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那意思,我也就不必再有意思

我之前认识了一个少年。之前是多久前,不重要,一天前,一月前,一年前,都是过去的事,没本质差别。

他比我小六岁。在我看来小了很多,于是会担心有没有代沟,有没有共同话题,有没有相似的生活价值观,能不能合得来。我已经不小了,我要维稳要安定要团结。突然一下子有这么多担心,因为我喜欢上他了,想交心想交往想交欢。那阵刚认识没多久,面都没见过,脑洞未免开得太快太大,要拿针线缝缝补补以防恶化。

那就赶紧见啊!可是对方人在国外,还不是东南亚那种后院式的国外。查了下银行卡余额,整个人就像气球扎口的线突然松了,气漏了一半。

就这样搁置下来。像一头常年饥饿胃口很大的狗,看到一块吊在半空的散发阵阵奶香的肉,跳起来也咬不到,只好每天到肉下面来转几圈——刷新他的个人主页,越看越香,也只能舔舔嘴唇心思活络。

有一年我过生日,无意中说起。他知道了说要送我礼物。从他那里寄到我这儿,有点晚了,不过不需要在乎早与晚这种根本无关紧要的细节,就算他寄一坨屎过来,我也开心。

他还真的寄了一盒吃的过来,当地特产。我在公司都没敢拆开给同事吃,怕三两下就抢没了。这是我喜欢的人寄过来的,我这么小气的人,要独享才对得起那份心意。

后来拿回家,给当时的室友吃了。我问室友好不好吃,他说好吃,我问室友嫉不嫉妒,他说不。我说你不嫉妒就不能吃,室友就又抓了一把塞嘴里。

他有一阵在个人主页里放了几张自己的照片,都是无比阳光无比青春的照片,预感会有很多人在下面留言“啊好帅好想被你操”或是“嫩死了你在哪里我要干你”的照片。我慌了,出大事了,不得了了,要是别人发现了这世外桃源来勾搭来染指怎么办?我双拳难敌百手啊,如何替他阻挡这千军万马。我一边时刻关注他的相册,右键另存下每一张,一边惶惶思考对策。

在我还没想出万全的妙计前,他把照片全删了,再也不发了。我一边沉浸在再也没有新照片看的悲伤里,一边沐浴在别人也不会发现他的暗喜中。这么低调的男孩子,我更喜欢了。这种明明条件不俗还不抛头露脸的才是绝色,才是顶级品,比大熊猫还招人爱。

我俩聊天没有很多,更不存在暧昧、打情骂俏或是干嘴炮的勾当。有一次我无意但其实带一点有意地跟他说我喜欢他,他竟然跟我说,他觉得我心里有人了。我差点跳起来,没跳是因为这一闷棍把我给敲晕了。虽然他冤枉了我,但仅存的理智让我做出了正确的回应,我耐心又急切地告诉他,我心里那个人就是你啊。不管他信不信。

半年后,没想到他回国了。更没想到他还来了我在的城市。他租的小房间条件实在不好,床上用品也没买齐,我就提议去我那儿暂住。

我俩睡一张床。为此我还改掉了裸睡的习惯,以表尊重。虽然第二天早上起来内裤常常莫名不在身上。睡眠质量也下降得厉害,因为那块垂涎了好久的肉就在旁边摆着,穿得又少,别说吃,碰都不敢碰,怕一碰他就离家出走了。那个挠心抓肺,怎么睡得好,心里惦记着这块肉经常半夜醒来,一看他还在,睡得香,就松口气。他洗澡的时候有一股强烈的冲动要敲门:先生,请问你需要搓背服务吗?要的话我进来,不要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

可惜我怂,怕太猴急吓坏了他,毕竟他没谈过恋爱没搞过基。

见过不少人,就他,在外面吃饭次次和我抢着付账,每次都是用心在抢,认真在抢,发自肺腑地抢,不是光做样子。看他花钱会比花自己的还肉疼,以后出去要么事先团购付好款,要么借口上厕所偷偷去把账结了。每次我都想质问他你凭什么跟我抢,就差没把他捆在椅背上;每次又更喜欢他一些。在这个大家都渴望被包养的社会,这品德简直就是一股沁人的清风,一道最美的滤镜。那种“就是应该你花钱”的想法,好像我欠他似的。

有天晚上,我俩饿了,出去吃宵夜。我看他走路一瘸一瘸,担心地问他怎么了。他说下身痛。我惊讶又不解,怎么会,我又没碰过。结果他神秘又害羞地告诉我,下面一直硬着软不了,涨得难受,十几个小时了。

我慌了,出大事了,不得了了,这要是器官坏死怎么办?于是当晚我俩终于大战了一个回合,为他疗伤,直到他服了软。其实武侠小说里疗伤要脱光衣服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瞎编。

我想起了我的19岁。那时见生平第一个网友,也是准男友。他从外地来,接到他之后我陪他逛街,全程一直充血状态,只好一只手打伞,一只手揣进裤兜按住,才不会在路上显得很突兀。

到底是比我小六岁的少年,此后我一碰他就硬,跟含羞草相反,含羞草是一碰就软。我成了立竿见影的春药。这样的结果我很满意。只治疗一次当然不够,要巩固疗效,要杜绝再犯,已经做好旷日持久的准备。

我们一起洗澡玩肥皂;我们兴之所至就来一炮;我喜欢在他做事的时候亲吻他,点燃之后就跑;我喜欢对他用新娘抱,扔上床;我终于可以从他背后抱着他睡觉,即使是夏天。

有一次在我朋友家,我们坐沙发上看电视,他突然跑过来亲我嘴。我有点傻眼,大庭广众公然骚扰中年人像什么话,这种举动难道不是专属于我这样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吗?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学我倒是学得快,可我那是私下两人的时候,你未免也太嚣张。旁边的朋友们也傻了,融化了,跟花痴似的。

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下去,可惜好景不长,他家庭变故要回老家一趟,走之前他答应我说尽量回来,他说不敢保证,只是尽量。

我相信了。尽管我隐隐地觉得不会是这样好的结果。直到我等到了他要出国的消息,我的心沉到了世界上最深最深的海沟里。

后来我们没再见面。我不敢问他喜不喜欢我,他说不喜欢我我都当是故意气我的话,让我另外找个人过。我们的交流变得很少很少,一度以为他不想搭理我。我曾经想,你没那意思,我也就不必再有意思了吧。

我这样想,只是这样想。现在写下来,不是证明自己已经放下了,不为什么。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5 thoughts on “你没那意思,我也就不必再有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