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

空气渐渐变重变热了。

我现在不在南方的城市。这个季节,这里很少下雨。

天空的颜色很浅,窗台的阳光很浓,我的脑海里有停不了的蝉鸣,只有夜晚才能让它闭嘴。

四年前也是这个时候,我跟小男友在一起。

我们借住在我一个表姐家。表外甥在老家念书,表姐跟在身边照顾,表姐夫出差在外地,房子很多时候空着,就借给了我。小男友刚退了租要换房,一边找工作一边找房子,暂时来跟我凑合,等找好了再一起搬出去。

有天,表姐和我妈来了。吃完晚饭,我妈在阳台和我小男友聊了很久的天。

表外甥小声跟我说,他们好聊得来啊,年龄差这么多。

没过多久,小男友家里人让他回去处理家事。他犹豫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决定回去。

我问他还回来吗。他没向我保证,他只是说尽量回。

我依然没停下找房。我、他还有朋友一起去看房。朋友问我,你们一起住吗?当时小男友已经要走了,我犹豫怎么回答好,小男友也没回答,只是在大家面前亲上了我的嘴。大家起哄笑。

后来他没回来。

我没怪过小男友。没理由怪他。但是,我有点怪自己。我觉得我的生活配不上他的生活,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我给不了他好日子,会拖累他。我说的很好的生活不是买房买车买名牌这种物质上的富裕,而是精神世界,一起去稀奇古怪的地方,认识特别的人,一起去陌生的城市,在街上疯闹,一起拒绝任何人的安排,完成两个人的计划。在我看来,他可以过得很自由而不迎合,很随性而不造作,没有拘束,不被捆绑,做出自己内心认可、喜欢的选择,这些我很喜欢的感觉和渴望的生活方式,我希望他能得到,并伴随他的整个人生。

我的一只脚上绑了一根长长的粗绳,我没有能力说服这根绳解开,也没有勇气可以剪断它一走了之。可是,小男友的世界可以比天高比海阔,我陪伴不了他那么高那么远,也舍不得找根绳把他拴在身边。我经历过被绑架的关系,知道那样活着有多不舒服。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他值得过更好的日子,像我梦想的那样。

我不怪小男友,我讨厌我的原生家庭,不是从那个傍晚才开始讨厌。那个傍晚,我妈在阳台上对他说了很多当爹当妈的不容易,声情并茂地讲述有多盼着我结婚繁殖养老送终,任何外人都不该妨碍这个理想的实现,不该破坏一个老人的心愿一个完整的家庭,年轻人不要搞同性恋,不道德。

操蛋的世界,谁他妈容易。

我妈内心打什么算盘我一清二楚。我当时没勇敢地拉走小男友,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看不到希望。如果当时义无反顾地拉着他出了那道门,后来发生的所有的事是不是就变好了?我不相信,我悲观地觉得不会,最后的结果还一样。另一种美好的结果,我不去想,不知道从何去想。

他的离开,对他来说未尝不是好事。我相信他真的能过上不被任何人安排绑架的生活,在生命的每一天。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前所未有地意识到,我的家庭问题会成为我日后跨不过的障碍,绕不掉的深渊。没有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我的对象即使能不跟我家庭直接过招,也难在一旁毫发无损。原生家庭比甩不掉的狗皮膏药还厉害,会主动找上门,不满足他们就得不到安生。

我这种性格懦弱的人,不谈感情也好,谈了也守护不了,还把别人拖下水。原生家庭对心理的影响,可能没法摆脱,没法让人真正快活起来,又谈何为两个人的关系提供养分。也许我会带着对立与恨意过完余生,不会和解,我觉得一旦选择了和解,我就不再是自己了。

我其实并不厌世。离开了家的时候,家庭暂时搁置的时候,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觉得风是快活的,树叶是闪亮的,云朵是甜腻的,高楼是可爱的,我是能笑的,是能不费力活下去的。

要说遗憾,也有,遗憾就是我妈没拿很多很多的钱做谈判的筹码,没让小男友带着一大笔分手费离开。我跟小男友开玩笑:我家要是特有钱多好,你走的时候,起码可以一沓一沓的钞票甩你身上。穷人连分手都分不好。

没有人,还有点钱总是好的,比一无所有强。



“我得不到的,希望他有”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