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那点事

图转自网络

一直不待见新浪。跟政治无关,单纯觉得那是一个我不喜欢也无法融入的空间,上面有很多千奇百怪的人物。说好听点是这样,难听点就不说了,反正说出来难听。我对大千万象倒是不会很愤然,毕竟这些年见到的听到的闻到的屎啊尿啊屁啊也够多,我的接受尺度变得够大,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什么的都通通淡然瞟过,对一些不常见的“怪象”不再刻薄评价,因为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好大惊小怪的。

如果真要说的话就是上面想红的各种产品太多。不过网上哪个地方不是这样?只是新浪这个平台相对而言比较大一点,千方百计想挤上台的也多一点。

新浪博客和微博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去注册了,但是一直扔那儿没用,顶多放上这边的地址当做做个免费广告,反正新浪也不收我钱。没用就是纯因为不喜欢。那你可能要说了,既然不喜欢干吗还注册?这不是蛋疼吗?我有时候就是贱兮兮,不喜欢也要占个坑,总想着日后可能会用得上。就像以前当学生的时候,每逢放假总要装几本书在行李里,想着回家会看,其实最后总是怎么带回去也就怎么带回来,莫说翻看,甚至都没从包里面拿出来过。

总之多数新鲜事物我都乐于去尝一口,很多也就是尝一口,很多地方都有我的注册号,用户名基本一样,注册成功当时登录一次,之后就基本石沉大海再也冒不出一个泡,成为装死用户。像我这样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用户肯定被各大网站讨厌死了吧!

微博也如此。注册之后我就没再登上去瞅一眼,因为我收藏夹里没有,还得通过各种链接点过去。我懒得点,也没那么多话好说——谁他妈在乎一个不是明星的路人的私生活以及是死是活,明星放的屁都是香飘万里,大群人争先恐后抢着闻。

尽管身边越来越多的人问我有没有微博,我都说没有。刚开始只是被问到玩不玩,在得到我否定回答后就不再有下文。后来发展到听说我不玩,纷纷表示难以置信,说我这么潮的人居然不玩微博,或者说那么好玩的东西居然不被我玩,都催我赶紧注册一个加他们。为了满足他们当明星收粉丝的梦想,我就重新拾起了号码,被微博了一把。反正注册名和密码就那么几个,试几下就登录成功,粉了几个熟人。

其中有一个朋友,就是当初非要逼我开通并粉他那位,非常痴迷微博,以及其他类微博的玩意儿,比如街旁。说实话,我对街旁的厌恶比新浪有过之而无不及。确切地说,我是厌恶那种连回到家拉个屎起个床也要跑网上签个到汇个报的频繁刷屏的玩家,往往一整屏都是某某在哪里哪里——谁他妈在乎你在家里拉屎伸懒腰啊,每天换不同的床和厕所签到尚且有看头,都在自己家还那么爱现,你当你住的是皇宫白宫还是子宫啊,真把自己当明星当凤姐了。

扯远了点。话说春节,朋友们打麻将。其中那位微博狂朋友双手玩着牌还嫌不够忙,还要把玩他的爱机,右手拿牌左手就拿机,舍不得放。我琢磨着大概又在玩微博。于是就在旁边连着电脑爬上去瞅了几眼,一边瞅他发言一边指点别人,因为某人不太会玩,我就在旁边偶尔提点。有一盘,朋友要打五万,我死活不让他打出去,我说很危险,要点炮。他没激烈反对,听信了我的忠言,宁可自己不听不胡也不打那张五万。最后东家放炮给西家,小胡。对家微波狂手上是大牌,清一色对对胡五万,没胡牌十分不甘心,把另外三家的牌都倒下来看。看到我这边手上捏着孤零零的一张万子五万居然不打,气得哭笑不得:“你怎么不打啊,拿着又没用,太精了,捏牌捏这么死!”

后来又有几局是这种情况,我死活不让朋友把微博狂要的牌打出去,宁可自己胡不了。朋友对我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说我料牌如神,对家要什么都算得快狠准。这个时候我淡定地揭开了其中玄机:“谁叫他自己手贱,把要胡什么牌都拍照传微博显摆。就这智商还想胡牌呢!”大家纷纷跑电脑边围观他的微博,发现他果然上传了很多牌面,都是听牌了没胡到。大家都笑岔气了。微博狂之前还觉得自己洋气,手机拍照能关掉快门声音,麻将微博两不误,这下一点气势都没了。



“微博那点事”的7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