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好友开始,到下了床为止

有一回,夏天的晚上,朋友约我吃饭谈事情,带了一个说是蹭饭的朋友来。一个有姿色的朋友的朋友。

吃饭的时候我偷偷多瞄了几眼。时不时故意把话题引到朋友的朋友身上去,对每一个回答都默默记住。

饭没吃完,我跟朋友的朋友说加个微信吧。我很少主动要别人联系方式。

过了两三天,我问了朋友几个关于朋友的朋友的问题,瞎子都听得出我有好感。

朋友说他不适合你啦。

我第一反应是问为什么。刚问出口就瞬间全明白了。朋友知道我100%一点就通,不好意思说得很直接,干脆不回答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就那个,没别的。好比你问世界上有多少个英文字母,答案只会是26。

我还是有跟朋友的朋友聊。这其实不是我该做的事,我应该保持安全距离,聊了就会有“能吃到”的幻觉,不接触才能保持理智与清醒。事情过去了太久,记不清是谁先找谁聊。他语气很热情,好像我是他喜欢的类型,说的每一句都充满了欢愉与情俏,我没及时回复他就会再发一条,要么问在干吗要么找新话题。

我跟一些陌生人,都是从这种滚烫的热度开始,又像一碗热汤,暴露在东北冬天的空气里。我心里想,你冷得这么快,是不是也很不耐操啊。少有人跟我一样热得快冷得慢,我这种基因太罕见。阴差阳错的因素很多,导致双方不总是有相同的速度与激情,有慢有快,渐渐就离远走散了。

我喜欢的人,有一些至今像山泉、像山风、像山雾一样淌在朋友列表里,感觉上忽远忽近。这样的喜欢,是一件意兴阑珊、食之无味的事,比购物车里的奢侈品还冷酷。还舍不得清空。

我喜欢透过飞机窗户看外面像科幻片城堡一样高大壮丽的云层。我喜欢冒着热气不烫不凉的西红柿豆腐蘑菇汤。我喜欢卖场里堆在一起飘着浓郁香味的蜡烛。我喜欢打字时候键盘发出的微弱的机械声。我不想喜欢人,喜欢谁,他们就是空气,没有回响,只会上瘾。

跟朋友的朋友上了床之后,我被断了联系。我很识趣地不再发消息过去。后来他在朋友圈通知换号,我没再加他新号好友。即使我还想跟他上床,上很多床,或者不上床,上地板、上桌子、上灶台都可以,但永远再没有这样的机会。这就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交际方式,从加好友开始,到下了床为止。

即使他跟你上过床,也并不代表喜欢你。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One thought on “从加好友开始,到下了床为止”

  1. 上过床不代表喜欢你,这太正常了吧。相反,他不想和你上床,说不定没有不喜欢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