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是这样玩微信红包的

春节期间,微信推出了一款红包游戏,很多人应该都用了。我今天当然不是要分析这个产品运作如何成功,那关我什么事,我要说的是我一个朋友,用红包直通春晚的事。

我那个朋友——叫他高老板好了——高老板之前想把生意,从他老家一带,发展到我老家一带,苦于打不进精品用户圈,迟迟没有敲开我这边的大门落地生根开枝散叶。相信我,这绝不是一个煤老板到处投资追求我的故事,他喜欢的对象都是“名媛脸”(没贬义),我只是名猿脸。

按他的话说,男同圈里有一批小婊子(高老板玩笑原话,日常用语,此处不反映三观,在方便读者理解这一点上,具有别的词很难替代的属性,所以用了,后文所有词用法雷同,不再注解),本来是他的目标消费群,不过呢,那群小婊子平时都藏着掖着,他们的朋友圈相对来说比较隐秘,这也是为什么微信产品面市后,他们马上把主要活动地盘,从微博转移到微信的原因。哦,怎么扯起别的了,接着说高老板的事。

最开始,基友们在朋友圈发牢骚说好无趣。你想啊,平时在一二线花花城市(作zuō)惯了的哥们、姐们,回到三四线,没有能在一起挤兑人或互相挤兑的基友,又不能跟叔婶妯娌家长里短,想约个炮放松身心改善生活吧,点开软件,别说挑个好看的,最近的都在十几公里外,不方便,还看不到对方真相,关了灯都不知道能不能下去口。真的会有种寂寞难耐,巴不得马上逃离丛林回到城市才算活着的感慨。哦,怎么扯起别的了,接着说高老板的事。

高老板建了个临时群,发了红包,这下可好,犹如午夜从房间窗外扔进来一个二踢腿,在床上就炸开了。他开始被拉进别人的群,群里在疯狂截图晒红包,虽然说的是“老娘抢半天才几块钱”,口气可全都是炫耀,引起姐妹暗中生妒。高老板一看,这个好,也在群里扔了个红包,这一扔,炸出了一条直通春晚的路。这里说的春晚,自然是指春情四射的夜晚。

扔个数额不大的小红包,就有那种在各种群晃悠的小婊子,立马把高老板拉进了一个上海群,赫然发现有20个市面上流行名媛在里面。这时候进入的群,跟之前的比有了质的飞跃,这是真正的目标客户,果然还是需要有个引路人。名媛在公开场合可能还很高贵冷艳,私底下依然改不了农村小娼妇气质,为了一个红包抢得披头散发。高老板先丢了几个随机红包做见面礼,几个名媛简直是把伺候金主的手速都用上了,跟淘宝秒杀似的,抢完还要无休止地互相羞辱和撕咬。抢到的如果是新人,又不聊天,立马被踢走,然后拉人进来拱红包。如果是老姐妹,那就不能踢了,只能语言羞辱。众所周知,部分男同的碧池属性一旦被激发,认真吵起架来,那遣词造句,那战斗之力,女人根本不是其对手,直接被虐得经期不能自理哇哇哭。比如“你们是把WIFI夹在菊花里么”“你们是光速逼么”“你家是光纤直接入阴户么”,口若悬河舌灿莲花。抢到的得意洋洋发截图,各种“嘻嘻嘻,老娘抢得逼都痉挛了”“比抠逼还考手技”“胩都要抢烂了”。

由于有了前期铺陈,高老板接下来的加群之路就畅通无阻。他每加入一个群,先观察一阵值不值得出手,值得的话就丢几个面值不大的红包。拉他进去的小骚货还会热心帮忙宣传他如何高富帅。他一边当散财童子,一边拍马附和,顺便加那些小娼妇的小窗。大家看到他在发红包,加上高老板朋友圈里的自拍照还不错,所以无一例外都是“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对话啦”,特爽快。加完好友说的都是“哈尼,我先去抢,空了聊”。有的脸皮厚一点的,直接要红包,高老板一般都给,钱不多。这些小婊子个个都乐于把高老板往自己私人群里拉,关系一下好得比打过炮还亲。

高老板一共加了五六十个群,手机震动得和按摩棒一样。有的群很无聊,不放红包,无非就是姐姐妹妹一群小骚货明争暗斗,撕逼撕得不亦乐乎,生殖器满天飞,跟妃嫔一样爱演。这种群高老板不多看一眼,点开群员列表,看谁顺眼,私下加完想交的人就毫不留情地退出。有的群拉来拉去都是那几个人,重复人太多的,在高老板眼里自然是垃圾群,果删退。最后留了10个群左右。别小看了这区区10个群,里面集中了上海80个名媛,成都10来个精品,北京媒体圈一些基佬,以及广州一群肌肉微博达人。而这些资源,现在都在和高老板私聊聊骚,说不定能破开一些冰,扩大生意。(笔者插一句: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奔的跑……)

聊了一圈下来,海选也就完成了,一位选手脱颖而出直接晋级,开始进入直接挑战主持人环节。其余的选手有的再没聊过,有的不咸不淡偶尔撩几下。你问我这是什么比赛?嘿嘿,这是爱的主场秀。

高老板说,几天下来,最主要收获的还是人脉和准对象,说不定很快就要来我这边开公司了。现金支出倒不多,发出去的钱被抢到的红包一抵消,实际支出就一两百。要说真正的金主,人家的作风都是财大气粗,进群就丢个大的。他见过有金主把5000块拆成两三百份,几个群一起扔,这样的财神爷比较低调,扔完就深藏功与名。



“别人是这样玩微信红包的”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