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云游,最后不知所终

去参加一个聚会,看到了一张熟脸。

本来是我先注意到他,然后我一直在回避,后来还是被他发现了。他主动过来伸出手,要握,笑得很明亮很自然。

他比之前黑了,牙更白了。

我很尴尬,又有点受宠若惊。他对我而言就像一个还喜欢着的前男友一样。想躲,更想触摸。当然,对方并不跟我抱有同样的意义。要是我俩想到一块儿去了的话,就没什么好写的,直接手牵手走了。

没说几句,他一个人先走了。我记得我的目光穿过落地玻璃门,追在他背上。

上面是一个梦,真实的梦。几天后,我突然想起了这个梦。没有一点预警,比暴雨天气还突然,它像闪电,从头到尾粗鲁、完整地撕裂了平整整洁的夜空。他的笑脸突然特别清晰地浮现了一遍。

然后我去翻了翻他的朋友圈。太阳和月亮依旧是东升西落,海浪和微风依然是来了又退,他的每一条想必都有很多点赞评论热闹如从前,或更甚。

这是个资讯发达,信息爆炸的时代,但对喜欢的人,可能依然是知之甚少,即使我会偶尔从别人嘴里听到他的名字,即使我不再刷朋友圈,偶尔也会点开他头像去阅读他发的东西,看他读了哪些书,看了哪些电影,去了哪些商场,进了哪些店,坐了几号线,或许是我也去过的地方,但一切都跟我没关系,遥不可及。就当顺路路过,顺便看看。

我这样猜想,我对他而言,只是在得知死讯时的一声“哈?”这没什么好可惜好哀伤,人之常情。我不纠结,也不会贪图更多。

如果能死在没有痛苦的梦里最好。梦里他还能穿过人群,一眼认出我,先跟我打招呼;梦里他还能穿过人群,对我笑,露出比皮肤白很多的牙;梦里他还能穿过人群,握起我的手,年轻而温暖。

其实啊,就算没有这样的梦,能有一天平静地睡下然后再也不必起来,已经是足够好的运气了。有梦没梦,有何区别,又怎会知道。

但是我醒来了。醒来后才会想到这个如果。“如果”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这样,知道它后面跟着的事好,但就是实现不了。

故事里的人,最完美的结局就是不知所终。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