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

每次打算写点,主题和开头都想好了,总会突然发生不舒服的事。偏头痛了、手机坏了、打牌输了、爱人丢了之类,然后写的兴致就跟着掉了。把不舒服的事件写出来吧,没意思,不值得,写不好,更不想。就对着打开的电脑,啥也不干,默默坐到黑屏,再去睡觉。写好的一两句开头,变成再也续不下去、不了了之的烂尾楼。

这样说来,生活时常发生不如意的事。其实那些小意外很快就过去,就像蚊子咬起的包,指甲挠挠,画个十字,抹点花露水。只是事情发生前的兴致回不来了。

不觉得自己有抑郁症。抑郁症不是骄傲的事,不开玩笑。有朋友说我是个性冷淡。这话得这样断句才对:是\个性冷淡。不是你想的另一种意思。我常年处于压抑的状态,表情冷漠,跟“别人欠我钱没还脸”还不一样,那叫凶,或者臭。我的脸很像是生无可恋。

细想下,确实没有可恋指数很高的人事,好看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睡的,都不算。

也许是小时候缺爱。这个猜测很随意,毕竟现在追究原因没意义,即使找到原因也纠正不了原因,我改不了过去发生的任何起因经过结果,不存在对症下药这回事。我甚至不觉得这是种病症。人生就这样吧,并不糟糕,舒服最紧要。

老一个人,早习惯了孤独,根本不怕。对别人不产生心理依赖需求,不从别人身上汲取养分。不擅长表达情感,情愿打字,可以写下很多情话,从来没开口认真表过一句。不喜欢张嘴,自己能宣泄处理而不需要倾述,睡一觉就自愈,或者两觉三觉,感冒头痛也不吃药。为人处事多被动,心里有礼数,手上做不出,尽量避免和人接触。

同时,我会聊天,我觉得我很能聊,什么话题都能接,即使抛不出专业内容,我也能引导别人跟我聊下去。荤的素的,骚的淡的,重的轻的,甜的咸的,邪的正的,都能聊。你是热情的筷子,我就是火锅的那口滚烫的锅,你烫我也烫。你冷了,你放下筷子,你走了,锅里的油冻上了,我也不想去费劲焐热。

我不爱聊,不想张嘴。从不觉得人和人之间冷场有什么不好,不会感到窘迫。硬要没话找话才叫尴尬。手机通话的时候耗电很快,我也是。我脑子反应慢,常跟不上嘴。如果我的大脑随时能连网就好了,一搜索就能弹出要说的内容。深入浅出,装哔严肃,逗趣正经,信手拈来。

我想象,一个人一辈子能说的话,有一个总量配额,前半生说得越多,要么寿命原本很短,要么语言能力渐渐退化消失,要么后半生能好好对话的人,找不到了,话被少了。

如果你热爱说话,那祝福你,能有一个二个三个四个听你说话、跟你对话的人,几十年都有。想再多就不行了,能凑一桌麻将边打边聊,还想怎样。我就祝你这么多。

不想说话,那就拥抱,睡觉。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