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凌晨0:48分,杰夫把他和别人的聊天记录转到群里,还附上了几句粗话。我点进聊天记录看,对方网名叫团员,头像很帅。我就说,怎么回事,展开讲讲。

然后杰夫就讲了他和团员从相识,到相恋(?)的过程。长话短说,概括下主要情节:

团员三年前在软件里撩杰夫,终于在三年后,展开了猛烈进攻,每天微信视频。杰夫觉得,都三年后了还能热情勾搭,况且微信视频没有美颜效果,特别丑,既然这样都还说喜欢,那应该是发自肺腑的喜欢了。

趁工作出差,杰夫去深圳跟团员见了面。一个天雷,一个地火,见面就干得昼夜不分,几十个小时没出过门,一直埋头苦干,吃的都靠外卖。两人就像两块强力磁铁,紧紧吸在一起,外力稍一分开,马上因为反作用力,更猛烈地撞击在一起。一个要掏空对方,一个要打通对方,激烈程度把台风都造出来了,那几天的深圳,风雨大作。

我用一个侧面事例,来证明他们有多肉欲多沉迷多羞耻。杰夫明知我也在深圳,况且酒店仅离我两公里,他都没说要约我出来叙下旧,足见他有多不情愿把时间浪费在除了造爱之外的事情上。撸起套子加油干,不争长短,只争朝夕。

还有个论据能证明。团员在社交网上发了条状态:纵欲过度,病了。网友在下面纷纷留言,团员回复得不亦乐乎,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后来杰夫回了北京。两人保持着联系。过了一阵,杰夫去新疆,打算给团员寄明信片,管团员要家庭地址。发微信,微信不回,打电话,电话不接。周五下午,周六一天,到周日晚上,杰夫急得不行,每两个小时就打一次电话,整个旅程都没心思玩,被这事毁了。

杰夫给对方的突然蒸发找了很多借口——是不是被车撞了,是不是摔了一跤在医院人事不省,是不是去香港培训手机没信号(但不可能在香港过夜),是不是培训期间要上交手机(但下了课也会归还),找了好多理由直到再也找不出。就算是石头扔进化粪池也有个动静啊,怎么突然就失踪了,说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前几天插得这么紧,现在连接瞬间断了,人和人之间怎么这么脆弱了。

晚上十点,杰夫急得在微信里扬言要报警,团员才总算给了个回复,用备忘录写的308字回复,从不好意思开始,以对不起结束。中心思想是:很开心,很喜欢,但缺点什么,不合适,不想要。关键词就是这几个,原文就不放上来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地球上类似情节,每天大概都要发生几万起吧,不知道别的星球上有没有。为了安慰杰夫,我就说,好好好,给你记一笔,写一篇,开专栏,你是第一主演。

 

在一起时对方喜欢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那怎么见面前和见面时的那些激情,突然间就用完了,还是一次性电池,用完就报废,后面不管怎么充,再也充不进电了。

只有换个人充才行。

有的人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有的人觉得与其后来生出这样的感慨,不如不要“初见”。

我们无法选择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却又看起来都是自己的选择。命运一早就蒙上了你的眼睛,让你猜猜他是谁,你知道前方有路可走,但不知道路上有什么。甚至给了你很多路,你茫然无措不知选何,只是鬼使神差地跟着人群,被冲撞,被推搡,被裹挟,随波逐流。

这样急转直下的剧情,很常见,听起来却比电视里演的车祸副本还狗血,还令人难以接受。

 

我不知道团员出于什么原因,迟迟不说他内心的担忧与决定。是不敢,还是不忍,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异地是理由,那不是一开始就不该来搭讪吗。开始了之后才说,有点避重就轻的意思,找个看似充足的理由,好让自己可以坦然先走。

遇到问题不是想法解决,而是拖延回避。不想做决定的心态,很常见。隔这么远,是先就这么处着,还是你过来或者他过去,一时间可能定不下来。两个人好好商量下,说不定会有共识。很多人根本就不讨论不沟通,避而不谈,感觉对方找自己谈,就是在逼自己做决定,“你不要逼我给我压力”,所以干脆跳过沟通的步骤,帮对方做决定。就好比,团员在分手信里说,“我不可能去北京,你不可能来深圳,不想打扰你稳定的生活”。但其实,这事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杰夫考虑过找个合适的机会调去深圳,或者干脆辞职去深圳再找,总之饭一口一口吃,步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现在要决定,有点早。不过团员已经草率地认定了两人以后是死路一条,他根本没问过杰夫怎么想。

