让我骑驴找马,找到再下。我宁肯没找到马也要下。我又不是没光脚走路过。

现在的同事跟之前的同事是完全不同世界的族群。新同事混网络,而且混得风生水起,是红人,于是对红人圈里那些破事如数家珍,瞬间拉开了和我这种屌丝的档次。他们年纪小,喜欢土摇和农金。他们唱的歌我没听过,不过没关系,我唱的他们也没听过。尽管如此,大家相处还算愉快,毕竟日常生活不用对歌,何况我天性善良又随和。

这份工作是朋友介绍我去的。面试前老板朝我朋友要了我的叉叉主页,看完后对我朋友说不介意我的性取向。还问我会不会对他动手动脚。我朋友拍着D-CUP大胸说放心吧,你不是棒棒的菜,棒棒喜欢斯文书生气,不喜欢胖子。

老板似乎很惊讶这个答案,不甘心地说他很吃香,不少同志摸他吃他豆腐。我听了朋友的转述心想:老板真爱开玩笑。

事实正是如此。每次要表扬我工作做得好的时候,老板不谈加薪,只说给我介绍帅哥,不然就点名把某个同事借我一晚,任我使用。单位的男同事基本都被他卖过了。后来每逢有新同事要入职,前一天他都会跟我说:明天要来个帅哥,归你了。

结果第二天看到新同事的脸,我的三观顿时就倒塌了(虽然这样说对同事不礼貌,但他们确实帅得不明显)。如此几次,我就知道老板口中的“帅哥”一词完全没有含金量,就只是“我靠!我操!我去!”之类的口头禅。这成了办公室的一条真理,众人皆知,比如:老板说自己年轻时长得很精致,所有的人都是一喷而笑这个反应。

这一个月,工作表现突出,老板每次见到我都跟我说下个月涨工资。我只跟朋友谈起过要走的打算,我怕事先不跟朋友说一声就走人,对朋友的信誉有所影响。

我还琢磨着怎么跟老板说的时候,老板先找我了。他说听我朋友谈了,我这牙该补,缺一颗不好看,车也该学,花不了多少时间;问我办完这些事要多久,一个月够不够,他放我一个月带薪假,该办的事办完,回来还接着上;期间安排个私人助理,帮我分担一些杂事,主要工作我在家做。然后还扮起了人生导师,说人生短短几十年,生活靠自己掌握,快乐最要紧,他能理解面对父母以及父母本身的压力;离家太近也不自由,还是北京好,我们相逢也是缘分。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我没想到啊,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反击这些狠招,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是是是,好好好,劳你费心鸟。

我是真的很想辞职在家滚来滚去玩,也想到滚累了之后还得上班,我不是高帅富,家里没有吃不完的金山银山。

所以我现在也只能等那一个带薪月假的来临,然后一边办事一边玩,一边做打算。



“有一种爱叫不放你走”的13个回复

  1. 每天都快乐才是最大的奢侈啊~
    祝你每天都快乐吧,你老板挺逗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