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的第一个00后故事

之前运营某剧官方账号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经常来官号留言的粉丝。我当时心想,会喜欢这个明星的男生蛮少见的,应该是基友。

我去他的社交账号主页看了一圈,发现似乎是个刚失恋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多年轻呢,就是恋爱像换衣服一样的年纪。

那之后,他来官号留言,我就回复他,今天还失恋吗,心情好点了吗。他就顺着我的话往下聊,很健谈,爱分享的样子,打的字也不全是闷闷不乐。

他会说他为喜欢的人写了很多心情记录,开心的委屈的,打印成一本厚厚的册子,想着送给对方。还没来得及送出去,两个人就不了了之了,他独自一个人舔了很久的伤。

送心情日记这种事,嗯——我真的觉得有点太戏剧了,太鸡皮疙瘩了,连我这种戏多的人都做不出。我到底是老了,初中生高中生爱玩的交换游戏,我竟然觉得做作矫情了。但我还是诚实地从我的角度出发,建议他,别送,幸好没送,以后也千万莫送,一送就会跟在只有两个人的电梯里放了屁一样让人尴尬。

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以后会不会坚持这种浪漫。

他后来就很爱找我分享他的感情心路历程,问我这样是不是不好,该怎么办。他语气里没有厌世的意思,也没有怨恨社会的情绪,我只当他是电台节目的热心听众,太闲的,没事干的。

年轻人嘛,无非就是精力旺盛,想找个地方发泄。情绪跟性欲一样,需要个树洞,他并不是真要拜师学艺,让我教他科学谈恋爱。我教不了他任何东西。光听别人胡扯几句用处不大,就跟看网络上那些情感大师写鸡汤文一样,看的时候,心里边觉得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实际上遇到问题照样如白痴。科目一考100分并不代表你会开车了,科目二过了也不代表你有资格上高速了,很多事情得上一遍手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操作。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爱看情感大师分析来分析去,还到处转发呢。他们需要别人的认可,追求心理的共鸣,他们不停为自己原本就深信的东西寻找别人的肯定,不管是谁,只要有第二第三个人想法相似,他就能引用过来,向这个世界证明自己是对的,他们只想和热闹融为一体。

你是对的,我也是对的,如果都对的话,结局不该很完美吗,为什么一些事结果那么遗憾又糟糕呢。没有人对,所有人都错了,“都对”等于“都错”。我们客客气气地说能理解能理解,大家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各有想法,所以都没错,然而转过头,心里或许把对方当成傻子,当成蛮不讲理,只是懒得再去沟通和计较,才敷衍地表示我理解你。之后就各走各的路。

真理解还是假客气,分不太清。

他问我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半认真半敷衍地说,是个纠结的人,有很多小心思,但是不会说,渴望对方读心读出来,就会觉得很满足很有成就感。对方一旦不跟他保持互动,他自己会脑补很多,一会儿没消息,内心就洋洋洒洒写了千字文,每个字都感情真挚,情绪饱满,满腔的爱、不安和委屈。

他说我完全说得对,太准了。

我又补了一句,其实还是可爱的,很好哄。

说完这句,我愣了一下。身上的锁,对于有钥匙的人来说,很好打开,不过是插进去拧一圈。然而对没有钥匙的人来说,开锁太难。我知道钥匙在哪儿,别人不知道啊,连试探性地找一下都觉得费劲。

他说他没事就乱想,别人在忙,他也会想到底在忙什么,想着想着就难过起来。就算只隔了几公里,他都会怀疑对方有没有认识新的人。他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可怕,给别人很多压力,没有人受得了。

闲不住的爱人,不潇洒,太在乎对方有没有爱,有没有表达爱,在乎到绷紧了神经,缺乏安全感,总患得患失。这种症状伴随着生活经验的增长,很大可能会慢慢减轻直到不治而愈,神经不再紧绷,松下来。很多人经历过这样的时期,不同的人自愈时间长短不一,有的很快,有的很慢。我觉得没人会一辈子处在这样的症状里。

