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真的加回来了

wechatimg25

非单身朋友说,他跟一个健身房先生看对眼了,怎么办。

要么二选二,瞒着旧爱偷偷搞,或者正大光明三人行;要么二选一,留一个断一个;要么二选零,旧爱新欢都不要。几种可能都列出来了,标准答案往上套。

有的人可以立刻退回到“普通朋友”的位置,超厉害。这位朋友不可以,做不到。现在不要想着做朋友,急什么呢,等放下了那份情欲再做朋友也不迟。我怂恿他,先去跟新欢深情表白一番,老实告诉他你的感受,你的困惑,你要怎么选,你决定先删掉他,等彻底放下了再把他加回来。

朋友这样做了,说对方理解了,感觉很好。

我心想,好什么啊,过几天就不甘心又加回来了。然后又纠结,想做的不止是朋友,要更多。

有段时间我很喜欢玩一款游戏,每天大概要玩两三个小时。后来我觉得这样不好,把时间浪费在别的地方也好过浪费在游戏上,我就心一狠卸载了游戏,再也没装回来过。

对不该喜欢的人也要这样。卸载了才能防沉迷。一厢情愿的沉迷很糟糕,对方随时可以全身而退,一点问题都没有,而自己入戏太深,整个人很抑郁。

如果不删,会忍不住找他说话,忍不住去看他的朋友圈,从头翻到尾,看每条评论每个赞,想象那些看不到的评论,想象他是如何跟别人嘻哈打笑。

做别的事的时候也会突然拿起手机,莫名其妙地想看他有没有发来消息。有时候很想和他说话,说什么都行,在干吗,吃了吗,睡醒没,冷不冷,累不累,晚饭吃什么,天气很好呀,看什么片了,晚安。结果只有点开对话框空叹息。

戏这么多,不会开心的。

我很偶尔会做梦梦见不好的事,梦里会哭,梦外也在哭,难过的感受非常真切,甚至知道是在做梦,就是醒不过来。而喜欢的他现在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梦,很长的梦。

我要一个了断,像单方面喜欢一样,单方面地了断。

爱是藏不住的,感受不到就是没有,开始怀疑就是没有,想要证明就是没有。因为我见过他对别人那副有爱的样子,我就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别人和我对他说同样的话,别人得到的是各种甜言蜜语,我得到的只是一张图片表情。我不可能卑微到去问第三个人,他到底爱不爱我这种傻问题。

我心里很清楚,即使他之前很热情很亲密,他总是能毫发无损全身而退。他跟我不一样。他只把我当普通朋友,我却在他的字里行间捕捉他对我有意思的蛛丝马迹,太可怕了,丧心病狂的可怕。我如果还执迷不悟,还找他说话,说的每一句都是对自己尊严的一次剥离与践踏,在他面前越来越卑贱。

一旦意识到对方不喜欢、不会喜欢我,我就要有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决心。至少在对方那里,要看起来很体面地走。转身后私下如何难堪,如何颓丧,如何潦倒,只留给自己知道。

想体面地收场,就要删掉他。像卸载游戏一样。

如果不能删电话号码,不能删好友,那就把给他的备注删掉,改成全名,不再主动找他,删掉特别关注,删掉聊天记录,删掉保存的他所有的照片,删掉收藏起的那些看了开心的话,删掉他的生日提醒。

恨不得删掉那些很努力喜欢他的曾经。

我们不会再热络地聊天到深夜,我们不会在睡前互道晚安,我们不会把网上看到的新鲜事和笑话还有无聊的资讯拿来分享,我们不会心有灵犀地对话说我刚要给你发消息你就先发来了。

很可惜,可惜那些过去的时间,舍不得那些似梦非梦的亲密,同时,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对未来的自己也很可惜吧。我不敢肯定。

做了断的初衷不是图个快刀斩乱麻,更多地出于自尊。他怎么看我不重要,我如何看我才重要。没有长痛短痛这种区别,我不确定现在了断就是短痛,未来再了断就一定是长痛。我没法把两种经历都来一遍,然后比较。

但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决定。跟对方说“我不和你做朋友了,因为太喜欢你。”很像幼稚园小朋友,成年人都习惯了装聋作哑最后不了了之。这一点上我不够礼貌和坦率,我承认,有一次真诚的沟通更好。

换做我是他,有一个我不爱的人缠着我,也是烦人的事,会渐渐厌烦那个喜欢自己的人。

下决心就让自己躲远点,假装冷酷无情,心中的小火苗一旦有越烧越旺,变成熊熊火焰的苗头,就做个小英雄于连,撒泡尿浇熄。

我连玩到兴头上的游戏都能狠心删掉,自制力可不一般。

朋友过了大概两周,把健身房先生加了回来。我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加回来之后感情未必升温,可能反而冷得更快,冷着冷着就没了,不了了之,再也不说一句话。人真是很快就厌旧了啊。

是非曲直、对错道理我都了然于心,就没有倾述的必要。跟别人讲,听的人也很为难,不知道要做何反应。我的病我自己知道,别人开的药方我也会开,光有药方并不够,还得有药。时间不是药,或许对别人有疗效。

所以我不跟人聊。光写下来就很开心。

很早前就想赶紧把这篇写完,写完就可以翻页了。笔记本我喜欢写完一页再翻新的一页,不会随意翻开一页空白就哐哐往上写,没写个七八成满,不情愿翻页。

对人的感情也是这样。

写完这篇,把喜欢的人像山一样翻过去,做个了结。我这样完美地设想。事实上有很大的可能是写完了还是翻不过去,断不了,跟之前一样喜欢,因为下笔太重,后面连着几页都有深浅不一的字印。

那,听天由命。



“后来他真的加回来了”的一个回复

  1. 悄悄看你博客好几年了,每隔一段时间想起来,半年或一年翻一翻,总有许多共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