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10空吻

空  吻
“你网恋过吗?”

“算有过吧。”

“什么时候?”

“年轻不懂事的时候。”

“怎么认识的?”

“就在同志网站认识的。”

“然后呢?”

“他当时在论坛还蛮红的,写了个真实经历的故事,很多人看。认识了之后他就经常给我打电话,每天晚上11点大家都睡了后打。电话在门口,我的床靠近门,我就把电话抱到床上整个被子盖住头悄悄打。我们上网都不方便,就打电话。他硬要找我谈恋爱,我死活不答应。两个人又不在同一个城市,怎么谈?我不可能去他那里,他也没可能过来。我的思想觉悟还没有高到光是精神就能满足我。我也不觉得异地恋有什么好谈的,都是自己在意淫。”

“那你跟他说了吗?”

“说了。他比我还倔,还是每天打电话来,也不提恋爱的事,就瞎聊。反正我也没事,又不用我掏电话费。有时候他耍无赖会叫一些很肉麻的称呼,我从来不理他。我总是在想,也许明天他就不会打过来了。”

“后来接电话习惯了就好上了?”

“有几天他没打电话过来,我也没想过打电话过去问怎么了。他始终是个可有可无的人,我们没见过面,没见过照片,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几天后的圣诞夜,他打电话过来,一听到我的声音就放声大哭。哭了半个小时,我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跟我说被警察抓了,还挨了一顿毒打,朋友凑齐了钱把他取出来。”

“被警察抓?为什么?”

“他跟我说他是坐台的少爷,被人举报了。”

“后来呢?”

“他怪我都不打电话给他,我含含糊糊地敷衍过去。细想一下确实,一方面我被动,一方面我对他也没上心。他大概觉得在我面前哭过了,我就是自己人了,开始明目张胆地叫宝贝叫老婆什么的。没事还在电话里面发出打啵儿的声音,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一次电话从11点打到第二天早上7点半,其实根本就没说几句话,都把电话放在旁边,电话里大片大片的沉默,偶尔说个一两句。更多时候我都拿着话筒管[……]

点我看全部

吻事9轻吻

轻  吻
整理行李的时候,翻出一张名片,看到上面的名字,还能清晰地回想起他的五官,以及他对我说话时的那些神情。

他是我朋友的朋友,朋友叫他大哥,我就跟着叫。

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英俊好看的男人。岁月带走了他的青春,在他脸上刻上了皱纹,却没有完全带走他的姿色。

他当过兵,以前是舞蹈演员,言谈举止中流露出那份刚毅和温柔。他跟我说港星某个天王也是。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听明星的八卦。没见过世面的我紧张,很惊讶地说:“不是吧?他很正常吧?”

他就笑着点了点我的鼻头,骂我小鬼,“你这样说就不对了,难道同性恋就不正常啦?”我顿时就尴尬了,然后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潜意识觉得同性恋不正常。

我站在门外走廊窗前,他从背后轻轻抱了抱我,我不自禁地抖了一下身子。他侧过脸,很轻很轻地亲吻了我的嘴角,好像我是个肥皂泡,他一用力就会戳破。然后他小心翼翼地说,你真是个可爱又乖巧的小孩,跟他儿子差不多。他说他儿子快跟我一样大了,就是不听他的话。他说这些的时候,眼神里有满足有慈爱,更多的是寂寞。

吃晚饭的时候,他喝了很多酒。朋友开始还劝他少喝点,他怎么也不肯,还要朋友陪他一起喝。他说他今儿高兴。

喝到要吐的时候,我扶他去洗手间。他紧紧抓住了我的手,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他终于醉倒了,一步也走不动了,躺下来跟我挤一张床。身旁的他发出醉酒后均匀而低缓的鼾声。我刚躺下,他醒了。

我不知道他的酒有没有醒。他开始说话,条理清晰又杂乱,像是已经憋了很久,净是哄人的甜言蜜语,借着酒劲肆无忌惮地说着空话。他说他喝那么多都是因为认识我很高兴,想留下来多陪陪我。还有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记得。他说:

“只要你说你爱我,我可以离婚,什么也不要,跟你在一起。”

