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勇敢丢掉你想去而害怕去打扰的人

梦见几个地球人,发消息问我怎么把他们删掉了。有种被追债的感觉。

我在梦里没回答。我想,平时没联系,留着显得我太不把你放心上,还是删了好。反正你只会求点赞、求转发、查看是否好友的时候才出现,跟消失了几年突然发请帖的同学一样,不是很熟。

地球人约定俗成的规则,是大多数人刚认识那段时间,就把这辈子能说的话,一次性用完,用完不补。按随机分配原则,不同人之间,话的总量设定不平均,跟财富一样,所以有的人保持联系的时间长点,因为要说的多,可以有三五月甚至长达一年,有的则不到十分钟就说完。这就是一段关系的寿命。我不会闲聊,所以跟谁的命都短。我不介意也不遗憾别人对我怎么看,跟打雷下雨一样自然,以前胆子小才会怕招呼不周人走茶凉,现在觉得,你要走就走吧。

最近丢失了很多东西。听力有微妙的减弱,我觉得我对人声以外的声音,比如机械声,更敏感。视力这两年下降得快,以前右眼模糊基本全靠左眼撑,现在左眼大概是累了。所以听人看人也没以前明亮,俗称瞎了眼。记忆力确实有所下降,大概是脑神经在萎缩,容量越来越小,只能记住那些喜欢的人和事。

怀疑和放任的心态反而增强。比如,以前很坚持第一直觉,感觉不是价值观相近的同类,即使是喜欢的人来打招呼也不会热情回应。而现在会,还会觉得万一他真的看上我了呢。

我以为我们会(曾)相爱,是我在地球上遇到的最恐怖的幻觉,最恐怖,没有之一,也没有什么能和它并列第一。

搬家的时候丢失了一把伞,撑开后伞面直径有130厘米。记不清遗忘在哪,一直回想一直回想,从朋友在夜市上花一百块买下它送给我的那一刻,到杭州,到北京,到重庆,和谁一起撑过,八年前,几天前……这几年它身上发生的事,如此少。

丢了伞似乎随同丢失了一段感情。在网上买了把差不多的代替,样子比旧的好,因为是自己买的,就感觉它是一个还没有故事的朋友,也会爱它,是不一样的感觉。

还有,十一年前,我在一楼学生寝室的窗台上放了一双皮鞋,朋友送的,晚上下课回来发现不见了,被偷了。那双鞋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得。

我丢过几次钱,什么时候、在哪里、丢了多少,我现在还记得。

丢过三次手机,有两部型号一样,怎么丢的,我现在还记得。

搬家的时候主动丢了些东西。在旧屋收拾的时候都没舍得丢,全部搬进新房,多看了几眼才终于下决心扔掉。想着它们跟我住过新房了,我就不算很忘恩负义。票据、衣服、鞋子、行李箱,甚至是装了家电还完好的包装纸箱,都觉得扔了怪可惜。还好它们跟地球人不同,没有人的情感。我羡慕这种属性。

扔掉的最贵重的,是喜欢的人。怎么认识如何热络,我现在还记得。觉得对方没想过和我在一起,不会在一起,即使有千万分的舍不得,也只能咬咬牙一步步在被对方丢掉的过程中,承认这种失去,不挽留,和对方一同丢掉。

这个过程,其实跟自杀无异。事实上没有死后重生这回事,只有没死透,然后带着这个陈年锈印过完后半生。

我很珍惜我有的。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3 thoughts on “要勇敢丢掉你想去而害怕去打扰的人”

  1. 与故人/故我/旧物的离合悲欢是每个人都难免的啊…这里一个多月没更新,几次过来想问问来着…你的文字好,几时看淡了不写这些,可以写小说…

  2. 这里好久没更新了,几次过来想问问来着…与故人/故我/旧物的离合悲欢是每个人都难免的啊…你的文字好,几时看淡了,不写杂感,可以写小说,定不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