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硬

原本虚构了一个火锅店等人,无意中被记者采访,男笑女泪的故事,写了个开头,删了。不喜欢用虚构的方式写自己的情绪和想法,虽然比直说要有趣有意思,但有种“话不直说非要借壳”的不痛快感,不是写小说,拐弯抹角显得罗嗦做作。

前阵子问了一些人,问他们怎样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知乎上有过类似问答,不过知乎已经沦为了知音,那些答案偏文绉绉,我看了之后一句都没记住。

喜欢人是病的话,每个人的症状相同又不同。像吸毒,染上瘾容易,戒掉难一点。别人怎样,就不说了,我只讲我。

把和他的对话置顶,就像请了尊佛,供起来。给他备注个名字,能排在列表的第一位。这是最基本的。

我有删聊天记录的习惯,和他的就不会删,即使是废话也留着,不往回翻留到发霉也无所谓。直到有一天他不再喜欢我我彻底死心了才删,跟“小时候的教科书一直留到大学毕业彻底不是学生后才当废品卖”一个道理,性格决定命运。

存下他发的每一张照片,发在网上的,单独发给我的,只要画面中出现了他,不管是整体还是局部,都存,反正不要钱,只占点内存。恨不得每天能收到几十张不同的图,再多也看不腻,最好都是裸照,只对他的裸照起身体反应。根本不在乎他有没有肌肉线条,喜欢的人怎么拍都好看,故意扮丑也只会觉得好可爱。我自带滤镜看他,每张照片都比百元大钞还亲。

社交网为他单独建个分组,大部分上网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刷新他的页面,F5为他按到键上的字迹脱落。他更新的状态,能第一时间收到通知就更好了,恨不得学会编程变成技术帝,专门写个能提醒、抓取并保存的程序,像录像一样录下来,就算他删了状态照样能看。只看不评不点赞。不是装高冷,装那个没意思,是怕他回了别人不回自己,那就觉得是我出了问题。看他回复了谁,回了什么内容。偶尔点开他关注的人的页面看他留没留话。

设想建个小号,关注他关注的人,相当于复制他的页面——这种设想有点疯狂(有的感情本来就是很疯的事,这跟翻手机有区别,手机有密码,网络上公开的关注和互动人人可见),不是盯梢,只是想多了解。我不介意别人这样紧盯我(不干涉我,不对我提出要求就无所谓),但这是容易引发内部冲突的挑衅行为。哪怕你没做别的,只是看,不介意、不干涉他和别人交流甚至调情,他知道后也很可能反感,觉得你偷窥他监视他怀疑他,你是变态是极品是奇葩,那你就理亏了,怎么解释也没用。一般人的逻辑和反应是这样的。何况,真要这样干,很麻烦很无聊,尤其是盯了一段时间,自己都会觉得无趣。看得越多越不会高兴,可能会看到不想看的东西。我嫉妒心占有欲强,眼里看谁都是情敌。要强不是件好事,我不会扩大它的物理攻击范围,最坏是自爆,不会炸伤别人,包括喜欢的人。这种情绪不论好坏,都要学会自作自受,跟坐过山车一样,是嗨是吐自己认。有的人报复心强,可你见过他真的报复谁吗?没有。因为人家脑海里有两个小人,理智的小人常常把感性的小人打倒在地。

跟别人说话可以肆无忌惮嘻哈打笑,跟他对话就小心翼翼瞻前顾后。经常看手机是为了看有没有他的消息。怕热脸贴冷屁股,怕惹对方烦,节奏控制在对方主动一回,我主动一两次的频率上。

看到他对其他人好——吃醋;别人勾搭他——又吃醋;不回信息却看到他在发微博——干完一杯醋;他回别人的评论却忽略我的——吃掉一瓶醋;对我爱理不理却跟其他人打得火热——吃醋吃到吐。太容易酸了,也就只有他能让我这样,而且他一句“在干吗”自动脑补成“想你了”,啥事也没了,既往不咎。除了他,对别人都没兴趣。憋不住胡思乱想,不过转身就忘,常常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事实上确实是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久了,有一天也会厌烦这样的状态。那时候或许对他的感觉就变了。像一节电池,电量只有那么多,如果没有对方的回应作为电流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本身的电慢慢会耗尽,最后一切为零。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4 thoughts on “爱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