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话

从我朋友的一句话说起。

他说,你这样下去会不会暴毙啊?

他和我通话都是围绕工作。不是我打给他就是他打给我,当然这是废话。

他每次都从我声音推断我状态不好。但是我给别人打,用同样的声音和姿势,没人说我精神不好。我不怀疑他对我关怀的真实度,他对别人嘴贱,对我从来没有,就跟别的很多朋友一样,在别人面前能贱成高强度硫酸,损人一套一套不重样,在我面前是纯净水。大概因为我是死水,扔过来任何东西都沉到底,别人是活水,扔东西下去会有个河神一边扔回来一边问:这是你扔的吗你这个碧池。

他说来看我。我想在外面见又要占掉好多时间不能干活,在家里见感觉要来一发似的,现在睡的床会吱呀吱呀响楼下听见多不好,等新房装修好买了高级床再约吧。当然这是玩笑话。他怕耽误我宝贵的工作时间,没来。

我最近睡得少吃不好,睡得晚起得早,有时候还通宵。不是沉迷玩乐,是踏踏实实实实在在干事情(我搜了下,我是四个实字连用不加标点的史上第一人)。我把我这段时间做的工作成果发给朋友看,问他们我这钱是不是拿得理直气壮毫无愧疚,他们异口同声说是的,我要是老板给你月薪十万。

虽然只是随声附和的玩笑话,听起来还是很开心啊。我可以忘了我喜欢的人说我不上进不努力,当然这是假话。

我现在就要凑十万,装修房子。还要凑下一个十万,下下个十万,第四个十万。我要偷偷买一间没有客厅的小房,我喜欢睡觉吃饭看电视玩电脑都在一个空间,喜欢一下子就能从沙发跳到大床再跳回来,我要和孤独过一辈子。当然这是气话。

我想我上辈子肯定长得很好看,伤了很多人,玩完就踹,所以这辈子在还。我想另一个平行空间的我肯定过得很好,这边我没有的,那边他都有,很珍惜,以后也不会失去。

我这辈子不欺骗、玩弄别人,下辈子肯定会运气好得多。不过我不信前世今生。那就愿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我一切都好。当然这是傻话。

昨晚躺下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有一天毫无征兆就死了,那怎么办。我想了想,别人欠我的钱也不强求还了,我还欠谁谁多少工作款没结,这事儿得写下来。非血缘的关系里,我人生只有这一笔债,感情上也不欠谁的。于是我又爬起来干了会儿工作,今日事最好今日毕嘛。

醒来后就开始偏头痛。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几个月前我很嘴贱地把这事跟我妈说,刚说完我就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妈带着我爸开的药方,带着去县城最好的药店排了很久抓到的中药,来熬给我喝。他们觉得这是唯一的方法,我觉得根本无济于事。喝了那些包含了昆虫煮出来的水几天,我爸问我还痛不痛,我赶紧说不痛了。当时的确不痛了,那不是因为药起了作用,而是本来就只痛那么几个小时,这是经验,过了就好,以后还会痛。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就像几年前去医院,医生非说我感冒发烧,开了一堆药,我知道只是食物中毒而已,吐过就没事了。我是对的。

还有我的头发少,我爸非说是电脑辐射,是熬夜。我现在也还是熬夜啊,头发怎么不掉了。我妈来,打扫卫生,这下不得了了,说扫出了好多头发,我的头发好爱掉。回家还痛心疾首跟我爸说。两个人暗自感叹了一下我工作多辛苦电脑辐射多大经常熬夜多不好,这几天又在问我头发还掉不掉让我不要熬夜少对电脑。我真的很不想解释清楚,我都剃光头了哪里来头发掉?那是手毛腿毛以及阴毛好吗?

我们对事物的认知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人嘛,都相信自己看到的,哪怕眼见不一定为实,哪怕看到的只是自己愿意相信的。我也没希望改变什么。当然这是实话。



“好多话”的3个回复

  1. 我这几天总胸闷气短,心口还疼。没准是心绞痛。年纪轻轻真的不想身体不好,但是又觉得那么惜命干嘛,今朝有酒今朝醉,快乐一时是一时。人真是个矛盾体。祝你今天能开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