有时候我们造了一个严丝合缝的圈,圈里的人不多,你和他,你不停地猜他的想法,猜他做什么,猜他爱还是不爱,他觉得你疑神疑鬼,不想解释,因为你在无理取闹不可理喻,于是你就更加猜忌。这个圈就像鬼使神差被谁上足了发条,不停地恶性循环下去。

他还说,什么道理他都懂,他能帮朋友度过所有的情感难关,可是到自己身上就束手无策了。

喜欢一个人就等于交出了武器,失去了战斗力,连内裤都脱下来扔掉了。我说了,他不需要谁帮他出主意,不需要谁教他怎么做。

他喜欢的人最近还找他,问他过得怎么样。他说他已经没感觉了。

大概下个月,他就会跑来跟我说他有了新的恋情吧。年轻人总是自愈得很快,就像小孩子有了新的玩具就不哭不闹,忘了旧的。而我这样的老年人,一个意外摔一跤,不一定很快就能站起来,往往会在地上坐好半天,说不定还骨折,需要养个大半年,严重的话,还会留下后遗症。有的人为了防摔,会在身上加很多厚厚的衣服,或者是充气垫,不让别人靠太近。

然而,还没等到下个月,他就来跟我说他要恋爱了。

“不会过不了圣诞就来跟我说失恋了吧。”在没看到他发过来的心上人照片前,我这句话是无心说的。后来他甩了一张照片给我,我一看,话就变成有心说的了。长得好看的年轻人,哪会用心把一段关系维持得很长。“喜欢就买,不行就分”,并不是段子,是现实生活。很多人的生活不是在做问答题,他们没时间思考,只愿意单纯机械地做选择题,不停排除、淘汰不喜欢的选项。

人生哪有正确答案呢,他们说。与其费力论证,不如省点力气高兴就好。

我猜到了结果,但还是大意了,没想到如此之短。在圣诞节之前,他就跑来跟我说被骗炮了。我说,了不得哦,现在骗个炮还这么肯下功夫的也不多见了。以下就是他讲述的这段快餐爱的来龙去脉。

“好几个星期每天找我,还给我一个个承诺,他说过绝对不是约炮,认识一两个月了一直找我,每天问我几十次在干什么,饿不饿,要不要给我带东西吃,每个时间段都问我一次。我很少回他,有时候是忘了,有时候是不想回。刚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我把他一直自言自语的截图发给我朋友,我朋友说‘卧槽,太甜了吧’我才反应过来,这个人这么关心我的。然后就开始和他聊,如果和我聊了这么久这么会撩,就为了骗炮,这真是太有耐心了吧。男人都是骗子……”

接下来还有一段气话我就不放上来了,我当时打断了他,让他讲故事说重点。他一直在说对方骗炮前的那些铺垫,我想知道的是发生了什么让那个人态度180°大转变。

“他经常送我回家,那天我第一次去他家里,一切都很正常,就连分开都特别的撩。就是昨天,我无聊喊了他几声老婆,他说再叫就拉黑我,还说不能对我太好,怕我依赖他,他不喜欢黏人的小可爱。我操他妈的,之前是怎么对我的,他这么黏我我说什么了吗?”

如果从小生活在一个有爱的环境里,就能分辨什么是真的爱。命中缺爱,所以贪恋陌生人的温暖,把别人随口的嘘寒问暖,当成是爱。动动嘴出来的话,敲敲键盘出来的字,不一定能证明有多深的爱。用感恩的心记挂别人的好,这种想法本身没错,只是容易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就像给路边乞讨的人塞钱,好心没错,错的是利用这份好心的职业乞丐。上当受骗的次数多了,人就会怀疑自己,否定自己,对其余的真心感到麻木。我说这些,只是希望这个还在上夜自习的孩子,以后不会因为怕受伤就不去爱了,不会因为怕被呛就不喝水了。

