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富美的婚礼上想到的

我第一次以独立成年人的身份,一个人去参加婚礼,我的朋友的婚礼。

朋友是少数民族新娘。她穿着蓬松的白婚纱,漂亮的脸上画着精致的新娘妆,比平时更像女教官。她和新郎并肩站在离我两张圆桌远的台上,新郎比我想象中要黑。现场挺庄重,专业拍照的同事也放下了相机。我听不懂少数民族语言,但我盯着朋友的背影,很突然就飙泪了。

我没想过会在别人的婚礼上掉泪,以为自己不会,哪怕是在同志婚礼上。不知道是高估还是低看了自己。眼睛破了个洞,水直往外流。旁边同事问我是不是看了很想结婚。我摇头说不是。我这种不羁的浪子怎么会想结婚!不过我确实表现得太超过,比丈母娘还像嫁女儿——丈母娘只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比前男友还像真爱——不知道有没有前男友在场。

我和朋友是在著名小清新约炮网认识的。那时候网站跟我们一样小清新,后来才被“有网的地方就有炮”这个定理影响,发展成约炮网。她是网站红人,有一篇广为传唱的最炫民族文——把爱射给我。作为一个基友我看着都脸红红,心想这姑娘不简单,爽快,霸气,比好多男人都MAN。这大概是我见过的第一篇红文,光是标题就重塑了我的三观,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做一了。

当时我纳闷她为什么关注我。我不红也不绿,没露脸没露肌,还没开什么“被蓝翔开除后自学报复社会”相册。我的个人主页更是基味四射,没人会认为这是高帅富直男的页面。一个白富美干嘛关注我呢?难道是聊天的时候刷一下打开我主页,跟她朋友说:“来,我给你看什么叫傻逼。”这样举例方便又直观。我有时就会收藏一些页面,作为某种典型拿来示众,这招粗暴但是很有效。

认识后我俩起初没搭话,不知道聊什么。总不可能学别的基友,一上来就问你好、情况、照片、找什么。聊天气、工作、理想?这种时候聊这些会变得智商很低,还不如直接拉黑。只能偶尔看她更新了什么新日记,用她的故事讲了什么人生道理,像个脑残粉一样找机会去“支持”“顶”“赞”之类。除了写字指点迷津,她还开了淘宝,上了新货我就去下面留个言。她卖的都是女士用品,我不是伪娘,用不上,所以我就在下面狂吼好看好看,反正吼得再起劲也不用我买。

后来加了扣扣。记得一开始我很活泼,活泼到幼稚。后来蹦跶累了,静了下来。她开始跟我吐槽,跟我倾述。我知道,我与生俱来的知心气场开始发挥作用,开始从半生不熟到七分熟。当她开始跟我发一些漫不经心的牢骚,讲她的男朋友她的心路历程,我俩就跳过了炮友直接发展成知心爱人,彼此都保存着那份爱不管风雨再不再来……

聊了很长时间,一直没约出来见面。重点是我俩就住在一个小区。两个人都说,有空就出来喝喝酒散散步谈谈心,结果一次也没出来碰过。她有稳定的恋情,我想形婚都完全没机会,我的习惯是尽量不约非单身人士。她忙着当她的淘宝性感老板娘,也没空出门。

直到有一天她说她快搬走了。在很远的地方买了婚房。于是我俩迅速达成共识,一定要在走之前见一面。她的见一面意思就是喝酒。

有一天机会来了。我来了个外地朋友,在小区附近开了房唱歌,我打电话叫她出来和我们喝,她答应了来,结果从八点一直到午夜十二点还没出现。就在我以为她会放我鸽子的时候,她姗姗而来。一进门就跟我们每人喝了一杯。那晚上我贡献出两个朋友,让她左拥右抱随便摸。女人啊,还是应该多跟基友混,她说这辈子第一次有了女王的感觉,可惜的是他妈的不能用。散场后男人都去了男人的家,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回自己家。夜场有多疯狂,夜晚就有多失落。

我以为她搬走后,我们一年见面顶多两三次,哪怕我们都会说要常联系。没想到,后来我俩会成为同事,一起上街、上接客帝看男人,一起讨论基友话题吐槽八卦,一起解剖棘手的生活。她给我介绍工作那段时间,我特别没有精神,很不想工作,原计划辞职后懒散地堕落一阵,但因为是她的介绍,还是急匆匆硬接下来。她说忙起来就没时间潦倒了。事实证明依旧潦倒。我跟她讲那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烦心事,没希望能得到安慰,只为了讲,因为不能写,而且她都懂。她也给我讲她的担忧,她遇到的问题。相比之下,我的问题是一时的,甚至不用我做什么,迟早会淡去,可是她的问题,靠她一个人努力未必能解决。

她一路走到这里,今天披着婚纱站在另一个男人身边,我觉得特别不容易,比我难很多,这就是我的泪点。有别的姑娘也在抹眼睛擦眼泪,大概是觉得这场面很感动。我很想跟新郎说对姑娘好点,但没有立场。我很想在她过来干杯的时候,抱她一下,大哭着祝她幸福,但这么戏剧化的矫情戏我演不出。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不知道她的未来,我只希望她的人生道路,能越来越平坦,越走越轻松,不用再背负喘不过气的重担,不用再什么问题都是她一个人力不从心地面对,要她独自想办法解决。假如这是一个坎,翻过去不会遇到坑。到最后,我们那些跟生活有关的难题,都会得到妥善安置和解决,不是吗?



“在白富美的婚礼上想到的”的11个回复

  1. 把爱射给我。。。。。
    这篇强文够霸道,咱没看完就拜倒了
    这姑娘到底在哪里?我想要个签名当人生励志片

  2. 参加朋友的婚礼,总是特别唏嘘。感叹人生进了下一个阶段。哦呀!你做一了。

  3. 有十几年没参加过正式的婚礼,上一次似乎我还小学。总觉得能找到一个气场相投又有信心彼此共度一生的人太难得,好像之前的那么多坎坷孤独都是为了遇见这个人,无论多久,也愿意等。无论多难,也愿意等。不会对生活失去信心,因为一切总会好起来,这不是虚无缥缈的空话吧。我有无数缺点不足,但我想遇到那个我愿意为他改变的人,那个让我变得更好的人。
    中午好

  4. 我說這個『噓』怎麽這麽眼熟、、原來是你的站、
    婚禮這東西我一向是能避則避,一來那些父輩的親戚是真心不熟、二來婚禮上總是不可避免的會問到你的婚姻打算,可能還會打算做媒咧。然後又回到一的問題上:『我跟你真心不熟啊,你是操的哪門子心』。
    這輩子我想要參加他婚禮給他祝福的人,現在看來一隻手就能數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