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性伴多少算多

我一个朋友跟我讲,你们大四川真是养人啊。

我以为按剧本,他要说类似“那边的男生都白白净净皮肤白嫩出水看起来很好操”之类的话,结果没按剧本走,他爆起了料,说自己已经够浪了,结果天外有天浪外还有浪味仙,他家那边有个小孩,去了成都念书,过年回来,一天两炮,已经把他身边所有朋友都睡了,差点连他都不放过。这还是小地方,不知道他在成都那种基数大密度高的失落园,能动次成什么样。

我说也不见得,在学校可能一门心思放在学业上,只有放假才有时间打零工。我随口说说,这话自己都没觉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那小孩长得貌美,朋友说听身边人爆料,小孩已经把成都重庆的猛一都睡了一遍(别怀疑,两地的大猛一不仅有,而且比你想像和传说中的要多)。他不挑人,来者不拒,简直就是黄金锁骨菩萨,“再妖再丑再奇葩的一他都要”(朋友原话,我没有感情色彩,不搞无端攻击)。

炮归炮,也是有原则。那小孩常在河边走,步步走心,他在校外租了公寓但从不带人回家,都是去开房或者去别人的地,套和油也是自己准备。他怕别人的套有洞这种顾虑就不说了,他还怕遇到报复社会的不良一,可能把含病毒的精液放进油里,所以他坚持不用rush不嗑药,对那些产品的危害非常清晰。总之,浪归浪,全靠天然浪。

年轻嘛,大概想着趁体力够的时候纵性享“受”,体力不是存款,存不到老了再消费,过期就作废。我猜的,他跟我没关系啊,不用问我怎么看。我又不是写专栏的,好为厨师,爱熬鸡汤给别人喝,教别人怎么做。

我认识过一个炮友,他的性经验虽说还不够写本书,但傲视多数人的水平还是有的。他长得有点姿色,身材很好,两坨包子胸肌,六块巧克力腹肌,看起来就很好吃很好操的样子,床上的艺名叫小泉。看到这里你肯定会打断我并表示怀疑:条件这么好会跟你约炮?吹牛不犯罪吧。的确,这个炮友不是我经手的,他上的是我朋友,还让我朋友念念不忘了好久。倒不是因为他带我朋友触到了天堂,而是我朋友发出第二次邀约,竟被无视,这让我朋友十分怒不平,朋友一向觉得自己回床率不错,却如此连个“没时间”的借口都没有就被拒绝,太伤自尊。所幸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多,就算我说在这里也没人知道。

朋友跟我讲,那人常年出差,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上网约人。两年,约了有这个数。朋友一边说一边打开五根手指亮出了巴掌。“500?”朋友点头。他说自己每次都戴套,全程开灯做,方便观察对方有没有显而易见的某些症状,事后会洗澡这是肯定的,不过他不用沐浴露,用香皂,说是碱性物杀菌效果比沐浴露好多了。他本身有男友,不止一个,都是异地,都爱他爱得疯狂那种。出差的时候,其中一个还会在晚上固定时段跟他视频看房里有没有别人。这种查岗手段实在是太天真太弱能,听得我都想跟朋友一起翻白眼。他一直告诉对方自己十点钟就要准时睡觉,电话不会接,信息不会回。十点之后,他其实变成真正的灰姑娘,释放出内心那匹野马,狂放不羁地踏平草原。

那……其实我内心还有很多疑问,甚至想拜师学艺,转念想到朋友未必知道很多细节,跟我也没关系,就没开腔问了。

我第一次听说身边有对性很热衷的人,还是在十年前。那时候某个圈子流传一个记录,60天一夜情五十多次,具体数字我记不清了,也不记得是谁创造的。后来,这个记录被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改写,90天100炮。平均每天一炮,有时一天几炮,时攻时受。

我那时候还年轻,听到这样的江湖传闻还挺惊讶的。我只知道有的人失恋后,会把一夜情当成一种治疗手段——那个朋友就是这样才创纪录的。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有没有后遗症,会不会让人后悔。我听说好些人玩多了,胃口就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容易满足,性福的阈值越来越高,然后去追求尝试别的刺激、方式、道具,包括毒品。

后来我听说那个创纪录的朋友的朋友,找了一个知道他这段历史但是完全不介意的对象,在一起了。很多人都为他感到高兴,认为这样的人值得他好好珍惜。

再后来?再后来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就像那些我们曾经打听过,默默关注的人,后来很多年都没有想起过。



“一般人性伴多少算多”的6个回复

  1. “十点之后,他其实变成真正的灰姑娘,释放出内心那匹野马,狂放不羁地踏平草原。” 笑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