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比性更美好的事

p2180353807

《平常的心》,很长一段时间没看过这么喜欢的片子了。

想看看2600多条网友的短评和50多篇长评,看别人对这部电影的想法和评价,看了几十条,有一条说“一个严肃的题材没能表现出该有的沉重与情感厚度,平庸又矫揉,琐碎没有重点”,就不想往下看了。我不找共鸣,管别人怎么看呢。他们大概是带着学术的眼光去看,而我作为一个跟电影专业无关的人,一直只是在电影里感受能打动我的故事,或者镜头、台词。

电影一开始就吸引到我了。吸引我的不是同性恋济济一堂在火岛开狂欢大派对——应该叫彩虹岛,跟现在的泰国差不多。我对这种派对没有兴趣,年轻时没有,现在也没有,人群会让我窘迫,虽然别人根本不会把目光放我身上。我不想融入,或许更想拿机关枪突突突像水枪一样扫射。吸引我的是男主角内德。我跟内德一样,看到只穿泳裤的好身材从身边经过,会把刚解开的扣子再扣起来;去海滩是穿得最多的那一个;别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隔着裤子摩擦肉体,我只在旁边看,帮朋友看看包、手机什么的;朋友叫我跳舞,我就朝他们摇摇头。我就是跟内德一样无趣。

内德置身热闹边缘时,那脸上的寂寞太迷人。我爱死这个男主角了,他激进,容易愤怒,那又怎样,他对爱人无可挑剔地好。即使是把以前爱的人在淋浴下抱在怀里,嘴上却说我也恋爱了(和菲利克斯)。得到的就是比得不到的好。

内德几年前还会去浴室猎个艳,在那里跟后来的男友菲利克斯有了第一次深入交流,他却全忘了。菲利克斯一直记得,记得内德说的每一句话。你大概也有这样让你念念不忘的炮局吧,日后想着能开盖再来一发。现在同志浴室少了,不比当年欣欣向荣,科技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约会和约炮的方式、场所。年轻一代大概也就知道杭州天德池,本地有哪些浴室说不出。不知道有没有人怀念浴室文化。

此前内德一直喜欢布鲁斯。一厢情愿是很常见的事,我干过,估计以后还会干。布鲁斯长得帅,身材好,光彩照人,没有人不愿意跟他,连主席都一致认为该由他当。我却不喜欢他。不觉得他有吸引人的地方。其余每个人我都喜欢,包括艾玛,这个只是希望同性恋们收敛一点,却被骂婊子的女人,她浑身散发着力量和光芒。

我曾经跟一个感染者互有好感,接触了一段时间,我认真考虑后觉得,可以试着和他在一起,相处看看,在一些方面多照顾他是没有问题的。我不介意对象是感染者,依然会亲吻他的嘴。他刚开始同意交往,后来反悔了,觉得跟非感染者交往压力很大,对我不公平,没有健康的未来,他去找了个跟他一样的感染者,他说那样的关系才会长久。结果还是没能长,一个月就黄了,找我聊天,话里有话想复合,我装作听不懂。我的立场没有变,如果对象真的感染了,我还是爱他,照顾他。有一次跟别人开玩笑,说恨不得喜欢的人是感染者,这样就少了很多情敌。哈哈笑过之后,特别失落,其实就算他是感染者,也有很多人争先恐后要排队跟他上床搞。你别不信,你在jack’d上放几张很棒的假照片,资料里写你A了,求约炮的私信照样如雪花般纷至沓来塞爆你邮箱。

时常看到一些人把艾滋病说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这样说的人如果是感染者,那是他心态好,如果是非感染者,那我想,还是多认识些感染者,跟他们做做朋友,见见病床上的人,经历了生离死别再来说吧。

生病就是一件沉重的事。

三十年了,同性恋的世界还是那样,几百万人纵情享受性,他们觉得性是自己的全部,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性,整容、健身、护肤、打扮、吃饭、上网、交谈、挣钱、聚会,都是为了滚床单,跟不同的人滚。这可能是生活的最终形态。收敛?“那样活着还有什么劲?”

有句台词是“如果你无法打败他们,那就加入他们。”我懒得去讨好谁,刻意做什么去吸引别人,我选择疏远。

最后,就说说影片最后半小时吧。立个遗嘱都那么感人,更不用说在病床上亲友见证下的结合仪式了。哭得我差点断气。终于体会到了哭晕在厕所这几个字的分量。内德还是像以前一样,坐在翩翩起舞的人群边缘,依然要一个人继续生活,多了怀念。

陪伴,是比性更美好的事。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One thought on “陪伴是比性更美好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