我没有笑他,没有问他是不是真的能办到。我不是傻瓜,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醒来前是什么样子,醒来后还是什么样子。不过,那[……]

点我看全部

吻事8施吻

施  吻
我自己都有点吓到了,原来我比想象的要喜欢他,始料未及。

喜欢一个人,第一感觉是什么?幸福、兴奋、开心、骄傲……对我来说是惶恐,是害怕。

对方有没有、会不会喜欢自己,自己怎么也不知道?无非是不愿承认。

怕表白后被拒绝,怕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了,怕之后说话变得小心翼翼,怕再也没有可聊的话题,怕自己会无休无止地纠缠下去。

不能在一起,其实就没什么好怕的。

我当时很傻。不过没人会为这个生气,傻得不伤大雅。我带着一些忐忑和一些妄想,去找他拿一个结果。

我们逛街,见我的朋友,还去酒吧喝酒玩游戏。这些都没什么可说的。当时我太沉迷自己的世界了,后来想起来觉得有点丢人。

当我想到天亮就要说再见的时候,我转过头对他说:好好照顾自己,定时定量吃饭,别老熬夜。接着我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补充了一句:我会想你的。

他很认真地回答我:我也会想你的。

然后我瞬间就疲软了。

送完了朋友,本来想就这样再见了,没想到他问我去哪里玩。他没有要回家的意思,觉得这一晚应该多花点时间在一起玩过去,能有个地方坐坐都成。

我们去了以前去过的一家酒吧。因为是平安夜,所以到处都是狂欢的人群。我不爱闹,只是看别人疯。他跑到二楼,从上面对着我大喊:××!××!我往上抬头,看到他把一串气球使劲往我这边扔。我提心吊胆地看着气球往我这边飘,好像接不住就是一个巨大的遗憾。我接得很稳,生怕它不小心爆了。他兴奋地叫我往上抛给他。他玩得很开心。

后来人终于走光了,歌手退场了,表演结束了。我们坐下来安静聊天。朋友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在一起多般配。他说我就像一个完美的苹果,不论多完美,但他喜欢的是橘子。我什么话也没说。这些理由谁不知道啊?听起来像编的,却是真的;说的人觉得真,听起来很假。不过没有人能计较、能改变。

我轻轻拉起了他的手。这种机会以后再也不会有。[……]

点我看全部

吻事7贼吻

贼 吻
班上有女生会跑来跟我说她们今天在哪里看到了两个男生接吻,我一开始不信这种传闻,觉得她们并没有真正看到男生接吻,只是借位或者靠得太近引起的错觉之类,世风还不至于彪悍到这种境界。后来她们说的次数多了,我也开始动摇起来,心想可能的确有同志情侣忍不住在学校吻,毕竟总不能连接个吻也要去开房吧。不过这种好事怎么偏偏轮不到我,我才是最应该目睹这一切的人啊!

在没有成功捉到别的校园同志的奸情之前,我自己倒是先献身了。

我当时有个准备交往的对象。有个很大的难题在他身上——他身患重病。这个病不是一般的病,特棘手,不是药物能解决的。他有自我认知障碍,很不认同自己的同志性取向,认为那是变态是不正常的,他应该喜欢女人,所以他一直坚称自己是双性恋,喜欢女人的比例更多,占80%。他常常担心地问他身体里喜欢男人的部分会不会越来越多,他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变正常,去和女人结婚生子,肩负起一个社会人所应有的责任。

他是纯0,他自爆说他在床上就跟死木头一样,不会叫也不会动。

有天晚上很晚了,我跟他在校园里散步。和他并肩走一定要保持距离,他不喜欢男人跟他勾肩搭背,包括直男。走着走着,我俩拐进了学生宿舍背后一条很阴暗的小路里,因为我别有用心,趁天黑好办事。没有路灯,路两边都是树木,一片漆黑。走了一段,我停下来,站到他面前,凑过去吻他的嘴。他很怕被旁边宿舍里的人看见,一开始战战兢兢有点抗拒。我不上轻易放弃的人,又大胆尝试了几次后,他的态度软化了很多,毕竟很少有人能抗拒亲吻。他一边做贼心虚胆战心惊,一边张开嘴撅起唇迎接享受。头顶上方的宿舍里时不时传出一阵大的响动,当然不是针对我俩,但他特担惊受怕,一直怕被人发现然后报告给领导开除学籍,就算不被开除,也不能在学校抬头做人了。

