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

最近这一个月,起码有三十次冲动想写东西,甚至(在心里面)对自己苦口婆心地说,不写一千字,就写九百字也好啊,可不能让别人觉得是我懒了,虽然我确实懒。又起码有十次以上打开了软件,啪啪啪键盘敲了不到一行字,要么关了,要么睡死了。

懒不是导致这种情况最主要的原因。写东西对我来说跟做菜一样,我再怎么懒,饿了就一定会做吃的。不过那是以前,现在这个年纪,肚子已经不会再饿了。纯做给别人吃?我又没有表现自己、与人分享的欲望,做菜就变得可有可无,全看心情。以前还会觉得那么多别人的故事没写出来好可惜,现在就认为太阳底下无新事,翻来覆去大同小异,无非就是你爱他他不爱你,除了当事人,没人在乎那些个破事,写不写无所谓。我不写还有别人写呢,那么多妙笔生花跟有了六个月身孕一样怀才的,写得咋咋呼呼跟居委会大妈、窑子里老妈一个口气,爱看的可多了,还有人给赏银。

然而,太长时间不写八卦,副作用很明显,就是我这牙,疼好久了,左边疼了换右边,右边还没好又疼左边,现在两边一起疼得我吃饭的时候想扔筷子掀桌子。

即便如此,我此时此刻也没有要讲谁的八卦的意思。

几个月前,似乎是陡然解开了一道一年多的数学奥赛题,明明是解开了,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太迟了,试卷已经交上去好久了,分数已成定局,有什么用呢,反而更加耿耿于怀,当时怎么就没想到。人生的试卷呐,说句鸡汤话,就算下一次面对同样的题,即使知道该怎么解,也还是很可能推不出正确答案。

那时候开始,暗暗决定不再更新社交网络账号的文字信息,没意思,起码不像以前一样每天发几条,搞得别人以为我多无病呻吟。其实我有病,他们不知道。再说了,能说出来的伤感算不上多伤感,我发的那些句子更像是小学时候的好词好句摘抄,以后要用在文章里画龙点睛的。毕竟写文章呢,又不是三两句一下就能写完,先把经典碎片,那些灵感的小火种保存下来。区别在于小时候抄别人的好句子,现在刻意避免跟别人说的话一样,就要说别人没说过的,我可不想做草根营销号,靠抄别人的段子把自己包装得睿智幽默。

好了,今天先说这么点,我深入思考下有什么八卦,下次可以好好讲讲,治治我的牙。对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牙,它比爱情、比男人女人重要多了,切身体会。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