我们爱落日流云,爱风声鸟鸣,爱溪边的花,爱心上的人,不仅要爱,还要会分辨爱,什么是真实的爱,什么只是表面的欲望。这是同等重要的事。

后来的角色就互换了。他发十条,对方可能冷冷地回一条。

我跟他说,三次不回,请对方原地爆炸,直接拉黑互删好吗。

他舍不得删。世上,都这种时候了还舍不得删的,也不止他一个。

我手机里也有一些人,明明很久也没、以后也不会点开对话框发消息过去,但就是舍不得删,或不好意思删。有的甚至还保留着未来会不会发生点什么的幻想。你说是不是很蠢。

就是很蠢,想太多的蠢。

我问他,你为啥要叫他老婆,他不是一吗?应该叫他爷爷吧。

他呜呜呜,说很难过,真的很难过。对方连一句分手都不回了。“算是”有在一起吧。那天吃饭的时候,他问对方,我们要不要在一起?对方特别温柔地回,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啊。这种话为什么不能信!那什么话才可以信啊?

我说你们没有在一起过啊怎么说分手,这种话不能信啊,真是个无忧无虑的蠢零啊。他就用上面那些话来怼我。

我不是真的要反驳他。我只是把他生气踢过来的球再踢回去,可能无意一脚力气重了点,不小心踢他脸上,他有点儿懵了。

我又说:算了算了,随便来一个长得好看的对你说几句好话,你超音速就沦陷了,可能是太寂寞。给你一本《谈恋爱必懂的20个道理》说明书,你也不会按上面的来操作。

他听了说嗯嗯嗯。然后隔几天来跟我说,他又给那个人发消息了,连“理一下我”这么凸显卑微的消息都发过去了。他想把手给剁了。

我回他,你是千手观音,剁了一只还有999只。

又隔了几天,一个早上——请记住这个时间,很重要——他发给我一张长图,很多微信聊天记录拼成很长一张那种,我得往下滑大概十下才能滑到底。我问他是用什么软件截屏的啊,怎么可以只有两个人的对话,中间不出现输入框,底部才出现。他说看内容啊,字才是重点。我哦。如果你看到这里,恰好知道有什么软件能把老长老长的聊天记录不间断截成一张长图,就一张长图,请你热心一下告诉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懂我的需求,不管了,我也不想在无关的剧情上解释太多。

我认真看了这张聊天记录长图。图的顶部显示那个人叫赵×阳。×是我替换掉的。他给这位赵什么阳,在不同时期取过不同备注,从BB,宝宝,到BF,再到一只猪的emoji表情、赵先生、人渣,到现在的赵×阳,中间可能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备注名。

赵什么阳前面都用“嗯、哦、好”来回复他。两个人对话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吃了没、多穿点、你也是”。后来赵什么阳突然话锋一转,说“对不起,最近没理你”。他就顺势问赵什么阳要答案,关于他俩什么关系的答案。

赵什么阳是这样回复的:“我感觉自己不适合谈对象,辜负你了。”后面的话都是围绕这个中心思想,做了一些在我看来是废话的、连篇的延展。讲了半天,又扯了些生活中乱七八糟无关痛痒的话,赵终于说出了在我看来才是真实目的的话:晚上陪我吧,我没有工具,可以做吗?

我内心暗暗感叹了一下,这个赵什么阳,真的很有耐心,很沉得住气啊。不知道该不该夸其善良、温柔。

现在球被踢到了他这边。他问赵什么阳,咱俩的关系就是炮友吗?赵可能被问得有点心虚,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连炮友也不做了呗。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直接说当炮友呢?”他又问。

赵说我也不知道。这张长图到这里截然而止。

其实做炮友没问题啊,不谈恋爱也OJBK啊,这个人为什么就不能痛快直接地说呢,为什么要说不约炮呢,还是说成年人的游戏规则就是一切不要把话说穿心知肚明就好?搞得别人以为谈了场恋爱其实只是约了个炮。

他不想跟赵做炮友。可是赵不想跟他做恋人。他好难过,又不怎么难过。他说现在至少有个明确的结果。赵跟他说:“一开始我是想认真和你处对象的,那天我真的是在玩游戏,你又一直跟我说一些有的没的,我就觉得我俩性格不太合适。”

