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是尽头

初中那几年是最压抑的时段。当时的感觉是人在隧道里,除了黑,什么也没有,度日如年。一直跟自己说过几年毕业了会好,但每天睡前都会忍不住想放弃,不熬了,就停在这里反而更好。梦里也是这种场景。醒来后枕头都是湿的。

现在没办法用文字形容那时的潮湿、烦闷,只剩下“隧道”这个符号保存得很明显,没追究过它到底象征什么,现在不重要。那时候住的屋子,公租房,在一条小巷里,石板路,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土,尽头有一口井。后来被整片整片地拆了填了,建起了新的蓝白瓷砖7层小楼,丑丑的。新家往西搬了百来米,站在新家的门口,朝着以前老家的方向看过去,一点过去的生活痕迹也没有,只在住过的人的脑子留着一笔一划。

现在隧道没了。但是光线太强烈,走到哪里都很晒,晒得整个人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想躲开一切。躲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就像吃对于饿的意义,睡对于困的意义一样,严格说都只是解决一时,没有治本。不过现在对情绪的控制比过去强了很多,波动起伏较小,对身体的伤害影响也小了,连安慰的话也不需要。这些前后的变化,可能是因为习惯了,没以前敏感了,无所谓了,累了。

最近一直在这样的状态里反复。人有了想法,有时候根本控制不了。每天早上醒来,失望,啊怎么又醒了。睡它个几天直接变成一撮灰,更好啊。睡之前不用想第二天还要醒,那才自由。睡前许的愿,醒了就实现的话,我许一个不要醒的愿望,会实现不。想太多,然而没有用。

美好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想活的人能开开心心的活,不想活的人能大大方方的死。我想这样也算。不想活跟想活一样,有很多很多的理由,不解决问题而一味劝别人活,听起来很刺耳。

世界没有尽头,世界是圆的。人生有尽头,人生算个球。越深入追究,越会陷入不断膨胀的迷茫、空虚和怀疑。想得少反而是一份安慰,生命有尽头反而是一份希望,如果没有尽头,那得多令人绝望。然而什么时候才是头呢,为什么不能提前知道呢。人总是贪心地想知道更多。

家庭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难对付,绕不过去,我往哪边走,它就往哪边堵。不断膨胀,快把前面的路堵死了。运气就是命啊,只能干着急。成长在一个畸形的爱的环境里,我没有学到爱的能力,也扭曲了爱的需求与表达,将之变成特别私密、异样的事情。问题太多,想屏蔽一切。

生活就是一段一段重复,大的章回的重复,小的段落的重复,几年的重复,几天的重复。是不是轮到重复过去那一段了。这一生最轻松的日子好像已经过去了。最坏的日子,会不会比现在还坏,比以前还坏,是不是还没来,好难说。

有些感觉是经历过也讲不明白,听不明白的。不太想多说。我情愿对着空白的页面,像之前的很多个夜晚,想很多句子,一个字也不打出来,呆够之后去睡觉,醒来就全忘了。今天已经破例打了太多。

你不应该在别人的心情里寻找共鸣,即使你也曾有身在低谷的时候,也不要忘记自己当下的平静和快乐,去做别人喊声的回音。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