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42含吻

含  吻

我跟胡先生和几位朋友坐在酒吧里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他把上次存的酒叫了出来。

大家刚吃完饭或许脑部有点缺氧,还没有动感状态,大家拿着自己的杯子干喝,没有猜拳没有游戏。音乐声音巨大,嘴巴咬着耳朵才能听清说的话。百无聊赖之后,人渐渐多了起来,舞曲也动感了起来,有朋友开始跳跳糖上身,按捺不住上台扭了起来,一边扭一边脱。喝酒的也开始喝开了,一边大声嚷一边到处找人干——杯。

我看到不远处有个人一直在朝我们这边看。起初我以为他只是不经意扫过这块区域,后来发现他是有目的性的——他的目光基本都落在我身边的胡先生身上。我用手肘碰了碰胡先生,把他从纷乱的战局里拉过神来。他显然有点过于亢奋,撇过头嬉皮笑脸地说:“咋了?要跳舞吗?”我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意思是我是那么骚情的人吗。我把他的头掰过来,朝着不明来路的那个男子,说:“那边那个男的看你好久了。”胡先生顺着我的指示往那边看过去,看了半天,跟我说看不太清,貌似不认识,管他的。于是跳过我跟旁边的人碰了下杯又喝开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那个一直对这边保持了很高关注度的男子端着酒杯款款走来。他绕过我径直走到胡先生旁边,拍了下胡先生的肩膀。胡先生转过头,头顶刚好在他下巴。胡先生一脸狐疑地仰视着面前的陌生人。只见陌生人微笑着开口了:“小胡,难得在酒吧看到你啊!这么久没见我都快认不出你了。刚才认了半天确定是你才过来的。”胡先生不愧是久经基场的老枪,没人看清他的动作,瞬间就撕出了一张同样灿烂的笑脸,还加了一点恍然大悟的表情在上面:“哦!是你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然后站起来赶紧碰了下对方手中的杯子,自己先喝。对方一看,也跟着喝。“你一个人来的吗?”胡先生侧身去拿酒。“我朋友在那边。”陌生男回头指了指他来的方向。两人又聊了几句,那个陌生人跟我们打过招呼,原路返回了。

我问胡先生是谁。胡先生说他也不知道,没想起来。他淡定地补了一句:估计是某个一夜情对象吧。我戏谑了他一句:人家穿上衣服你就认不出啦,该说你拔屌忘情呢还是闭肛忘意啊?他白了一眼:你新词汇真多。可能当时我喝醉了吧。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陌生人又过来了,身边带了一个人。“小胡,我朋友想认识你朋友,介绍一下呗。”说完他朝着我点了点头。我看了看旁边,没别人。胡先生把我拉过去点,说这是“××,网上又叫××××”。“啊,原来你就是××××啊!我……(此处省略几十字)”我有点脸红了,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呵呵干笑。陌生人带来的朋友也笑嘻嘻地看着我。“真有缘,没想到这样能认识。一定要喝一杯。”他也没经我们允许,很自觉地抓起酒瓶,灌满一杯又一杯,一共灌了三杯,端给他朋友和我,三个人碰了。胡先生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我在桌子下掐了他一把。“你们好好聊聊吧。”说完胡先生站起来走往桌子另一边加入战局。陌生人拉着他朋友坐下来,开始滔滔不绝。

“没想到你这么文静,跟想象中不一样。不要拘谨嘛。”

“抽烟吗?”他左掏右掏掏了一盒烟出来,抽出一支递过来。我说我不抽。

“可以要你的电话吗?”他摸出手机,等着我报数字,完全忽略了他带来的朋友。他朋友也不急,大概觉得朋友有了号码等于他也有了。

陌生人看我反应不热烈,开始跟我讲他和胡先生的认识过程。他说他们在一次KTV局上认识的,他觉得胡先生唱歌很好听,就留了号码,后来一起吃过饭。很久没联系了。

后来又聊了点别的,再后来两人又原路返回。陌生人问我不介意把号码给他朋友吧。我说不介意。

他们走之后我把陌生人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胡先生。胡先生倒是记起那人是谁了,不仅如此,他还很大方地爆了个猛料。他说之前对方约他出来吃饭,然后带他回家。胡先生懒得打车,就同意了。晚上对方要发生关系,胡先生没有感觉,不肯。磨蹭到半夜,对方说帮胡先生打出来好了。胡先生想着再拒绝有点儿不好意思,就默许。对方很卖力,但是不知为何胡先生就是上不来感觉,那双手始终不如自己的手顺,撸不到点子上,然而撸疼了。最后,他只好自己动手,让对方用嘴含住胸前那点不停舔舐才释放出来(我有意译处理,原话相当直白)。

说完这些,我才发现胡先生喝多了放开了。



“吻事42含吻”的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