我来把录像带倒回到赵什么阳说的“那天”,也就是赵被叫“老婆”的那天。

那天,他叫了赵什么阳几声老婆。赵没回,他立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发几张哭唧唧的表情包,“我错了啦”“你干吗啊”“怎么回事”“呜”“hello”“有人吗”,一连串发给赵,赵回:我玩游戏去了,拜拜。

他接着发:“一串省略号”“哦”“不要生气嘛”。

赵回:“我没生气啊”“我真的玩游戏去了”“我喜欢玩游戏”。

以上就是那天的回放。

我听了是真的觉得好笑。没嘲讽的意思,就是好笑。这位改卷打分的赵老师厉害了,就这样一道跟打游戏有关的题,对方没答好,直接扣掉41分,59,结束,你留级去吧。

打游戏真的太重要了!

下午四点多——刚才的长图对话发生在早上——赵什么阳补充说,你很好,是我不好,我不想让你对我陷得太深,我不能给你承诺。天气冷,你要不放了学早点回家,注意安全。我的话,这个阶段我可能只需要一个炮友,可能对你不公平。所以咱们可能就这样好聚好散了吧。我是真心对你说这些话的。

十分钟后,赵什么阳发来消息:我下班了,你要来我家吗?

我看到这段对话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我问他,你去赵家了吗?他说,我要是跟你说我去了,你会不会打死我?

“不会啊,喜欢的人能吃就吃啊,得不到他的心,得到他的肉也是好的。反正他的心也不值钱。何况他又是如此想跟你做,心很诚。”我实话跟他讲。

“你竟然,”他说,“跟我想的一样。”他说他已经在赵家了。

“在赵家还玩什么手机?不是应该吃鸡吗?”

“赵在点外卖。”

“他点的外卖不就是你吗?你就是外卖男孩啊。”

一个小时后,他回我,开车疼死了。我建议他上大众点评给赵什么阳打一星,真是中看不中用。

他说,你等我下,我有别的事跟你说。

他说的别的事,是这样的。他发现微信里他和赵什么阳的聊天消息框不见了。从加了好友之后的第一句,他可是一直保存到现在舍不得删,哪怕是在给赵什么阳备注成人渣的那段时间里,他都没删。他就去问赵什么阳,为什么要删他聊天记录。

赵当然不会承认是本人干的啊。赵还理直气壮地凶回来:“我有必要吗?对我有什么意义?这么多对话框单单就少了我的所以就是我删的?我连你手机密码都不知道!”

赵的话,一瞬间噎住了小朋友,搞得小朋友怀疑是不是自己手滑不小心删了。我问他,赵玩过你手机吗?

他反应过来,“是我解了锁给他的,他当然不需要知道密码了。我以为他今天用我手机就是看看我软件,我还跟个傻子似的教他跑飞车。光是聊天记录不见,还可以说是我不小心删了,我刚翻了一下,朋友圈里面关于赵×阳的内容,全不见了,我当时还没发现。这他妈也会是我手滑删的吗?连仅他可见的内容全都没了,一干二净。他凶完我之后就不回消息了。”

他说每次都这样,赵什么阳会消失一段时间才出现。我开玩笑说,是不是跟对象或别的炮友过日子去了。他不信,反问说“他要是有这方面炮友还需要我吗?”我当时就“我的妈啊”三连击:

已婚直男难道就没有去嫖娼的吗?你是对男人有什么天真的幻想吗?你这个外卖男孩怎么还是个傻白甜啊?

