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流水线上的产品

有时候睡得好好的,突然醒过来,没有做梦,就像睡够了到站了车停了。然后会开始想到一些事情,命中注定一样难过。在没有灯光,手机是唯一光源的房间里,毫无表演性地流泪,显得矫情了。当别人的情绪性行为和自己的反应不一样的时候,人们这样形容。

记不清第一次这样是在确切的十几岁的哪一天。十几年里,这样的次数不知该算多还是少,要说的话,每年两次都算多。间隔的时间有长有短,即使是最短,也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大概是选择性自动模糊记忆。

不是每一次都在醒来之后流泪,有时醒来发现梦里梦外已经哭了一会儿,这种情况通常只有一只眼睛在流泪,另一只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可能在熟睡,可能在对它旁边的同胞翻白眼。

这时我会开始反思是不是对自己不够好。我想人的本能,是尽可能让自己快乐地生存、生活。至于实现的方式,倒没有可以参考的评判标准。没有标准答案的题,有时候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想面面俱到,什么都想要。

我说,别人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需要。据说是基努里维斯最先说的,是否属实,我不确定。只要不是情话,谁说都无所谓。这句话更像是我对自己未来的要求,而不是现状的描述。如果生活不需要快乐,大概能轻松一点。

想想把难过的原因删掉,但这是难以操作实现的程序,心软得连通讯录里面的姓名都不敢删。这样说好像默认别人是烦恼的根源,但真正的根源不是自己吗?是自己对别人欲求了一些本来就不应得的东西,这些东西很大一部分包含在情感的概念里,怨不着别人。也不会怨自己不够好,世人幻想自己变好了就不会有类似的烦恼和纷扰,未免太乐观、天真。

最后,都是很疲倦地再睡着。城市已经看不见的星空,像桌上的玻璃罩,笼罩着我。

上面这些,在每一个莫名突然醒来的夜里,像工厂的流水线一样,模式化重复生产。与录像带片段A到B的重复不同的是,生产线两边的景象投射在产品上,变成产品的一部分属性,从而导致了细微的差别,产品有了部分记忆,仅仅是生产的过程一样。而录像带,录下的是什么,每一次播放就是那什么。

这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写下来。

2014.6.20 4:00am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2 thoughts on “人人都是流水线上的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