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怂包

我不爱吵架。我嘴巴笨吵不赢,人还怂好面子。回嘴之前,内心会把要说的话排练很久,觉得够狠了才发动攻击,这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说出口之后,又会反思很久,总觉得准备不足发挥失常,当时应该怎样怎样,换句话说会更毒,然后懊恼,恨不得时间倒流重吵一次,三句话把对方气到嘤嘤哭。

这种叫做非比赛型选手,临场发挥不行。

吵架讲究快狠准:动脑快,撂话狠,戳得准。吵架厉害的人,无一不是能短时间一出口就让对方气得肝疼原地爆炸,对方要么被噎得一句话说不出,要么变成复读机单词循环。

我这种反复犹豫不是在吵架,是自动暴露,给别人攻击的机会。杀伤力太低,好比炮仗对原子弹,还没等我出口,对方就已经朝我扔了个原子弹把我炸了,无力反击的我只好拿着炮仗生闷气,气自己无能。

战后总结再精彩,下次上场还蔫坏。

羡慕那些打嘴仗厉害的人,有时候。骂人要是跟健身一样的话,他们能骂出十块腹肌。打字吵架稍微好点,起码有个准备时间。但如果别人说的全是脏话,那就没辙,脏不过对方会耿耿于怀,沾到屎得清洗好久,膈应好久。

有的人很会干净地吵架,不带脏字,用天马行空的比喻句,跟充满想象力的艺术家一样,每一句都能开出一朵漂亮的花儿,一边开一边啪啪啪往外弹射种子当子弹。围观的人听起来会觉得好笑,毫无关联的事物,怎么组合起来就能把人骂哭。

这种技能也许可以练出来,就像《九品芝麻官》里的情节。多听多背多实战,想象的大门打开了就不会轻易关上,直到有一天你厌倦了这样的风格。

在某种程度上,跟常人相比,我对蠢的接受度很低,对蠢的东西有剧烈的、深刻的、天然的恶意,看到就想战斗。但出于对吵架这件事的恐惧,对无能的无奈,我只能把这种恶意变成无视。如果我有能力,我不会像现在这般表现得对很多事无所谓无动于衷的样子,我早就火力全开,不放过一个蠢货。

毕竟,我看不顺眼的东西,太多了。是我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我越是认真计较,越没有胜算,越偏离自己的方向。

我曾经想开一个严肃的公众号,专门公开面斥流行爆款文章。网上的爆款文,走假大空之类的套路,大多都很值得骂,毕竟角度不刁就没有争议,没有争议就没有热度和流量。骂它们也需要走极端,这样做很俗,特别俗,没有满腔热情撑不下去,只有真正爱好、嫉恶如仇的人,才舍得耗费这么多时间。我不行,没精力,没战斗力,我常常在把对方的漏洞当考试重点划出来后,就没了继续往下集中火力猛攻、骂个狗血淋头的兴致,什么反驳的话都不想说了。算了,随便吧,我这样想。

我承认这个世界的万紫千红,高低不平,我不顺从,也无力改变。别人有他的信仰和消遣,我坚持我的认真和方向。

你说那些擅长骂战的人,真的因为别人几句话就影响了情绪,变得怒不可遏所以迫切还击吗?说不定他们一边敲下那些蕴涵怒气的词句,一边脸上带着不屑一顾的笑意。

我们都认为自己是最后的赢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