可能就是真的不想处了吧,才不管对方怎么想,就是不想处了,这是最真实的想法。

人类处事讲究利益最大化,及时止损。大家都很赶时间,你看看社交软件上的列表视图,身边可以认识的人,像流水传送带上排列整齐的商品。每个人都可以化身美食家,去新餐馆试菜,吃几口就换,把肚子留给下一道菜。

人类迎来了最自由、最便利、最高效的社交时代

 

杰夫爆炸的点在于60个小时的失联。我理解那种什么反应也没有的不安,时间越久,越是心慌,真的会担心,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家里再有天大的事,这么久回个电话、微信的时间也没有吗;培训再重要再忙碌,这么久回个电话、微信的时间也没有吗。大家都是机不离身的成年人,还拿忙和有事做借口,太把对方当三岁小孩戏耍了。如果不是要报警事情闹大,他才心虚发来一段解释的话。你不行,你就说不合适,再见,或者还是做朋友吧,都可以,装死玩失踪是怎么回事呢。

我知道有的人连分手也拖着不肯说出口,似乎觉得成年人之间应该有一种成熟的默契,明事理,识人趣,我不说你应该看得出,这种事不必挑明了,不能追问,谁问出口谁就输。不了了之,无疾而终是最好的结局,交给时间,时间会让那个答案自然浮出水面,不说穿就还留了一份体面,彼此脸上都还有尊严,日后还能相见。

另一些人就觉得是合是分,是死是活,一句话给个痛快,拖着是没有担当不负责任。对方要亲口说,自己要亲耳听,这样的答案才是盖棺定论的结果,心里想的不是。拿到了判决书,之后的行为才有据可依,哪怕最后老死不相往来。

人和人的处事方式,有时候差异很大,遇到问题才会知道分歧在哪里。

 

当所有的问题都能用“不够爱”这几个字做总结的时候,心里面即使能特别理智清醒地承认,是这个道理,感情上也会特别受伤,那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愈发强烈。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说什么才能好。很多人都懂这种心情,有过相似的境遇。

吹了风,着了凉,人感冒了,身上不舒服。尽管我们知道感冒的原因,也对症下药了,可身体依然会有一段时间不舒服,躲不掉。心理上的感冒也一样,即使知道难过的根源是什么,还是会心痛,免不了,不可能下一秒就当无事发生。更何况并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心药,谁要是有,我管他买,有多少买多少。

人活得越久,能说出口的安慰话越少,更不用跟人家分析道理,讲一大堆是非曲直。都是活了这么久的,谁还会看不明白,谁还真不懂道理,谁还不是个人精。说那些都是无济于事。劝别人看开点,自己也难做到,说出来只是走一个安慰的仪式,尽个礼数。

你知道造成问题的原因,可是你无法做主、无法改变别人的爱,这就是生而为人的烦恼和无奈。

 

那些对感情没太多自信,甚至有点自卑的人,往往在面对这种被分手的时候,显得波澜不惊,坦然接受。好像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往后的日子似乎在等待预料中的结局发生,等到真发生了,还安慰自己说,分了也好,不然总担心对方什么时候会走。

恋爱要成功,要付出,或许还要像太阳一样燃烧自己,给对方光和亮。

我想做发光发热的人,像在干活挣钱的时候那样。

 

一开始对方热情如火,激情万丈,然后吧,发现两个人远了不合适,不会在一起,所以就想收一收,不撩了。很常见。

如果对方想收了,我还硬撩,那就很没意思了。我不会硬缠着对方,对方要找男友,另觅新欢,我也觉得人之常情。我问心无愧。

我喜欢就是喜欢,不会想太远,开始的时候不会想能不能在一起。我不建议在刚开始就做出这样的判断,可以先有一个彼此了解的过程,像买东西、签合同之前,先多看几眼质量,谈谈价格和条件。如果时间长了还有余热,那不才应该抱紧取暖,让温度升一升吗?刚开始很烫就迫不及待换工作换城市抱在一起,一夜之间突然降温又该何去何从?着了凉只能自己难过。听过太多这种奋不顾身最后竹篮打水的故事。

合得快就分得快,别人的鸡汤会这样说。我不见得。不是合得快就一定分得快,不过合之前多花些时间,尤其是做重要决定前,多想想,多看看,不是坏事。当然,只要想清楚了,愿意为自己的决定承担一切后果,不论快合慢合,都不过是一个自负盈亏的选择。

每个决定都是一场未知的豪赌,赌的是未知的未来。放平了想,世上也没有简单就能得到的奇迹。看似轻而易举,实则煞费苦心。

杰夫在打算寄给团员的明信片上,写:不言美景,不叙情深。最后塞进的不是邮筒,而是打包之前的感情,扔进了垃圾桶,拉进了黑名单。

 

我没把你拉进黑名单。我也知道我想说的话,你已经看不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