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性欲都变成了厨欲

我很小的时候就会做饭。多小?初中。那时我矮,一米五五。我妈去学校找我,碰巧在做课间操,她一眼就看到了我,因为我最矮,还站在队伍最后面。但我完全不记得我曾是班里最矮的这回事,喜欢站后排是真的,简直没有别人所谓的“羞耻心”。

每天六点起床,拖拖拉拉在起床气中眯着眼穿好洗好,五分钟走到学校,七点下早自习,再用五分钟从学校走回家吃早饭。

家里是没有准备早餐的。那些年家里经济条件不算好,街边早餐店吃碗面得一块五,不是拿不出,爸妈觉得家里有吃的干吗去外面。不过得我自己做。根本不用愁吃什么,不是说有很多选择——选择多了才需要愁,而是只有两种选择,取决于前一晚有没有剩饭,有的话就蛋炒饭,没有就下面条。那三年基本是这样过来的。初中毕业后,好几年我都再没碰面条和蛋炒饭,听到这两个词,大脑马上浮现出它们的味道,想想就怕得站不稳。过了几年,厌恶感冲淡了些,但面食仅能接受泡面,是一款西红柿口味的宽面泡面救赎了我。后来因为喜欢的人一句“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而重新接纳面条,而且一定要加菜做浇头,青菜是主打,面条是配角。

初中有两年,我从一米五五,蹿到了一米七三,每年9厘米,从班里最矮的几分之一,变成最高的几分之一。之后又用三年时间长了一年的量。老版本的生理健康课本说,青春期发育就一次,只长5~6厘米。于是我就沾沾自喜自己有二次发育,远超平均水平。家里的伙食不算好,我也不爱吃肉,爱蔬菜。事实上我这一代重庆人,个头普遍不高,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个个头上有只手,使劲往上拽,长得营养特别好的样子,现在教科书上对青春期发育的描述也与时俱进做了修改。

很长一段时间,我只会做那两样吃的。后来学会了煮饭。是真的有煮这个动作,不是用电器。那些年我家还没电饭煲,煮饭得先把米在水里煮个七分熟,中途用锅铲搅拌以免粘锅变糊,一粒米有三分之二从透明变白,就煮好了,沥起来,滤水后倒进木蒸笼(老家叫甑子)蒸“过心”为止。用老家的话说,饭“上汽”了,就是全熟了。沥下来的水叫米汤,上一辈很爱喝,现在都吃电饭煲的饭,有人还会怀念那个,本地一些餐馆号称卖甑子饭,更香,下饭的饮料是米汤。我不爱喝,尤其是放凉后汤面会凝出一层类似面膜的皮,很倒我胃口。有的人独爱那层皮,比如热牛奶放凉,面上也会起的那层奶皮,我表弟就爱到恨不得糊脸上慢慢舔。

我第一次接触电饭煲,是高中在表弟家。大人打麻将赢得不想回家,表弟又不会做饭,只好我硬上。当时不知道水量没过第一截指节的二分之一就好,结果加了很多水,煮成了一锅粥,还溢锅了。

第一次做菜,远在这之前,做的是番茄蛋汤。本来鸡蛋是要先打在碗里,蛋黄蛋白搅拌均匀再倒汤里成蛋花,我不懂,直接敲碎蛋壳整个打进锅,一看不对,怎么浮上来的是白色而不是黄色,瞬间反应过来,赶紧用锅铲使劲捣散、搅拌,好歹也成了蛋花。脑筋转得这么快,看来我也是有做饭天赋。

大学毕业租了房,彻底开始自己做饭,很少下馆子,省钱。没学过,连网上视频都没看过,全凭我妈炒菜的印象,和多年来吃吃喝喝的口感经验,摸索着做。反正都是家常菜,不做步骤太多的宴席大菜,只要做熟就成功,剩下的就是按喜好放调料。做得多了不断调整,比如想吃清淡点就少油少盐,略加糖、鸡精提味提色,想吃重口味就葱姜蒜豆瓣辣椒淀粉换着上,想吃嫩的就快炒,想吃老的就加水煮一会,想吃得过瘾就找个对象互喂。

从2011年开始,流行拍吃的。在外面吃个饭要拍照发网上,不然算白吃。我也学着拍,不过是拍自己亲手做的。为此还买了个单反。别人买单反为了拍人拍己,我拿来拍菜。并不是要出美食书,开专栏,那些格调太高,我没那么好的精力和雅兴去倒腾,就是看看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所以给相册取了个“矮小下”的名字:被蓝翔开除后自学报复社会。

到现在拍了近300张,一张照一道菜,也就是近300道不重复的菜。我食量不小,做出来都很大一盘,看着不精致,很实在。都是简单的食材,以蔬菜居多;都是熟悉的配方,以简单为宜;都是家常的味道,以清淡为主。

下厨招待过几回朋友,每次能有一道菜让他们说好吃。不知是真心实意还是场面客套。不爱请客是怕露拙,喂自己没问题,因为对自己的喜好足够了解,闭着眼也能做出好吃的,但我吃着好吃,不代表别人也喜欢。时常有人在相册下留言问我怎么做,让我附菜谱,我有种有口难言的感觉,不都是热好油把食材往锅里一扔,做到自己喜欢的软度就好了吗?顶多事先腌一下,无特殊工艺,无独家秘诀,不需多解释。网上菜谱很多,一搜一大堆,虽然很多人说不靠谱,但骗不了常下厨的人,做出来也就那么回事。如果问我要放多少调料,火候几分,还真是不好量化细说。不像西餐,多少克多少度,能精确到个位数。其实也没有完全的标准,中餐西餐都是,天大地大,自己的口味最大。

几年下来,刀工没实质性进步,只是动作麻利了点,还有很大进步空间。对做菜的热情不减,时不时就想来点新花样拍点新照片。有时食欲不佳不想吃饭,一旦做好,味觉就打开了开关,一大碗能吃个底朝天。都说食色性也,我大概把所有性欲都放在了做菜上,性上就只剩幻想有个对象一起全裸做饭,在厨房边做边做。装修新房的时候最看重厨房,家电要齐全,高度要适合我的身高,锅碗瓢盆柜尽量考虑到。

有时候想招待三五人,但有个摆在面前的难题:如何保证最后一道菜出锅了而第一道菜依然是热乎的呢?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3 thoughts on “所有的性欲都变成了厨欲”

  1. 我也掌握不好电饭煲的水量 有时候水放多了,设定好的时间到了结果像粥一样 就想再开个40分钟,总能烧干了吧 结果后来水是没了米还是软软粘粘的 我又倒了开水进去就当喝粥了

  2. 先把汤菜做好,不容易凉。炒菜都做到半成品,一个个都只剩最后一步,就快多了。最后一点,餐具要是热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