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了


我爸说我没有人情味。我妈最常哭诉的是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爸会骂她都是她没养好,才养出个变态。

我喜欢待在家里,不喜欢应付人情世故。

一个多月,我没去公司坐班。五月辞职回了家。没有面任何试,简历也没投。偶尔接到猎头电话,电话里给我推荐些不着调或是无下文的职位。没用。

墙上很空。原来设想要挂好多东西,这么久了,一件没买。欲望不太强,又不太愿花钱的人,一般的东西根本看不上,挑东西就难一点。看了看弱电箱和电箱,终于买了三幅画,白色的油画布上,是我分别待过几年的三座城市地图,想在上面把住过的地方圈出来,虽然没人看。

买了黑色的扇形转角柜。第一层放各种工具文具,想在中间几层放动物模型。第二层放海里的鲸鱼海豚北极熊,还有冰山,第三层放地上的斑马大象长颈鹿,还有树和草地,第四层放空中的天鹅白鹤火烈鸟,云就算了,没法悬空。

可是一整套买下来好贵啊,够买个洗碗机了。

第五层摆了酒。之前买的喝完了,又买了很多。每天调一点。换各种花样,酒就没那么难喝。我不爱喝酒,只是倒掉太可惜,我只爱把酒和很多别的东西混合起来的那个过程。

买了跟朋友家一样的同款地毯,来过的朋友都让我把链接发给他们。它变成了家里的一座小岛。吃饭,上网,写方案,看电视,喝酒,睡觉,都在这二乘二的空间。有时候我觉得它真的浮在一片海上,身下是厚厚的一层苔藓,没有湿润冰凉的触感,也不会弄脏皮肤,顺着它的绒面纹路抚摸,真的跟苔藓一样。

我连床都很少沾了。比地毯还大的床。

回家之前,前同事说我在家闲不了几天,我是闲不下来的人,没几天就忍受不了没有目标没有工作的生活,很快就会焦虑和空虚,念起上班的好。

你不知道空虚无聊的生活,有多舒服。我不会刻意寻找东西,或者人,去填补那个空,太累了,要花好大的力气,我宁愿放任无聊在我身上游淌。

空虚也是一种充实,被无聊填满的充实。我情愿被这样的感触腐蚀。花瓶本身是美好的话,插满了绿叶鲜花果实,或是什么也不插,空着,它都是好看的。

沙发上,地板上,马桶上,出了这个门,外面所有的地方都不如这些地方安宁,也许外面的更舒服,但这里有更多的满足感,安全感,归属感,在外面总过得小心翼翼。得到的拥有的才是最好的,跟人一样。

家里的最后一株绿萝,枯了,死了。我暂时不养了。我幻想的植物的王国,还没完全建立起来,就崩塌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留下来,是这里,或是别的地方,我想要一套小房子。我对植物有很多的爱,但它们带不走,比人还难带走,比人还依赖照顾。

不坐班在家里躺很舒服,接了散活,每天都充实,想几点睡几点睡,想几点干活几点干活,想几点看片几点看片。我知道凌晨四五点天刚亮的时候吹进窗户的空气怎样,那时我刚写完东西,关窗躺下;我知道浮云在天上飘,细雨在半空洒,看别人上班的感觉有多好;我知道最近有什么比赛,哪个台几点的动物好看,而这时的朋友圈好多人在喊不想上班。

吃得少了,感觉自己瘦了五斤。不想上称,不需要它告诉我,请它闭嘴。

再过一会儿天又要亮了。不管有多少人不喜欢,周一照常来。

住自己的房子真舒服啊。心里空空的真舒服啊。



“空了”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