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了那么久,不能一炮泯恩仇有什么意思

生日收到一条普通又特别的消息,高中喜欢那个直男发来的。他根本不记得我哪天生日,是互联网提醒了他。从1999年认识到现在,第一次收到他的生日祝福,托互联网的福。

涮了他一下,说前男友(假的)厉害了,这么多年第一回。

我记得他出生年月日,但毕业后我也没祝过他生日快乐。我觉得他不需要这种客套,不在乎我说那几个字。

我也不想知道他快不快乐,如果快乐的原因跟我没关系,我瞎操心什么。操心不如操人来得快活。

除了他,我还记得几个曾经很特别的人的生日。同样,也没在当天对他们有过什么表示。平时不聊天不互动,只在生日那天发消息祝福下,这跟商家的假关怀真骚扰有什么区别。显得自己像淘宝打折货。

况且,我生日的时候,也没见他们有过表示。我又不是过年的福字,要倒贴才有意义。

这种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的关系,我想切断、丢弃。不属于我的东西,即使不占地方,不需要我给予爱的供养,放在我家里,我也会在精神上感到别扭与真实的嫌弃。但出于“先删者贱”的原则,我有思想包袱,在意别人眼里的自己。“贱”没有很不好,我有时候愿意贱有时候不愿意,跟吃肉一样。要是列表里敢于犯贱的人多点就好了,我很乐意被删。

直男同学发了一张上周拍的照片过来,五官没变,脸消一圈肿的话,还有小时候的感觉,现在的脸太像漫画家赵石笔下的方脸。

他问的问题依然无聊。他说上周和某个高中同学聚了下,让我回去了找他,跟他聚。我随口说了句不喜欢参加同学会,就两个人聚。然后我又得寸进尺地涮他,你现在当爹了,要单身的话还能睡了你。

他说,你睡我还是我睡你。

他说,当了爹还是可以出来睡啊。

他说,我还没和男人玩过,你回来我们玩点新鲜的。

我记得他以前说他睡过一个男人,一个跟我一样喜欢他的男人。我跟他对质,他竟然说我理解错了,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睡觉。要不是换了机器没有几年前的聊天记录,我会截图甩他脸上。

回老家没找过他。我不太肯定对他是不是还有想占有的感觉,反正依旧没幻想过和他在一起,见面后也许会心跳加快,唾液增多,也许我只是对喜欢过的事件永远有一份留恋。硬盘里正常手段删掉的文件都还能找到存在过的记忆碎片,何况我的大脑。

我需要靠睡他一场来还愿,还十几年前狂热的心愿。但他毕竟不再是狂拽单身的体育系少年,变成爱跟学生打网游的体育系中年老师。我不想跟他恋爱成家,不想聊天相处,我只是觉得相处和喜欢过那么久的人,不来一炮泯恩仇有什么意思。

要让一段关系、生活变得有意思,总有这样那样的障碍绕不过。

一句生日快乐不如真切地日一场来得快乐。讨厌说话不算话的人,说了要睡就得睡啊。

这一点上,我不轻言,我不失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