谁没经历过保存聊天记录的年纪。过了那个年纪就觉得,那个人要是都找不回来了,不属于我了,光留个聊天记录有啥意义,复习吗,打脸吗,苟延残喘取暖吗,能当传家宝一代代往下传吗。还不是跟不能穿的旧衣服一样,压在箱底,莫说翻出来穿,日常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我也不知道赵什么阳这样做的目的、原因。大概是一种精神洁癖,不想和不爱的人在社交网络上让别人误以为是情侣关系,嫌弃,膈应,即使没有共同好友,没人认识他,甚至没人看到也不行,自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为什么要拿我手机删我朋友圈和聊天记录?有什么事情不能直说呢?”这事他念叨了几天,“删记录时可能没想到我会截图吧,朋友圈还把我屏蔽了。我有点放不下他说他要玩游戏,我烦了他,他就说性格不合,一刀判死罪。”

很多人都这样,有一套自己的打分标准,不愿迁就,无可厚非,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下雨他忘了问要不要来接就不喜欢他了,接吻时他打了个嗝就不喜欢他了,打游戏他没有让一局就不喜欢他了。别人这样,你也会这样。

以后啊,要常洗洗眼睛,带眼识人。不要什么乱花都能渐欲迷人眼。干脆果断是很稀缺的高贵品质。总在犹豫要不要扔的东西,不妨大方一点扔掉,总在迟疑该不该断的关系,可以干脆一点断掉。

他不断,不甘心断。赵什么阳也不跟他断。赵还是隔一阵就来找他,约炮。我只放了赵的话上来,小朋友的话省略。

“中午想吃什么?

——要不吃J。

——当我没说,你上课吧。

——哦,那你来不来。不来我就玩游戏了。

——我觉得咱们的事就是咱们俩的事,可以不用和自己的好朋友分享,你觉得呢?

——我说完了啊,我就是那句话,两个人的生活就是两个人的,不用分享啊,诉苦啊。

——让你这么痛苦的话,要不我就不招惹你了吧。

——我怎么意气用事了,是你自己没有理智看待这个关系而已。

——那我不招惹你了,可以吗。我真是害怕了。

——我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互相选择的,你有绝对的权利拒绝。

——你在纠结什么东西啊?不想说了,你上课我上班,OK?我今天真是不该找你。

——你再这样,我们就删好友吧。

——我认真的,我为你好,更应该删好友。

——那咱们就此打住,我服了。你要是想不开,真没必要继续讲下去。

——不不不,什么友都不做,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对咱们都好。

——我怕了你了,服了你了,咱们不聊了好吗,求你了。

——你一直在把你的想法强加给我。

——我说得很清楚了朋友,就这样呗。对不起,让你有这么一段,好在也没耽误太多时间,你继续去寻找你的幸福吧。

——别喊我名字,慎得慌。”

两个人闹得不欢而散。

小朋友觉得,既然要做朋友,为什么朋友圈还要屏蔽我,为什么删我记录删我朋友圈,为什么一直不理我然后又突然出现,还有,为什么不到一个月态度变化那么大。

我说,赵说你把想法强加于他,可是他不让你跟朋友分享吐槽他,不让你管他,不是一回事吗。这双标了。要不这样,你俩各退一步,你别再纠结他朋友圈屏没屏蔽你,拿你手机删聊天朋友圈这事就翻篇了,他也别管你跟你朋友说什么。要么依赵的,退求其次只做炮友,反正你很想得到他肉体,要么宁为玉碎,从此江湖不再见。

他用备忘录写了两三百字给赵,先是认错,不该干涉赵是否开放朋友圈。然后长篇解释自己为什么生气,还要赵将心比心。在发给赵之前,他先给我看,问我这样写好不好。

我一看,当然说不好啊,后面说的那些掏心窝子的话,全无必要,罗里吧嗦,里面还有很多反问句,赵会觉得不爽。这个时候故作洒脱就行了,就说纯肉体关系可以,也不是非要谈恋爱,说不定做炮友更合适。

他问我该删哪些话。我说后面全删掉,你自己做主啊,又不是我在跟赵什么阳谈判,你就不该提朋友圈的事,你管不了,赵只想跟你谈啪啪的事,你说别的他就心烦。

他听了我的话,删了大段文字,保留了前面态度好的认错,然后给赵发了段语音,说做朋友,没事可以出来吃吃饭,看看电影,打打游戏,聊生活聊学习聊工作,不谈感情。

我纠正他,认清现实,他只想和你有最简单的肉体联系。

为什么他要发语音而不是文字呢?因为赵以前跟他说,刚认识的时候他给赵发了条语音,赵就觉得这个男孩子好有感觉。

这种一时冲动纯属撩骚的话,他还当真,一直记挂到现在。赵现在又不喜欢他了,再好的声音也出不来戏啊,不管是张涵予、朱亚文还是赵忠祥的声音,搁他身上都没戏。他把每个动作每个行为都做成了一道谜题,内有深意,可是赵什么阳根本就懒得解题。说不定赵连语音都不会点开听。