我考虑到他的心情,稍微亲了几下就放过了他。

后来有一天中午,他让我陪他走走。依然选择了教学楼和宿舍背后的那[……]

点我看全部

吻事6玩吻

玩  吻
我一女性朋友单位有一个男同事,朋友一直在我耳边吹风,说他像同志,让我什么时候拨冗去她单位顺便验下货。据说他成天穿西服打领带,但掩藏不住不经意流露出的那股gay气。有时是一个小动作,有时是一个鬼祟的表情。没接触过基友的人发觉不了其中的奥秘,有经验的人就一眼望穿,越看越笑而不语。

有一天,女性朋友要和她的姐妹去酒吧玩,那位男同事也想跟着一块儿去,说请妹妹们喝酒什么的。我朋友吞吐了半天,不好意思跟他说是去同志吧。他发扬钉子户精神,连撒娇这招都用上了,逼我朋友说出了真相。原以为他听了会欲盖弥彰地表示抗拒,会不屑,发出“恶”的嫌弃声,甚至挤眉弄眼地骂句“那种地方好变态哦”(有的假装直男的同志最喜欢在单位这样演),没想到他反而喜形于色,流露出对彼地的神往。朋友想着是姐妹聚会,不方便带他去,虽然她早就想把他带去酒吧验一验他是不是盗版直男,这次难得他主动提出,却这么不凑巧。同事不依不饶,非要跟着去。临下班,他又来问我朋友。我朋友说还要加会儿班,大概8点才下班,然后吃饭,10点去酒吧。同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了声辛苦了,飞一般飘然消失。

朋友准备下班的时候,他又出现了,我朋友震惊的表情就像看到了奥特曼。他换了一套行头,从正经上班族变身成歌舞厅台柱,特别骚包的紧身衬衣和白色休闲裤,尤其是那裤子,感觉屁股都要爆炸了。我朋友惊魂未定地问他这么打扮要干吗。他理直气壮地说跟你去酒吧啊!我朋友就被秒杀征服了。

她打电话咨询了姐妹,姐妹纷纷表示没有意见,大家都久闻这朵奇葩,十分好奇,现在终于有了现场围观的机会。为此,她们还建议出动秘密武器,毕竟一群女生和他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直男的生物在一起,气氛估计会有点怪异。

那个秘密武器就是我。

朋友打电话让我去同志吧,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也没问她都有谁,想着应该是平时一起玩的那些。她还叫上了另一个风格奔放的同志小孩,他有个好听[……]

点我看全部

吻事5长吻

长  吻
(一共三个人,男人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人,朋友是一个人)

他们的认识很巧。他和朋友在一家网吧上网。朋友在聊天室和男人聊上了,得知两人在同一家网吧。朋友回过头四处探视,发现男人就坐在身后。男人的电脑屏幕上正显示在和朋友说话。

朋友拍拍男人的肩,喂了一声。男人“哦”了一下,就算认识了。

男人要请他们吃东西。他说都这么晚了,哪儿还有店开着啊,这里又不是市区。男人胸有成竹地说不要紧,跟着走就是了。

男人果然找到一家开着的店。点了些什么他记不得了。男人吃得聚精会神。

男人问他怎么不吃,他说不饿,吃不下。

男人等大家都吃完了,抬起手腕看了看。他赶紧说:“我们出去走走吧,等下我们送你回家。”说完紧张兮兮地拉了拉朋友的胳膊。

男人没有拒绝,点点头同意了。三个人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男人不经意打了个哈欠。他说我们送你回家吧。男人说不用了,回家的路认得,你和朋友早点回去,一路小心。

“我说了要送你回家就会说话算话。走吧,你带路。”

男人没坚持拒绝,默默走在前面,离他和朋友一步的距离。

把男人送到家,坐了几分钟。男人和朋友聊得很投机,你一言我一句。时间悄悄地从身边流走。原本只是小坐一下,结果坐了三刻钟。他和朋友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又过了一刻钟,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咬牙说该回去了。朋友幡然醒悟,附和着说该走了该走了。男人送他们到门口。

