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是这样玩微信红包的

春节期间,微信推出了一款红包游戏,很多人应该都用了。我今天当然不是要分析这个产品运作如何成功,那关我什么事,我要说的是我一个朋友,用红包直通春晚的事。

我那个朋友——叫他高老板好了——高老板之前想把生意,从他老家一带,发展到我老家一带,苦于打不进精品用户圈,迟迟没有敲开我这边的大门落地生根开枝[……]

点我看全部

赶路人

【一】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因为生活经历不同,在面对同一个结果的时候,心理不同,反应不同,决定不同,从而以后的状态也不同。我们可以用同一个标签来给人分成不同的群体,比如同性恋、残疾人、性工作者、流浪汉、下岗工人、重症患者……但一个群体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只带了一种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原本[……]

点我看全部

运气不好就遇到这种基佬

嗯,跟你汇报下这几年遇到的一些同性恋。没亮点,吐下槽,三言两语就说完,我懒得说多了。

这些人,我对他们第一印象不错,觉得可以真诚地多接触多了解,说不定突然动了心运气好在一起都有可能。

事实是,运气不好才他妈遇上这些人。

有个人看了我豆瓣,加了我聊天,表示喜欢我想跟我在一起。我觉得,[……]

点我看全部

秘密

1.

“要喝点酒吗?”

“你点。”我无所谓喝什么。“……你前男友要回国了。”

文先生大概听成了疑问句,回我说不知道。

“他跟朋友说明年二月回。你说他会不会找你?”

“不会。他肯定还恨我。”

“都这么多年,应该不恨了。他不是一直在打听你过得怎样吗?”

文先生撇[……]

点我看全部

一对冤家的群操实录

我跟朋友约好去他家。他突然打来电话:不好了,室友(记住这个名字,下面故事的主人翁之一)今晚要在家里嗨,我俩怎么办?

朋友解释了一下,嗨,不只是“你好”的意思,这里指三人以上一边嗑药一边操。如果在交友软件上别人问你“嗨吗”,对方不一定有很多人,你得问问。

我脱口而出一句我操。不是听到好消息[……]

点我看全部

我的男友爱偷人

“报应!”

对话框弹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差点吓尿了,把对他说过的话迅速在脑花里过了一遍。我俩聊天很没营养,连调情口淫都没有,印象最深的一句竟然是他说他喜欢大鸡鸡。第二深的是他说他辞职后要来投靠我,我说我管饭能管饱,这句感动了他。似乎我们只说过这两句话。

我粗暴地发了个问号过去。

他[……]

点我看全部

同事是朵Gay界奇葩

到单位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这朵娇花。当他从我身边踏浪而过时,我体内的Gaydar哔哔响,顷刻间感应到他有百分之50的“基因”。他步子很小,虽不至于像戏台上的小碎步那么碎,但那踩着风火轮、来去一阵风的赶场样子,实在是,不得不,说他带着飘逸的、健康的、动感的基味。而在我和他四目交接时,虽只是电光火石的[……]

点我看全部

我依然相信世上有好男人

强豹说他有个八卦要告诉我,是关于“那个人”的,想起来就热血沸腾。不过他现在在加班,等加完了找我详谈。他还邀功似的补了一句:你那篇关于那个人的八卦文我可是孜孜不倦地逢人便转,真是经典。

我们说的那个人,是强豹的前同事。所以强豹对他的八卦特亢奋。本来也是,有什么八卦能比熟悉当事人的八卦还要刺激呢?[……]

点我看全部

狗血的是别人的人生

他们平时不是忙加班就是忙约会,经营着人来人往的私生活,哪有时间开心得研讨会。但生活心得这种东西跟推销员的业绩一样,那些故事不拿出来说总归让生活少了很多味道,不管是正的还是负的,得摆几句。我还好说,我这种社会闲杂人班可以不加,约更是为零,跟那些预约都排不上的大牌比,我是随叫随到。

组织饭局的事我[……]

点我看全部

十八块五,别打错了

生日会快开始了,该来的已经排排坐好,等候主人公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这时候,我们的主人公普拉达正在外面打电话,好像迎接某位贵宾的样子,伸长脖子在寻觅着什么。

我不经意地问旁边的熟人,怎么没看到L微?他不是跟普拉达很好么?

熟人一脸的惊讶,你居然不知道他俩扯毛了?然后熟人小心翼翼地看[……]

点我看全部

我见过最疯狂的爱情

“说好的结婚照呢?”我问丹尼尔。

前几回管他要,均未遂,他说回家再发。巧合的是要么我不在,要么他没空。我让他传网上,他不干,说害羞。我说你害羞个毛,又不是露了下面的鸡蛋,只是裸了上面的脸蛋。

这回他在家,没借口再拒绝我的合理要求了。可能是于心有愧,他大方地甩了好几张过来,都是高清无码正面[……]

点我看全部

处处留精

这样的人多了去了!见到帅哥的照片就跟狗见到屎一样兴奋,扑过去猛闻,骚得死。还跟狗一样走到哪儿都撒泡尿占地盘,留言跟别的狗争来争去,真以为照片里的人已经是他的了。其实别人理都不会理他。[……]

点我看全部

人人都有个发财梦

梁马鹿和何德仙谈起了恋爱。何德仙第一时间请我吃饭,告诉了我这个新闻。他跟我说你是第一个知道这层关系的人。他也不打算告诉别的太多人。我没问他说的“太多”具体在多少数字以内。我想,凭着他一贯的作风,这件事很快就会从他那张没装拉链的嘴里传出去,影响到底能有多大呢?我想,起码日后会有不下五个不一样的各路人等[……]

点我看全部

独家记忆

那年,也是现在这样的时节,南方的城市已经热了起来。我和他因为一本都看过的小说遇见了,聊了几句聊出点共鸣,就留下了联系方式,慢慢从小说聊到别的,话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广,和日常生活紧密联系着。[……]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