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和小男人

去年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了一个高中生。在我老家县城念书,我读过的学校,就多聊了几句。

他说他男友跟我住同一个小区,还跟我差不多大。谈一年了,刚谈的时候他男友经常坐高铁去看他,头一天下了班去,第二天早上回。后来他男友工作忙了,去得少了,变成他放假来市区。

我就有点嫉妒,一种天然的本能的嫉妒。不是嫉妒他找了个年长很多的大叔,也不是嫉妒他男友找了个很鲜的高中生,就是嫉妒恋爱这种状态,虽然实际上把恋爱送到我手上,我不会要,嫌麻烦。

我说,那异地恋很累啊。虽说老家到市区高铁只要半小时,即使两个人都在市区,住远一点,一南一北的话,打车也不止半小时,不过高铁那么多轮子,始终不如汽车四个轮子方便。

小朋友毫不在乎,快高考啦,很快就会考到重庆的,那时候就不是异地恋了。

我就说,那时候不一定感情还在啊。你要小心老男人,同龄人不好吗,为什么找大叔。我是老男人,我知道一些老男人其实不太看重感情,他只需要肉体,能吃到的肉体,不同的新鲜的肉体。他们刚开始是很喜欢,也够温柔体贴,但不持久,跟他们人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就像常去一家馆子,哪怕不停换体位,多吃上几次也就腻了,想换,外面有的是可以换的。更何况还是异地恋。异地恋的对象,在他手中只是个不定项选择,不是唯一的单选,他手里拿着遥控器,方便的时候遥控你过来,睡一睡,其余时间他遥控着别人。时间对于他来说开始变得奢侈,再不玩就玩不动了,要抓住最后的疯狂,就像交卷时间快到了,最后几分钟多抄几道是几道。至于感性方面的心理需求,说实话,活这么大,三四十岁人的身体内精神养分的含量比重,大概好比一瓶养乐多对比140斤的体重,可以忽略不计。

有例外的老男人,事实上确实存在,但我固执觉得高中生的男友不可能是那种例外,就是上面那种。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让我这样觉得。

后面那么大一段话我当时没跟高中生讲,因为我懒得打这么多字。我只说了要他小心老男人,尽量不要跟大叔谈恋爱,搞异地恋,很容易被骗。

你玩归玩,可以玩,但要跟别人讲清楚你是只想玩,还是真的要一对一恋爱,或者直接跟对方挑明接不接受开放式关系。

过了一段时间,高中生还真的来重庆了,特别开心,聊天处处散发着恋爱的酸甜味。“啊,我现在快餐店写作业,等男友下了班来接我。”“等下就要见到他了。”“他6点下班,还有2小时。”“他加班了,我在他家门口等呢。”“他给我买吃的了。”

之后,高中生在软件上消失了两个夜晚又一个白天。

再出现找我聊天的时候,他说他就在小区旁边商场的快餐店,已经买好了晚上回县城的高铁票,问我回去前要不要约个饭。

他不在乎吃什么,只是想跟我讲和前任的狗血一晚。

嗯,这个时候已经成前任了。

长话短说就是前男友和野花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被家花高中生看到了。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老牛啊,高中生没有大吵大闹,一把抢过前男友的手机,趁着手机还没黑屏锁上,赶紧跑出家门,撒腿就跑。前男友懵了一下,同样赶紧地追出门,撒腿就追。老牛当然跑不过牛犊了,高中生没看到追兵之后,就在一个安静的角落,滑完了前男友和野花的尚存的聊天记录,坐实了前男友出轨的事实。对方也是一个在市区外的郊县的学生。

我夸他,你反应很快啊,跑得也快,不愧年轻。他是不是专吃学生啊,跟应试教育似的。

看完聊天记录,高中生镇定自若地回了前任家,前任对劈腿的事实供认不讳。两人相安无事睡了一夜。第二天他在同学家住了一晚,然后就来找我了。

吃完饭,离高铁发车时间还有三个小时,高中生说,去什么地方坐坐啊。然后要了我的支付宝,把晚餐钱除以2转给了我。

我对这个高中生有点另眼相看了。行吧,我家就在上面,坐就去坐呗。

他第二天还用自己的微信号加了野花,他不是去抢男人的,也不是冲着吵架互撕去的,他要搞清楚到底谁先谁后,怎么回事。两人从时间线上,把整件事上上下下、前前后后、详详细细地捋了一遍,撸清楚了,还挺有快感挺过瘾的。据分析总结,说不定还有别的学生情人的存在。两人可以说有个共同的敌人——欺骗不忠,于是握手结盟达成了统一战线,双双一致决定甩了大叔,这样的人,你不要我不要,谁也不要。

我夸他,那你们恋爱观都还挺健康啊,年纪小,看得倒很清,人也干脆,跟薯片似的,说断就断,不跟人浪费时间纠缠,比好多比你们大的人都强。

事情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当然用不了讲三个小时的时间。讲完后高中生也没有要去坐高铁回家的意思,就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我话。离高铁发车还剩半小时的时候,他说这下想走就走不了了,改签了第二天的票。

我看他一脸轻松,没有很难过舍不得的样子,没发生过似的。

他说也没有啊,还是会有点难过,大叔要不然你安慰下我。

你要怎么安慰啊?

说完他就把嘴亲了上来。

“老男孩和小男人”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