朋友在回来的路上问他是不是喜欢那个男人,要是喜欢可以给他号码。他很小声地否认:他又不帅,我怎么会喜欢……声音小得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好看的眉眼,好看的鼻唇,像水墨勾勒的道道曲线。身材凹凸有致。男人从前是唱戏的,从小就唱武生。

第二天,朋友贼兮兮地凑过来。“喂,男人找我要你的号码呢。”他虽然心里偷偷地笑了,表面却装作不以为然。“我要给吗?[……]

点我看全部

消失的背后

“9月26日晚20时左右,北京市最大的同志据点牡丹园被警察查封。北京市便衣警察、特警联合出动包围了牡丹园,把园子的同志全部逮捕,并动用20余量警车把这些同志带走。期间有120救护车开进牡丹园。当时的场景很危险,警车警灯闪烁,武警特警排队围堵了牡丹园所有出口,所有未被警车带走的同志抱头蹲地。”

事发后12小时,朋友发给我这条消息。起初我们都不确信,在等更多的消息。后来有人开始在网上发帖,发微博,转载,结果很快就被删除了。

我搜了下,搜出了下面这条更具体的,发布时间是27日凌晨一点多:

“今晚大约9点左右,牡丹园附近先后来了10几辆警车还有一辆特警车,突然下来几十名警察把牡丹园封锁了。不仅仅是牡丹园同志据点被封锁,还有牡丹园外唱歌的围观百姓,也被警察全部拦住不让走动。接下来,被封锁的牡丹园很快进入十余辆警车,警察从园子里带出了上百名同志,一个也不放行,让所有这些在园子里的同志上车,还有那些在药房唱歌围观的同志,也一个不落地被送上了警车。警车开到了花园路派出所,被抓的上百名同志一个个蹲在派出所,他们需要出示身份证或者身份证号码,抽血验血型,被寻问是1还是0,照大头像,留指纹。据说长得黑胖的是重点关注对象,盘问的东西更多更详细。午夜十二点左右,陆陆续续有同志从派出所被放出来,并被警察告知迅速回家不许逗留。听某位同志说今夜凌晨2点钟牡丹园据点还要有警察封锁牡丹园抓人盘问。”

具体细节如何不得而知,目前能肯定的是“查封事件”是真实发生的,不是别有用心的百姓刻意污蔑官方,虽然它已经没什么清白可言。有豆瓣朋友当时经过,大致目睹了现场。

我来北京后,去过两次牡丹园,跟朋友去的,目的是长见识开眼界。我们当时还拍了一些照片,主要风景照,包括用马克笔写在树桩标牌上的交友信息这种人文风景。

朋友跟我说到了晚上会有同志在小山坡(旧城墙?)上就[……]

点我看全部

吻事4罪吻

 罪  吻
他在家里设宴招待朋友。我没有陪酒,很快吃完了饭就进了卧室。我没有开灯,呆呆地坐在那里,思考着外面的那个男人和我算什么关系,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是不是离我一直想要的差不多。

门突然被打开,客厅的灯光趁机钻了进来,但很快被一个身影又挡在了外面。他走进来,随手关上背后的卧室门。他看我坐在凳子上,走过来,俯下身,猝不及防地含住了我的嘴唇,真是又快又狠又准。我还没来得及积极回应,他就松开了,然后摸了下我的脸,走了出去,继续陪客人喝。

就是这样一个吻,让我在那段时间惦记了很久。不是因为它甜蜜,是它有太多的遗憾和失望在其中。原本是一件很渴望发生的事,却是真正不该发生的,我对此深信不疑。我很想将那个吻的来由归结为爱,我可以编织一个浪漫的故事讲给别人听,但我始终说服不了自己。我很清醒地知道,那不浪漫,一点也不,反而异常冰冷。他只是醉了后心血来潮。当他转身出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再记得那一瞬间。他甚至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当时在做什么。

再进来的时候,他是被人抬进来的,醉得不省人事,已经在马桶上趴了很久。他的哥哥对我说:今晚上就麻烦你多照顾一下了。重复了好几次,因为他哥哥也差不多醉了。

我后来知道他在认识我之前、之后甚至和我看起来像在交往的那段时间里,不断和别的男人保持着某种关系,有的是语言上的关系,有的是肉体上的关系。我见过他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那时我们都没说分手,其实已经心知肚明;我见过他和别的男人在视频里搂给我看,那时我跟他已经很少联系。

