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重温的快乐,还是太少太少了


朋友圈有位朋友在写他的人生故事。发布了第一个,用字母B指代了他写的人。看样子可能要写满26个。如果写的都是历任男友的话,那他的人生我感觉还挺精彩。

我以前写过54个男同性恋故事,凑齐了一副扑克牌。其中只有一个是曾经的对象,别的都是些熟人、路人。14年前的事了,还记得几个故事,别的都忘干净了,原文也没保存。

朋友写,跟B谈恋爱的时候,他念高中。B在大四实习,算是他真正意义上交往的第一任男友。然后他描述了很多当时的生活细节:对方在公交站等他一起搭车去上课,共吃一份甜食,在KTV亲亲我我,带他进宿舍带他见朋友带他到处玩,帮他打洗脸水挤牙膏这种自己做很甜蜜别人做就翻白眼的小确幸。

当我看到他在后面写和B先生分手,他从学校坐公车一路哭回家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博客很好玩的时候,当我看到他写B先生是他认识的第一个出柜的,知道自己想走什么路,不在乎别人眼光的时候,我内心一个怀疑,写的这个B,不就是我吗。

那为什么前面他说的那些事,我都没印象了。是我忘得太快太光,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共同好友跑来说:“我看到他的朋友圈第一反应就是说你,天哪,他竟然是你的前任。”我就说我嘴巴很紧啊,认识十多年也不一定知道我过去干了什么事和人。

后来还听别的(两三个)人说,当初一块儿做的那些事。哪首歌是我教会他的,没地方去就在某某广场的麦记坐了一下午咖啡续了很多杯,牵他手从南走到北走完了整条路大概四五公里,把他照片洗出来很小一张挂在脖子上,为他精心挑选礼物,大半夜接他回家,下雨给他送伞,教他往塑料瓶里撒尿,让他坐在购物车里推着他在超市玩,背他爬楼梯,在餐厅餐桌下搞小动作,电话里聊通宵,穿他的衣服,给他洗脚,帮他搓背洗澡,把喜欢的歌设置成他的手机铃声,在被窝里给他捂脚。

跟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事,这些我没有很深的印象,可能就跟普通的上周五吃了什么午饭一样,不特别就不会记住,经别人提醒能回忆起一些。听别人聊这些发生过但是被我遗忘的事,有点意思,像失忆的人突然找回了记忆,看别人眼里的自己,多少有些不一样,有时候甚至觉得不像自己会做的事,像平行空间的自己。

年轻的时候精力旺一点,爱闹一点,希望别人记住的都是我的好。而我记得的跟他们有关的事,跟浪漫无关,只有浪。

我记得的(不同人的)事是,在电影院眼睛盯着大屏手却伸进了他的裤裆,在他打电话的时候舔他身上各种敏感的地方,一边做饭一边做爱,在马路上把他挑逗到激凸,在阳台上,在落地窗前,在树林里,在高级商场的厕所隔间里,在加班的办公室地毯上,在办公桌上,在出租车后座的小动作,还有脱光了从一楼爬楼梯跑回家。

相比起能记起的那些不开心的事,这些有点小开心的,可以重温的快乐,还是太少太少了。

我记得掉过的每一次眼泪,记得对方的每一次已读不回,记得每一个不甘心的删除拉黑,记得他对别人的打情骂俏对别人的低头顺眉,记得夜晚的那些想念和失落,记得那些突然的消失无声的拒绝,记得我的热情遇到的每一次冷漠,记得所有的失去和难过。

那些是都能过去,也确实都过去了,也都还真实地记得,包括所有的细节。我其实分不太清,这些没那么愉快的人和事,到底是忘记了更好,还是记得更好?似乎没什么区别。但我知道,再碰到我不会相逢一笑泯恩仇,会绕着走,我不是那种能假装不在乎的人。

你会在乎留给别人的回忆,是好还是坏么?



“可以重温的快乐,还是太少太少了”的一个回复

  1. 会吧。有一个夏天,我在草坪牵着狗,身边经过三个人,一个说,我想要这只狗,另外一个说,我想要牵狗的人。说话声音大到我可以听见的程度,于是三个人默默的经过我,我也没有要看他们,默默的经过他们,就是那一年的夏天,短暂而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