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嘴里的人

胡检员发过来一张微信账号截图,问我认不认识。这人跟他在一个健身房。

我说,那你肯定见过他肌肉了,奶大得跟滚水烫起的泡,腹肌像键盘,人高鸟大。

胡检员问,他是1还是0,你俩搞过没?

有些人打听新货第一个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就这个,不买也要问。似乎对方搞过,自己就不会要。都是二手,得挑一个和熟人没关系的。

胡检员得到答案,隔了很久才回,“我没加他。看他年纪挺大的还能做1吗?”

“胡检员,他只比你大三五岁。”

“胡检员,很多0年龄大了都会重新定位规划,改做1的。”

“胡检员,他做1那么多年,对付你是小意思。”

胡检员喜欢年轻嫩肉,口感更好,把脸看得比肌肉重要。倒没见他睡到好看的。也许有,他不显摆出来说。

有另外一个“胡检员”,跟我不太熟,也是突然发张照片过来,问我跟这人熟不熟,跟他在同一个健身房。

我心想,重庆基我都不熟,更何况你在外地,怎会来问我。看了照片,我说不认识,在微博上看过,像是直的。有一次他发了一张红软件截图,声明别人在冒充他,大家不要上当受骗,同志也别来找他。没一会儿有人在下面评论,说在某某城市的红软件上见过他,看来也是假的了。还有人说你也上红软件啊。没见他回复,那条微博很快就删了。

他直?我呸!他要是直男我就是大猛一操死人不偿命。打引号的胡检员激动起来,然后就讲起了他俩的关联。

是这样的。打引号的胡检员在健身房刷红软件,刷到了照片上这位,隔了几天健身的时候就见到了实体。对方照片和实物相似度有九成,不是“泡面人”。“泡面人”是近年出现的新物种,靠各种低成本修图滤镜横行,骗一个算一个,一定要见到本人才发现货不对图。这样发展下去,估计以后会出现“交友照片修太过,见面竟是一家人”的社会新闻。面前这位有诚意,实图一致,不会让人有上当受骗要退货的想法。

打引号的胡检员有点小开心,这就是他的菜啊。光遇到菜没什么了不得,地球那么大,菜也无穷尽,每个人都是行走的生殖器,在世界这个交配场,难的是菜主动掉进你碗里还无限量供应。

菜主动发私信来,打引号的胡检员怎能不乐一把。可惜这样的快乐并没持续很久,两人在红软件上三言两语约好,去了打引号的胡检员家,成功滚了床单。即使有了晚一次、早一次这样“感觉中了大奖”的情节,也没能挽救事情朝花好月圆的方向发展。他的菜大概在出了门还没走出小区的路上,就把打引号的胡检员拉黑了。

打引号的胡检员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怄气地问我这人怎么这样,又没得罪这人,怎么能这样对他。

就像找工作面试没过。我劝说。基圈什么人都有,别太为无聊的人伤心。他进了你身体不说还进你心里了?你不是动心了想跟他交往吧?

打引号的胡检员忙否认。那就好,我按照惯性说了些安慰话,顺带骂了那人几句,说他有眼无珠、不厚道、人品不行之类。我情势所迫才那样说,别怪我,我不爱对人做无意义的评价。人家长得阳光帅气,穿衣显瘦脱衣肉,爱跟很多人过性生活,拔屌就闪人,不约第二次,都属社会常见现象,我嫉妒都不够,哪轮得到说别的,就算有意见也只会放心里。我要长成他那样,未必有定力说“老子不约”,可能比他约得还频还急还不尽。懒得写了,很多人都遇过这种事,或是在干这种事。很多人生活目的不就是钱财和交配吗?节省时间成本,凡事讲个快,充分筛选和享受。

说到这里,顺便说下标题,意思是大家都想成为别人嘴里成功的人,成为别人嘴里的人。后面半句是荤的。

之后有天,打引号的胡检员来汇报进展,说又在健身房见到了,对方看也没看他一眼,假装不认识。红软件上也被屏蔽了。还有点生气的样子。我抚了抚他的毛,安慰了几句。打引号的胡检员好像很认真地听到耳朵里去了,像个乖巧单纯的我的孩子,拿了糖屁颠屁颠跑开。

之前有个二十岁不到的人,从我空间拿到一些朋友的联系方式,找我朋友聊天,问我的事。我倒不反感他向别人打听,我做的我都认,我反感的是他骚扰我朋友,给他们带去麻烦。然后我就把空间锁了。

对了,我也想打听一个人,他的事都想知道,只听真实发生过的,不用听别人的看法评价,我自己会加滤镜。不过地球人啊,反感这种被打听的方式,而且,我听再多也不会和他变亲密,反而把自己搞得很累,于是我就干别的事比如拍裸照去了。



“别人嘴里的人”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