我以为这次聊得这么不愉快,今天这顿炮局算泡汤,凉了。没想到下午6点,赵什么阳又发来消息:上课没,来玩啊!

他说不行,晚自习不好请假。赵还失落的样子,说去玩游戏了。

没隔一会儿又发来:想啪啪啪,怎么办?

赵什么阳真的是很饥渴很执着啊。早中晚一天三问,没过24点不死心。

没大出息的他,不出我所料,还是翘课去了赵家。回来后,他跟我说,这不止是一个炮局这么简单。他去了之后,赵在他面前提了好几次,说钥匙不见了,家里、公司、车上,什么地方都找了,没找到。赵说:“你说奇怪不奇怪。”

他很傻地问我:“赵是不是在试探我,以为我拿了他的钥匙?他提了好几次,是我钻牛角尖想多了吗?我真的连他钥匙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而且没必要拿他钥匙。我要不要现在微信上问他,让他换锁?会不会显得我很心虚?”“我今天翘课的目的就是见他,刚刚我下车前跟他说,今天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吧,大家处理事情的方式不一样,他说他已经忘记中午发生什么了。但是我可以确定,他中午没有听我的语音,语音条上未读那个小红点都还在。备忘录图片应该也没点开看吧。他还怀疑我拿他钥匙,真的是,好委屈。”

几天后,赵又约他,说买了润滑油,这次不会让他痛了。以前,赵都懒得买油。

当赵拿出润滑油的时候,他发现不是全新的。赵还问他,是不是跟别人上床了,因为这次他没有喊痛。

我无意中问了一句:戴套了吗?

“他说戴套不爽。”

原来他们一直无套。然后我就跟他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怪不得赵三番四次找他,因为他肯无套。谁知道赵身上有没有毒啊。他还替赵辩解,说赵生活条件挺好的,很讲究,对生活的渴望和希望比他还大,应该比他还害怕得病,他觉得赵不可能有病。不联系的几个星期,赵应该没有和别人约,他想了想,赵不会有了新的中意的炮友还来约他。

是没人教这些00后注意自我保护吗,有谁在生病之前不是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渴望?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健康主动权,轻易随便就拱手奉上,交给别人主宰?自己做主不好吗?在个人健康上,宁可相信安全套也不要凭空相信性欲上头的男人的嘴,安全套比男人更值得信任。

他说他慌了,让我不要吓他。你自己开车不系安全带,交警说容易出车祸,你反而说交警吓唬你?你跟交警说我车很好,不会出事的,听听看,合理吗?对方戴或不戴,是他的决定他的选择,他不强迫你,那你就要想清楚,要是想清楚了,愿意冒这个风险,自愿承担自己的行为带来的后果,那也没人拦得住你做决定。要想好,冷静地想好,健健康康的总比生病吃药好。

想想看,男人的话真的完全可靠吗?刚认识的时候,他问赵,喜欢看电影吗,赵说喜欢。前几个星期他又问赵,喜欢看电影吗,“我不喜欢看电影”。

他自己想起这一幕都觉得好笑,哈哈,好精彩。

笑着笑着,流下泪来。

 



“我写的第一个00后故事”的4个回复

  1. 我恰好知道一个你说的app,就是那种只有两个人聊天记录,却没有聊天框的工具。可以实现你说的功能,不过似乎有点麻烦。
    Stich it,中文名好像叫剪贴并。原理就跟小猫钓鱼差不多的意思,中间段的图片都是去头去尾的,两头的照片只去了一头,所以看起来上面有联系人,下面有对话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