我不知道他真心爱的是谁,有没有那样一个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是我。我更不可能愚蠢到去问他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几乎是突然之间看清了他是什么人,于是迅速地远离。他同时也在朝我相反的方向狂奔,因为他已经玩腻。

你问我后不后悔认识了他。我觉得有点,尽管那不重要。如果在我年轻的时候,有个人好心告诉我一些经验,教我如何[……]

点我看全部

笑中带着泪

看《外出就餐3-饕餮自助》电影笔记:

同志喜剧系列外出就餐Eating Out已经拍到第三部了。一些人喜欢该系列是因为有帅哥有点露,比那些结局非要死人的同志电影轻松,不会看完电影搞得肠胃纠结。咱同志电影也要来点喜剧,不能清一色都是严肃的,也要像男女电影那样百花齐放。

这部第三集下载了很久我也没看,以为跟前两集一样纯属搞笑,下完了就忘了。今天清理电脑的时候发现了它。

相对于一、二部来说,我更喜欢这部三。很多人觉得这部没前两部好——主角不够帅,身材不够好,情节不够亮。但对于一个内心扭曲的人也就是我来说,我很讨厌看到满屏幕全是长得好看的脸,搞得好像“只有俊男靓女才配拥有爱情和精彩的人生”似的。所以好脸皮和好身材在我眼里不是必需的,我不靠它们来意淫,质量中等反而更有现实感、更耐看。反观这部三,里面的台词有点触动到我,还真是笑中带着泪,让我偷偷地擦了擦眼角留下的泪滴。

有人说相对前两部来说,这部电影选角失败,主角之一Casey跟帅气一词根本沾不上关系。我觉得这样的姿色恰恰是为情节服务。如果Casey也很帅,那他何必要大费周章用假照片去网上钓Zack?往那里一站不就让Zack性致勃勃了么?Casey还算是有自知之明,认为自己没有很强的外形优势,所以不敢主动说我喜欢你。

如果你真想和谁在一起,光暗中对他好是肯定不够的,你总不能老是让人家领悟你的心意,他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他怎么知道你想不想上他以及更多。就算他看出来你的意思,只要你不说,他完全可以假装不知道。什么“谁先表白谁就输了”这种话是脑残才听的吧,你真那么在意输赢干脆这辈子都别动感情得了。真正懂得感情的人是完全没有输赢这个定义标准的。

说到用假照片钓鱼,这个在网上是司空见惯的,起码国内基网是这样。

我本人觉得用假照片交友很蠢,除非永远不约出来见面,当一辈子的笔友、伊妹友、soulmate,否[……]

点我看全部

吻事3初吻

初  吻
姑姑抱着她的小孙儿逗着玩,时不时地嘴对嘴亲一口,被我妈看到了,我妈就取笑姑姑,说她“好恶心很笑人”(方言,调侃的意味),“把人家的初吻都夺走了”。姑姑的女儿也在旁边跟着笑,指着我说:“源源小的时候你也这样亲过的。”我妈一脸郑重其事,反驳说:“没那回事!源源小时候我从来没有那么亲过他,所以他的初吻现在都还在!”

我在一边马上就满脑门黑线了,幸好她们互相聊得很投入,没把这么惊悚的话题丢过来向我求证。当时我可都24岁了,怎么可能还有初吻,我到底是有多差劲,连吻都销不出去。难得在我妈心中还如此纯情,纯情指数都破表了。

就算我妈说的属实,我的初吻也早在我十六岁那年就始料未及地丢掉了。

那是在课间十分钟,我正埋头写字,听到我暗恋的同学在身后叫我,好像说什么“来,亲一个”。我无辜地一回头,嘴唇一下就碰上了什么东西。当我回过神,才意识到是我垂涎、意淫了很久的他的两片性感薄唇,脸噌地就红了,赶紧转回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内心却又羞又喜。

