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胖子最近又开始出现在我们的朋友群。有人发了很有料的帅哥图肌肉照,他就冒个泡花痴一下,说的无非就两句:“这是谁?”“这是你?”

很多雄性,不论直弯,有了对象也会对别的生物流口水,胃口很好的样子。大家习以为常。我问蓝胖子,你会和你的小男友意淫同一个人吗?

他说不会,审美不同。

“未必哦。如果叉叉叉(随口说的一个男明星)同时找你们约,你俩不干?”审美不同归不同,不代表没有交集。有的人长得跟钱一样,可以抚平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审美分歧。

他想了想说,你好贱。那种美丽值的人怎么可能对他们提出如此无理取闹又无法拒绝的要求。

也对,这种假设的确无聊,就跟“给你一个亿让你分手你干不干”“你妈和我掉海里你先救谁”一样,先把一个亿摆面前再谈,至于救人,我一口气能救十个还能再吹个救生圈飘上天。

小男友比蓝胖子小六七岁。前者动如脱兔,后者静如处男。年纪小的爱闹腾,今天发个脾气要你哄,明天乖得要他跪就跪要他舔就舔,内心住了个小女孩。蓝胖子问我怎么办的时候,我说你睡服他啊,反正你有料,器大量多,让他感受你漫出来的浓情蜜意,化身为奴。我内心想说的是,年轻人有几个不折腾的,真心爱他不一定管用,往往等不到他安分就缘尽了。

蓝胖子想了想,点头说,每次做完,小男友会情绪好点,不会给他脸色。要是一个星期不提出要求,小男友就会生气,也不主动,暗生闷气。

这就是性生活引起的问题,没喂饱。饥饿的滋味可不好受,都什么年代了,谁还愿意挨饿,手机里那么多料可以吃。

诶,器大量多的出处是?蓝胖子问。

我当然不可能信口开河。这出处是蓝胖子的某一任前男友跟我讲的。他说当年看上蓝胖子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蓝胖子量很多。那口气,有种顿顿管饱的满足感。

蓝胖子说他俩分别在不同时候提出过复合的要求。小男友先说,蓝胖子在气头上,拒绝了。后来蓝胖子想想觉得其实没那么糟,放下脸欲重修旧好,小男友又拒绝了,结果被他朋友劈头盖脸浇了一盆沸水,骂醒,跑回来同意复合,住在了一起。没几天就露出了真面目,开始用“老三样”折磨蓝胖子。所谓的老三样,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是指责埋怨自己想,让你天天思考自己错没错、错在哪、以后要什么样的生活。

他们的事,我知道的少,少到没来得及一睹小男友的真容就听说他们拜了,不是拜天地的拜(bài),是古德拜的拜(bāi)。没有第三者,原因是生活观不同,不愿迁就和改变,因为要改变的成本太高,爱自己最简单划算。

蓝胖子说,以后再也不找年龄小的了,除非他不想过安定的日子。

蓝胖子打算找个比他还大的。最好是结了婚的,可以借一下对方的妻子带回家应付长辈和爱管闲事的亲戚。我们就笑他,那还不如直接找个有小孩的,生都不用生了。他说,那样最好。

我们看他是认真的,觉得不好笑,就认真地说,别做梦了,父母不会这么轻易满足的,娶儿媳和抱孙子,他们都要。结婚只是手段,先把你骗上贼船,要小孩才是目的,领养的过不了关,得亲生,不生就一直灌你吃药。

蓝胖子找过两个有女儿的男人,甲说“其实我还是喜欢肌肉大屌男”,乙说“你做不了我的精神导师”,最后都没成。

蓝胖子并不胖,匀称,有大器,就差点肌肉。

我要是成功男人就好了。蓝胖子心目中有一个成功男人的参照物,是个公务员朋友,三十多,职位不错,有女老婆有儿子,背着女老婆在外面有小三、小四和小五。三四五都有自己的女老婆,皆深柜。小三对公务员用情很深,因为公务员能给他精神上的营养补给,即使知道公务员有小四和小五,也不介意,只希望公务员能撒播一些雨露给他。后来,小三爱上了小四,打得火热,可惜小四在精神上喂不饱他,他转而找上了蓝胖子——他就是前面说的那个乙,可惜蓝胖子也没能让他满足。

照我看,这些关系不复杂,不是妻啊妾啊妃啊嫔啊什么的关系,就两个字:炮友。小三和小五后来去了外地,公务员现在和小四依旧每周一炮,还会有小六、小七、小八。跟很多已婚中年男同志一样,过着老婆孩子炮友的生活。

蓝胖子要跟我们爆料,说以前有个台湾人叫某某(同志圈红人,经常混黄网的知道这号人物),你们知道吧?公务员和他见过,他老是叫公务员爸爸,所以他们最后没有交配。

我吐槽说,见过某某的多了,这算不上料啊,芮成钢(当时很火的新闻人物)叫他爸爸才是料呢。



“料”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