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梦

今天凌晨以后睡下的,做了一个梦,从几点开始的不知道,醒来时五点多。

梦见了一个喜欢的大男孩,现实里真实喜欢的,现在还喜欢的。棕色的皮肤,笑容像动物园的熊一样笨拙可爱,其实他很聪明。

梦如何开始的想不起了。很遗憾,就像小时候看喜欢的电视剧,从来没看到第一集(部分中老年才经历过的现象)。梦开始没多久,我俩好上了。梦里是千真万确的“好”,现在回想是好像“好”,谁也没明说,接吻和拥抱并不能证明。暂且认为是真的好上了吧。我们已经断了几个月的联系,再遇上,还跟之前差不多亲近。后来他带我去了一处僻静之地,类似一座地下筒子楼,有艺术感,每一层是六边形,层层错落。站在地面往下看,能通过中庭看到底。这里好像是他的心灵净土,或者秘密花园,有种与世隔绝的气味。

梦不是没有曲折,但路上的一些细节,太模糊,像露珠一样散落四处,没法连成一片。

下了楼,进了屋,去了他朋友家,他看起来很累很疲倦,好像还受了伤。我抱着他上床睡下,动作很轻,他也很轻,像毛绒玩具一样,怕稍有磕碰他就会消失。事实上他肌肉很好。他很快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我亲吻他,他回应,我搂紧他,他也回应,我竟然还对虚弱的他做禽兽之事,他依然积极地热情回应。这部分篇幅长得不可思议,细节丰富得连我自己都觉得过分,又舍不得把梦快进。

他似乎是把我当成了酒精或者香烟,不是他心上人的备份,我还没资格。梦醒了之后我有点这样的感觉,不过一点不悲伤,而且在梦里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除了感觉到他可能还有两三分失恋的情绪——满分是十分。

后来我们和他朋友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透过大窗户,能看到他的家。我们在聊他之前喜欢的人,一个类似金融行业精英的形象,肌肉,中年,胡茬,正装,反正就是同性恋热爱的那种主流常见款式。他聊起过去的口气有点像失恋,大概他的虚弱和萎靡就来自于这里。

聊着聊着,窗对面原本空无一人的他家里,就出现了那个旧爱。那个旧爱正好看到了我们,确切地说,看到了他。然后他站起来,走到窗前,我以为他会隔窗对那个旧爱打招呼,激动相认。他两个朋友紧张兮兮地看着我,目光让我以为他们认定了我是他的现任,替我捏着汗,不知道怎么办。

没想到,他淡定地拉上了窗帘。

结果那个旧爱直接找上门了。打开门,站在门外的大概还是他心中曾经爱过的不变的人,我猜,就跟他在我眼里的感觉相似。那个旧爱要带他走。这个时候,他两个朋友比我还紧张,暗示着让我拦着,千万别让他被带走,走了就回不来了。我这人自尊心强啊,总觉得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千百般也留不住。我就假装很自信潇洒,大度说相信他的选择,随他高兴。

不过是在逃避自卑,心里面的那种惶恐与失落,像丢了手机一样真实。

做人淘气点多好啊。别人说,强扭的瓜不甜。但不该在乎它不甜,把它扭下来,扭下来就能让人高兴,蘸糖吃。我不够这么勇敢而可爱。

后来他还是回来了,一个人回来的,再也没走,我们还是像之前那样好,甚至比之前还好,又在床上好。篇幅长得加起来占了一半。

然而,梦的开头我再也想不起来。我觉得很重要,想不起的感觉就像大象失去了牙。

甚至,我也不确定他回来的结局是不是梦本来的结局,很难说,那也许是我的梦中梦。

我已经不能再回到梦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