那是我的初吻,草草了结、转瞬即逝的初吻,一点回味的时间也没有,事后都想不起是什么滋味,只是凭直觉和幻想认为喜欢的人的嘴唇应该是软软的、甜甜的,然后唇边就时不时若隐若现地飘出那股气息,更像是我造出的一场幻梦。

两年后,我才真正尝到了亲吻的滋味。我们在高考前几天搂在一起,躺在一张租来的床上,抱成一团左右滚翻,一会儿我被压在身下,一会儿我翻身提枪跨马。因为是第一次,亲吻这件事变得充满了魔力,两人都不愿分开,一会儿炙热激烈,一会儿温柔绵延,特别投入。后来时间长了,亲得累了,也不舍得分开,还是贴在一起,像合力尽力完成一件美好的事。亲吻成了我们唯一要做的事,除了吻,别的一切都忘了。

他的唇,是软软的、甜甜的,好像很久以前就想象到的那样。

那更靠近初吻的味道。

吻事2稚吻

稚  吻
升入初中的时候我只有一米五五,听我妈说她去学校找我,一眼就把我从人群中揪了出来,因为矮个特扎眼。我当时很疑惑,没觉得周围的人比我高呢。我爸一米七,我妈一米五,学校没开生理课,我连“青春发育期”都不知道。

在生理发育之前,我的心理先发欲了。

我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发现我对男生的感觉比对女生特别。我盯着看的都是喜欢的男生,从来没有吸引我的女生。那时我什么都不懂,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无知而无畏。

跟着感觉在走,感觉不分对错。

女生之间会玩互相叫老婆的游戏,男生是不会这样演的。但班上有个跟我一样小巧玲珑的男同学小斗——头圆圆的,脸圆圆的,笑憨憨的——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居然管我叫“老婆”。我跟他混得熟,经常放学一起走,尤其是早自习下课,我俩肩并肩但没有手牵手地回家吃早饭。有天路上,他指着我,对旁边隔壁班的同学笑嘻嘻地说:“他是我老婆。”还当着别人的面嬉皮笑脸地往我脸上吧唧了一下,以资证明的意思。我表现得很淡定,因为他不是第一次亲我脸。

他经常在下课后蹦跶过来在我脸上亲,还对我动手动脚,抱抱腰啊,搂搂肩啊,捏捏脸啊,甚至堂而皇之地摸我大腿及内侧。我不兴奋也不反感。但他“老婆老婆”地叫,很让我抗拒。你亲我调戏我我不反对,可你干吗那样叫啊?征求过我意见吗?为什么不是你当老婆啊?这么多疑问我全憋在心里,没质问他,只是他叫“老婆”的时候,我也那样叫他,结果他就叫得更欢快了。最后总是气得我以不搭理他收场。

记忆中都是他亲我脸,我很少回亲他。他留在我脸上的口水有段时间都让我皮肤过敏了!

“你以后别亲我脸了,都亲出癣了!”

他笑得又憨又奸。“那可不行,不亲没法加深感情。”

“亲归亲,”我看到他的笑,稍微做了妥协,“不要在我脸上舔来舔去。”

我刚说完,他又在我脸上吧了一口,发出很大的响声。

亲得多了,渐渐就亲出了感情来。[……]

点我看全部

吻事1强吻

强  吻
没有月亮,周围住宅楼窗户透出的灯光像雾一样罩着操场。

我和另一个人散步散到了操场主席台。他趁我不注意,一把把我推到墙角。我的身子撞上了冰冷的水泥墙,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嘴巴就被一块东西给撞了。我本能地闭紧嘴,不松口,扯脖子转向一边,双手用力推开面前的人。真是个死胖子啊,重量大密度也大,怎么都推不动。我只好把脑袋偏来偏去,脖子从左边扯到右边。虽然我反抗的动作很激烈,但他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还越来越用力,目标很明确,就冲着我的嘴来的,追着不放,还伸舌头。为了彻底制服我,他把整个身子都压上来了。

我快窒息了。

我一边嫌他恶心,一边使劲挣脱他抓住我的手。他力气比我大,把我整个人死死抵在墙上,我瘦啊,我很吃亏啊,他身体本来就重,还使劲把我往墙壁挤,好像要把我压成肉片一样。我只有继续通过不断转头的方式,摆脱他的强吻。大概是越强烈的反抗越激发了他的征服欲和快感,他差点就要咬我了。

