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

趁很多人都睡了,来写梦。

我做过三个有两个自己的梦。这样说吧,我做过三个梦,每个梦里都有两个自己。

有个梦是这样的。我把另一个自己的头按在木板上,用一根比头宽还长的钉子钉起来,对准太阳穴,开始往下敲。没有痛的感觉。我不知道被钉那个我是死了还是活着。没有感觉。

没过几天,右边的太阳穴上,就是梦里被钉子钉入的那个位置,长了一颗小痘。

有个梦是这样的。我和另一个我并排坐在高楼阳台边,双腿悬空,脚下就是细得像绳带的公路,路灯把路照得很亮。

我问另一个我,想跳下去吗?另一个我没有说话,低头看着下面。

就这么沉默了几分钟,我伸出手,抓住了另一个我的左手。我说,算了吧。

另一个我用右手擦了擦眼睛。

我把另一个我像泄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提起来,拖着走了。

还有个梦是这样的。另一个我躺在床上,类似于病床的那种地方。我来看另一个我。

我没说几句,另一个我就说他累了,让他睡一会儿。我说好。

我开始轻手轻脚地打扫卫生,用布擦擦柜子和床头,用拖布拖地。做完这些,我搬了张有靠背的那种铁凳,对着窗户,坐在另一个我的左手边。

我没有用手试探另一个我的鼻息,没有摸另一个我的脉搏和心跳。但我就是很肯定,另一个我再也不会醒过来了。我看着床上的另一个我很久,梦里面的很久,现实可能也就几秒钟。

坐着的我,并不难过。



“造梦”的3个回复

  1. 不要结识只会让我买单的朋友,现在很多年纪小的认为老男人买单是理所应当,这种人,日后还不一定有用,没准还不给我日。 哈哈哈 说得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