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像梦中那样哀伤

图来自网络

上回喝酒的事还记得不?

你问我感情,不是我不想讲,有意瞒你,我只是觉得说来话长,很茫然。前几个月好像生活在一堆棉花里,找不到可以使力的地方站起来。我不可能假装喝多了。你让我演喝醉了一言不发,那我毫无压力,但要我演酒后吐真言,拿文艺腔去恶心人,就欺人太甚了。

那时候常想“感情的事就这样算了”,不再对对方有幻想有奢望,不去招惹和理睬他,就做曾经烫过、后来冷掉的路人。对对方来说,我是不出现就不存在的,是不存在也无所谓的,是视若无物而不是可有可无的。那么,难过和悲伤就不需要做戏。这样坦率的难过,会有一种自由、随意的感觉。那个“算了”的声音就像小时候写作文,犹豫、选择的时候心里会出现的那种声音,轻声的,反复的,甚至是怯弱的。

那些“就这样算了”的事,后来都没跟谁提了。自己不想讲,也害怕讲,因为不想去评价对方。有埋怨、责怪,藏起来,以后再写成故事,也许永远不会写出来,不会让他知道。说出来我会难为情。我脸皮很薄。

关心的朋友问我好没好,让我去看心理医生,怕我病到无药可医。

我自我感觉不差,没那么严重。我偏好一个人挨过风浪,微风细雨也好,狂风巨浪也好。因为总会有人会觉得你小题大做从而冷嘲热讽,我不想看到这么碍眼的东西。我不擅长也不热爱表达,从不会找朋友出来喝到大醉一吐为快。当我一个人难过的时候,躺着、坐着、站着、走着,心中的味道是热的,没有流出来的眼泪是热的,血是热的,情绪和想法是热的,我会有种安全的感觉。

我安慰自己的话,比别人说的要温暖动听多了。

以前会每天晚上都梦见同一张脸,一段时间后不会了,变成在特别的情况下才会梦见,就是当我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的夜晚,即使是自己的家,因为一年没睡过那张床,躺上去就梦见了那张脸。还有,去朋友家借宿的时候,梦见他对我说了一句话,然后我哭了,梦里没哭,梦外哭了,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有眼泪滚出眼角,顺着太阳穴往下流,听见它滴在枕头上的声音。我想让自己从半梦半醒之间醒过来,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成功。那样的感觉很奇妙,明明还痛还难过,却又像是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发生的一切都不再和自己有关系。

醒来之后会摸到泪的痕迹,但终归是不再像梦中那样哀伤。



“不再像梦中那样哀伤”的4个回复

  1. 我自己觉得一个人自己安慰自己更容易沉溺在情感中,如果安慰是指从难过中恢复过来的话,这可能不是很有用,至少我的意志没那么坚定,很容易就与“恢复”这个初衷相左了。朋友却是另一个人,安慰的话说得再不好,他也是另一个生命体,不管骂你逗你开导你都比你自己更像一团火,更容易让自己走出来。要重新开始,有人相信一个新的环境,觉得另外一个城市街道上的阳光都比这里要灿烂。有人可能觉得哪里都一样,想到另外一个城市也是一样乏味的灰扑扑,那就去相信一个人,或一份工作。新朋友、新地方、新工作,反正是忘了最重要,移情别恋最重要。

  2. 如果想聊天的时候,不要想着会拖累或显得矫情,真正的朋友间不需要顾忌,正是结伴同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