我只有一边反抗一边躲,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他并不是真心喜欢我,他只是饥渴,不放过一块嘴边的肉,我只是一块肉。

他又执着了一会儿,我虽然力气不大,但很有耐力。最后他始终没能撬开我。刺激的感觉迅速消退,自讨没趣渐渐占了上风,于是,他突然停了下来。

我没抓住他节奏,反应没跟上,他停了我还在转头。

他说你好小气哦,给亲一下都不肯。

我说你有病吧,这算性骚扰啊。

他说你那么难泡,别人都下不了手,太有挑战性了,搞得我都想试试。

我说你试个屁。

然后他又要凑上来,我躲开了。

接着他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跟我聊起了别的认识的男人。

神雕侠

本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相关当事人不必惶恐,一般人看不出写的你,不会对你生活造成影响(所以也请内部知情人士不要提供涉及到隐私的线索,谢绝人肉)。我写这篇是本着科普的精神,抱着分享的态度。我很喜欢朋友的这些故事,就稍作处理写下来讲给别人听,尽量还原生活真实,顺便揭示一个深刻的哲理。
另外,敬告热心读者,本文相对来说口味有点重,假如你一直对性话题有所避讳,精神上对该类话题有洁癖,谈性色变的话,请关掉页面,现在还来得及,以免看后引起身体及心理不适。我非刻意拿色情做看点,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总结这些朋友身上的共同点是我一贯的追求和乐趣,我和朋友日常生活中会探讨这样的话题,用的都是聊衣服、聊美食那种随意的口气。我觉得这样写故事,跟单纯发器官图相比,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如果你现在觉得能接受,看到这里还有兴趣,那随你继续。[……]

点我看全部

×哥

●×哥是我拜把子的哥。

●之前有个火帖,里面有句话是“互称哥哥弟弟姐姐妹妹或者死党的GAY,大概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互相以前发生过什么”(我已经无聊到了背诵这种句子的地步)。这句话逻辑上没什么问题,但说的人明显别有所指,口气比泔水还酸(我没喝过泔水,只凭感觉猜测)。我的这个哥那个哥可多了,都是我的哥我的哥,照那样说,我光是跟他们搞一腿都能成蜈蚣,搞出来的水都能把我浇灌成参天巨木了,哪还像现在这样长年累月处于干渴状。

●到北京后跟阿哥通过几次电话,每一次都是在嘘嘘的时候。不知是巧合还是我刻意安排。不知电话那头的他,有没有听到类似把水壶提在半空往杯里倒水的声音然后觉得很奇怪。

●他打电话过来我没接到。回打过去,他跟我说今晚上某某时间某某地点,人少,速去。然后把门牌号都发到我手机上,还要报销打车票。

●再有半个月,他就要去欧洲学习。这是他持续了多年的愿望,之前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现,其中爱情是一大主因。我们曾经在出租车上说到这个话题,他说要出国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但找个伴儿不容易,如果不是非出国不可,那就缓一缓好了。两个人总得有个人做点什么。

●我就算是在病床上动手术也得赶紧把伤口缝上爬过去见他一面。

●×哥亲自出来接我。我说他发福了,他完全不介意,很豁达地说是啊,啥事也不用干混吃混喝自然会发福了。我也就在他面前这么心直口快,换了别人我都懒得说。

●×哥很久前是靠脸和靠嘴吃饭,后来靠嘴吃饭,再后来靠嘴也靠脸吃饭,现在只用嘴吃饭。

●我问他要去多久,感情怎么办。他眨巴着无辜的大眼说凉拌。我想他两口子已经有了胸有成竹的打算,不用我操心。

●进了包厢,他们已经热身开了。我扫视全场,一个都不认识。×哥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安排我在最中央的位置坐下,然后像婆婆拉着媳妇儿那样,凑在耳边一一跟我介绍。

●面前这位就是久闻其人、久不见其身的他男友。[……]

点我看全部

我们说好的

刚认识的时候,我们经常隔着电脑说很久的话。没有很明确的目的或是主题,说到哪儿是哪儿。不是相见恨晚,简直是血浓于水,就像两个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